夜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刀剑神皇 > 0662、你真的是男人吗
    那少年并未在意,目光倒是停留在了丁浩的身上,上下仔细地打量,半晌才道:“你真的是男人吗?”

    丁浩没有说话。

    他能够感觉到,这少年的实力绝对不低,且体内有一股极为神秘的力量,隐而不发,远要比之前一同进入后厅的白衣剑客和黑枪瘦削年轻人更加恐怖,给人一种极为神秘的不真实感觉。

    那少年哈哈大笑着,走出了天阁,消失在远处的环廊之。

    仿佛他走进这天阁,仅仅就是为了调侃金蝉子一句,看丁浩一眼。

    “走吧。”金蝉子起身,转身朝着外面走去,自从后厅出来之后,他的神色,就一直很严肃,皱着眉头。

    丁浩多少已经了解到了一些信息,知道今天是走不了了,也许接下来的三五天时间,都要留在楚城了,必须把那件事情弄清楚。

    顺着环廊往下,九层金船内部的结构真的很复杂,金碧辉煌的廊道曲曲折折,仿佛是迷宫一般,两人来到第一层出口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脚步声。

    “丁公子请留步。”熟悉的声音传来,却正是那位在金船上地位极高的美丽女子芳菲。

    她带着沐瑛和妙玉快步走出来,来到丁浩跟前,笑着道:“昨夜怠慢丁公子了,让您在天阁独子过夜,实在是惭愧。”

    “无妨,是我自己的选择。”丁浩面无表情地道。

    实际上昨夜【妙欲斋】的女武士曾多次到来,提出安排丁浩去安排好的卧室,有专门的妙龄女郎服侍陪寝,不过丁浩都拒绝了。

    “不管如何,都是我【妙欲斋】怠慢了贵客,我家主人很是不安,所以赠送公子一份礼物,还请笑纳。”芳菲笑着指了指身后的沐瑛和妙玉。

    “礼物?”丁浩的眉头皱了起来。

    “妙玉和沐瑛两位妹妹,从此以后就是丁公子您的人了,我家主人看您身边没有服侍的奴婢,所以精选她们二人来服侍您,从此之后,她们就是丁公子您的人,再也和【妙欲斋】没有关系。”芳菲极为认真地道,末了还揶揄道:“这两位妹妹可是我【妙欲斋】最精致的妹妹,依旧是处子之身,丁公子您要善待她们哦。”

    丁浩眉头皱的更紧,正要一口回绝。

    突然他看到了沐瑛和妙玉两个人眼眸之那殷切的哀求目光。

    他修炼的是【胜字诀】,神识何等敏锐,第六感也臻致了一种难以言传的地步,顿时明白了这两个可怜女子的意思。

    在【妙欲斋】之,她们像是货物一样被赠来送往,身为武王境界的高手却没有尊严和自由,要是犯了错误,很可能被严惩,下场比死还恐怖,对于【妙欲斋】的弟子来说,最好的结局就是能够被某个大人物看,带着离开,哪怕是做一个端茶倒水的丫头,也要比在【妙欲斋】被当做货物面对未知命运好很多。

    尤其是像丁浩这种年轻英俊,实力卓绝,而脾气又温和谦润的对象,更是许多【妙欲斋】女弟子梦寐以求的对象。

    “如果我收下她们,是不是意味着,她们从此之后,和【妙欲斋】再无丝毫的关系,我想怎么样对她们都行?”丁浩很仔细地问道。

    芳菲显然是回错了意思,眸子深处一抹暧昧的神态一闪而逝,点头道:“当然,你想对她们做什么都行。”她将‘什么’这两个字,咬的很重,是男人都明白其的意思。

    妙玉和沐瑛两人也都微微低下了头,俏脸通红。

    她们显然也回错了意,不过却并不排斥。

    因为在【妙欲斋】,她们的身子本身就是货物。

    比如昨夜在天阁之,如果有人看上了她们,直接可以带人去第八层的卧室要了她们冰清玉洁的身子,不用付出任何的代价,因为能够出现在天阁之的都是【妙欲斋】想要罗的天才,一两个女弟子的贞洁换取这些人的好感,在【妙欲斋】看来非常的划算。

    如果非要失去作为一个女孩子最宝贵的东西的话,那像是丁浩这样翩翩佳公子,显然是无奈之下的最好的选择。

    相比之下,沐瑛和妙玉都觉得,自己要比其他一些【妙欲斋】的女弟子幸运多了。

    丁浩却没有想那么多,点头道:“好,这件礼物我收下了,替我谢谢贵主人。”

    芳菲大喜,又说了几句,这才转身回去覆命,心也有几分轻松。

    一开始她还担心这个青衣少年对女人不感兴趣所以会坚决不收,自己无法向主人交代,没想到居然这么顺利,呵呵,这样就好,说明这个青衣少年并非是毫无破绽弱点,起码也是一个好色之徒,对于喜好女色的天才,妙欲斋有的是办法将其拿下。

    ……

    走城走了片刻,到了两人之前所住的客栈。

    丁浩转身,看着身后一直跟着的两个女子,道:“好了,就到这里吧,我们也该分开了。”

    “分开?公子,我们要分开?这……为什么啊?”沐瑛不明所以。

    丁浩抬头看了看天空之温暖的阳光,伸了个懒腰,笑道:“你们不是很想通过我离开【妙欲斋】吗?先到目的达到了,你们自由了,从此之后,天大地大,任你们遨游,想要做什么都可以,以你们的实力和天资,相信可以在这个世界生活的很好。”

    两个女武者齐刷刷地一愣,旋即意识到了什么,浑身颤抖了起来。

    “您……您的意思……”

    “我们真的……可以走了……可我们是您的奴婢,我们……”

    她们颤抖着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这是做梦都没有想过的事情,有一天居然可以如此近距离地触摸到【自由】这个字眼,幸福来的太突然,比天空之的太阳光还要晃眼,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没错,你们可以走了。”丁浩笑笑,转身走进了客栈。

    “等一等,丁公子,我……我还是想跟着您,我……哪怕是为奴为婢也好,我……”沐瑛突然想到了什么,连忙跟进去。

    妙玉一愣,旋即也想到了什么,也跟了进来。

    丁浩摆摆手:“我已经习惯了一个人,不需要你们跟着,再说,你们觉得像是我这样的人,如果需要身边有人服侍的话,会找不到人吗?带着其他人在身边,我会觉得不习惯,你们走吧,去过你们想要的生活。”

    说完,丁浩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沐瑛和妙玉两人愣愣地呆在原地,许久叹了一口气,也不理会客栈其他人怪异的目光,朝着丁浩消失的方向拜了拜,这才转身离开。

    如果能够跟随在丁浩这样天才的身边,也是一件极好的事情。

    毕竟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身为女子,尤其是漂亮女子,就算是武王境界,很多时候也会面临很多很多麻烦,要是有一个强大的靠山,一切都会轻松很多。

    可惜……

    走出客栈大门,温暖的阳光照射下来,两人都觉得浑身前所未有的温暖。

    新的生活,开始了。

    要活的像是一个真正的人一样。

    ……

    ……

    “这是从哪里发现的?”丁浩看着金蝉子掌心之一团犹如火焰一般燃烧的光团,脸上有一丝凝重。

    如果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这个光团实际上由一个个极为微小犹如针眼大小的金色梵组成,这些密密麻麻的金色梵不断地跳跃,如锁链一般一个个相扣,散发着一股极为奇异的神性光辉,让整个房间里都充满了悲悯慈善的气息,仿佛是佛光照耀一般。

    这种气息,丁浩极为熟悉。

    他曾在雪州镜湖的宗门论品大会擂台上,在和无念派弟子妙音的交战过程之感受到过,当时丁浩还曾随口吟了一首佛偈送给了妙音。

    那佛偈乃是地球前世佛家一位古佛的立道佛偈,当时引得无念派高层震动,无念神尼也曾亲自到问剑山庄面见李剑意和丁浩。

    如今已经是快一年时间过去了。

    这一幕还清晰地记在丁浩的心头,当时妙音施展佛家战技的时候,这种气息独特,令丁浩印象深刻。

    眼前金蝉子掌心之的那一团犹如火焰燃烧一般的金色梵光团,释放出来的正是和妙音一模一样的气息,且还蕴含着丁浩所吟的佛偈的佛性力量,略有变化,但逃不出丁浩和金蝉子这样高手的感知。

    “从那位月华仙子的身体之抽取到的。”金蝉子皱眉道:“那位【妙欲斋】的传人很奇怪,体内有众多不同的气息,都是极为罕见的力量,这些气息混合,以某种秘法催发,才产生了混沌之行,那并非是真正的混沌之力,而只能算是一种亚种而已,攻击力倒也不凡,昨夜酒楼上,她在马车上路过,我在她的身上,感知到了这一缕气息,所以才进入后厅去一探究竟。”

    原来昨夜由女扮男装的女骑士开路,坐在白色马车华盖白纱之的神秘女子,正是【妙欲斋】的传人月华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