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闺色 > 420章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关于仕途的问题,裴宁的反应颇为微妙,然而并未给出一个确切的答案。

    元容倒不执着于此,想来裴宁如今也许是没有那个心思,将来或许会改观也未可知,是与否也并不那么重要不是么。

    当下便转移话题道:“哦,你想带我去看的究竟是什么?吃喝玩乐?”兴许是前世见过的东西呢?

    只是元容想来想去,也没想到前世这个时候出现在长安的新鲜物事有什么,便忍不住开口询问。

    “嗯,是从西域来的一些……花草?我亦是第一回见,并不比你多知道一些儿。”裴宁摊手道,“我只是在想,或许会是我以前见过的、呃,水果或者蔬菜?”现代社会的一大好处就是食物种类的丰富,古代自是不能比。

    然而他虽然不是一枚正宗的吃货,但偶尔也会关心一下自己的舌头和胃,他知道有几种水果蔬菜都是从西域传入中原的,所以才会在听说之后有了兴致,邀请元容同行,若真的是某样他认识的,还能给自家菜谱再添一个小伙伴。

    元容点了点头:“但愿如此。”这倒是没什么不好理解的,就现在他们常吃的胡瓜就是外来物,也许这一次会给她一个惊喜?

    许是找到了另一处共鸣,两人开始就食物这个问题讨论起来,直到外面人声渐渐嘈杂起来,元容喝了口茶后放下杯子,撩开了车帘往外看。果然是到了西市了。

    与东市不同,东市的常客基本是有些身份的、或者有些身家的人,各种店铺也略上档次。而西市就更平民化一点,也更有市井气息,而且颇多来自外地的客商和胡人,街道上人来人往,各色人等混杂,小商贩沿街走动,叫卖声不绝于耳。

    元容前世并未来过几回。毕竟她虽然是奴婢,可因为跟着长乐公主的缘故,日常用度都是不缺的。便是需要买什么物事,倒是东市更常去一些,如今看到眼前情形,倒是觉得颇为有趣。

    “好了。下车。”裴宁率先起身跳下车。又抬手扶了元容下来,往四周看了看道:“马车恐怕是进不去的,咱们得亲自走过去。”说着便极其自然的握住了元容的手,边走边道:“端午前面带路。”

    一个看着十分机灵的青年答应着走在了前头,而元容则是被裴宁牵着,四下里乱看,而大约是他们衣着光鲜看着不似平民,也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元容还看见一个露了半截白嫩胸脯的胡姬倚在门框上对着裴宁抛了个媚眼儿。

    胡姬们向来是这样行为大胆的,元容没有生气。反倒颇有兴致的戳了戳裴宁,道:“瞧见那个胡姬了吗?真是个美人儿,还冲你抛媚眼呢,想来是被我们九郎的俊美给勾走了魂儿,连客人都顾不上招呼了。”

    正说着,就见一个干瘦矮小的老头儿从酒肆里钻出来,狠狠瞪了那胡姬一眼,随后看见裴宁,那恶狠狠的表情立即换成了谄笑,冲着元容就凑了过来:“哎哟,两位客官,我们店里可是有从大食来的葡萄美酒,可要来尝尝?还可欣赏美貌胡姬们的歌舞……”

    裴宁第一反应是把元容往怀里一揽,伸手挡住了那小老头儿。小老头儿倒是乖觉,被裴宁沉沉的目光一瞥,才后悔似的自大了一巴掌,哎哟这回眼瘸了不是,竟然把小娘子当成了小郎君,还好没说什么过分的话!

    为了行动方便,元容今次出门是特意换了男装的,头发也是挽成了发髻,单看人也是翩翩如玉佳公子一枚,然而往裴宁身边一站,就显得娇小许多,乍一看像是个未成年的小郎君,然而再细看,却是能发觉此乃红妆娇娘,何况裴宁那明显护着的样子。

    小老头儿立即找补道:“这位娘子可千万莫要误会,我们店里的胡姬是只卖艺不卖身的呢,卖的只有美酒!”

    若是两个小郎君,便是未成年的,提起美貌胡姬根本不算事儿,但当着小娘子的面提什么美貌胡姬,可不是自找不痛快了!看这两人不是兄妹就是夫妻,万一不巧碰上一位河东狮,这年轻郎君迁怒自己可怎么办!不过,瞧这两人穿戴,显然不是缺银钱的主儿,要是能从他们身上捞点儿……

    裴宁有些恼,他才不稀罕什么葡萄美酒好伐,从前他不知道喝过多少好酒,现在的所谓美酒大约也就是各家的珍藏他才能看上几眼,不是他狗眼看人低,这种小店铺能有什么好酒?何况这人一双眼睛贼溜溜的往元容身上看了好几眼了。

    “我们才不用——”裴宁话才出口便被元容扯了袖子,扭头看去,便见元容笑眯眯道:“店家有什么好酒只管拿出来,若是我觉得好,定然少不了你的好处。”边说边拉着裴宁往酒肆里走。

    以两人的样貌气度,走到哪儿都少不了引人注目,何况是在这鱼龙混杂的西市!虽然被几十双眼睛盯着,但元容依旧泰然自若的进了大堂,而后看中靠窗的一处坐席,道:“就坐这里罢。”

    立即有两个胡姬捧着酒樽和酒坛子过来,操着不太标准的雅言行了礼,便抱起酒坛子开始倒酒。澄澈的酒液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正正好好落入酒樽中,在阳光下显出晶莹透彻的光泽,还伴随着淡淡的甜香。

    元容精神一振,忙举起酒樽端到鼻尖轻嗅,这酒竟然意外的不错?

    便问胡姬道:“你们这里可还有别的酒?”

    胡姬看见元容反应就是眼睛一亮,闻言便欢快的笑起来道:“当然有,好多种呢,娘子想要什么样儿的?”

    元容眼珠子转了转,道:“可否带我去你们的酒窖瞧一瞧?”

    这个当然是没有问题的。那店家还指望从元容这里赚到一笔大生意呢,忙叫胡姬引着元容去了酒窖——裴宁不放心,本待亲自跟着。却被元容劝住了,只带了几个护卫一起,反正看裴宁那百无聊赖的模样也不像是有兴致的,不如留在大堂里看胡姬跳舞,她又不是一时半刻离了他不行!

    裴宁也不想自己像个要把老婆拴在腰带上的变态,当下便摆摆手让元容自去了,就着先前倒好的酒浅啜一口。便撑着脑袋看起舞蹈来,就在大堂中央放置的大鼓上,一个美貌胡姬在方寸之间旋转腾挪。正是闻名遐迩的胡旋舞,不得不说,虽然舞台效果比不得后世,但这水准却是不差。

    “赏。”一舞终了。裴宁不由赞了一声。身旁跟着的婢女麻利的翻出一个小荷包,十几颗银豆子就这么哗啦啦落在了铜盘里,末了还嘀咕了一声:“哎呀,还剩下这么点了。”

    那跳舞的胡姬下了打鼓,随后便迈着妖娆的步子走了过来,对着裴宁福身一礼,娇滴滴道:“多谢郎君赏。”说罢抬起头,一双灵动的眸子盈盈的看着裴宁。几乎要溢出水来。

    四周围观群众有不少露出了羡慕嫉妒恨的眼神,毕竟这样美貌又有风情的美人儿垂青的不是自己嘛。至于先前跟裴宁一起进来的元容,可不是所有人都能有那小老头儿的毒辣眼光不是。

    说到小老头儿,他正暗自得意呢,在角落里盘算着这回能赚多少,一时没注意的功夫,就见那胡姬要贴到裴宁身上去了,当下暗叫一声不好,哪知道才迈出去一步,就见有人掀开帘子,然后是元容抬脚走了进来,眼神在大堂里一溜,正好把裴宁那一角落瞧了个正着。

    与此同时,却听得那胡姬惊呼一声,竟是被裴宁毫不留情的推了开去,当即摔倒在地,而她手中端着的酒樽也砰地一声落在地上,酒液星星点点洒在了散开的裙摆上。一瞬间的变化让整个大堂瞬间静了下来,估计是没有人预料到裴宁竟然连美人投怀送抱都要拒绝。

    元容挑了挑眉,与裴宁隔空对了一眼,接收到裴宁眼中的无辜之意后,不由的勾起了唇,转头对战战兢兢来到跟前的小老头儿道:“那是你店里的胡姬?倒确实美貌可人。”

    明明元容语气和蔼,却让小老头儿忽的冒出汗来,忙讪笑道:“都是没见过世面的,被赏了些银钱就被骇住了,”说着抬手往额头上抹了一把,“让您见笑了。”

    元容轻笑一声,并不接他这个话茬,只道:“店家的酒果然有些不错的,那青光和红顔各送三十坛到平康坊崔府上去,到时自有人付你银钱。”说完便迈开步子来到裴宁跟前,眼神在裴宁和那舞姬之间扫了扫,笑着摇了摇头。

    那舞姬原本还是一副泫然欲泣的委屈模样,见元容过来还想要贴过来,然而毕竟是迎来送往的女子,察言观色的本领亦是不差的,很快就发现了不妥——这竟然是个小娘子!

    一念及此,舞姬的脸色刷的就白了,看这两人的情形,分明是一对儿,她却在小娘子面前勾搭小郎君,这不是找死吗?来到长安有大半年的胡姬想到自己听闻的某些轶事,当即吓得不行,长安贵人家的娘子都彪悍的很,而且这位腰上还挂着鞭子呢,会不会恼了就抽人?

    元容见舞姬的眼神落在自己腰上,心中暗笑一声,却没有多加理会,只是笑吟吟的看着裴宁道:“我挑好了,你是打算继续坐这儿呢,还是走?”随后俯身凑到裴宁耳边低声道:“艳福不小哈,这一会儿工夫就有投怀送抱的了。”

    裴宁摊手,冲着元容俏皮的眨了眨眼,而后便麻利的起了身道:“走。”便亟不可待的拉着裴宁出了酒肆。

    等到这一波明显不好惹的人都走远了之后,才有喝酒的汉子嘀嘀咕咕道:“怪不得美人投怀送抱都不稀罕呢,原来是个断袖!白长了那一副好样貌!”又开始酸那身上穿着衣裳料子腰间挂着饰物等等。

    旁边被吓了一回的舞姬捂着胸口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闻言不由鄙视的看了嘀嘀咕咕的汉子一眼,心道一群粗人,连人家小娘子都认不出来,还断袖呢,真有本事怎么不当着人家面说出来,看那小娘子不抽你!大概是因为元容没跟她计较的缘故,都是让舞姬心中对她好感大增,却是意外之事了。

    当然已经走远的元容并不知道这些,谁会无聊到走人了还要回去偷听别人说啥?都是素不相识的人,被人嚼几句舌头根本不是事儿,她只是忍不住跟裴宁逗趣,只装作不爽的样子,才出了酒肆就甩开了裴宁的手。

    裴宁哪儿看不出她的小心思,只管一副无赖模样的跟在元容身后,等她一个不查就抓住了她的胳膊,而后顺着

    ==

    元容轻笑一声,并不接他这个话茬,只道:“店家的酒果然有些不错的,那青光和红顔各送三十坛到平康坊崔府上去,到时自有人付你银钱。”说完便迈开步子来到裴宁跟前,眼神在裴宁和那舞姬之间扫了扫,笑着摇了摇头。

    那舞姬原本还是一副泫然欲泣的委屈模样,见元容过来还想要贴过来,然而毕竟是迎来送往的女子,察言观色的本领亦是不差的,很快就发现了不妥——这竟然是个小娘子!

    一念及此,舞姬的脸色刷的就白了,看这两人的情形,分明是一对儿,她却在小娘子面前勾搭小郎君,这不是找死吗?来到长安有大半年的胡姬想到自己听闻的某些轶事,当即吓得不行,长安贵人家的娘子都彪悍的很,而且这位腰上还挂着鞭子呢,会不会恼了就抽人?

    元容见舞姬的眼神落在自己腰上,心中暗笑一声,却没有多加理会,只是笑吟吟的看着裴宁道:“我挑好了,你是打算继续坐这儿呢,还是走?”随后俯身凑到裴宁耳边低声道:“艳福不小哈,这一会儿工夫就有投怀送抱的了。”

    裴宁摊手,冲着元容俏皮的眨了眨眼,而后便麻利的起了身道:“走。”便亟不可待的拉着裴宁出了酒肆。(未完待续……)I1292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