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闺色 > 418章 琐碎日常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果然如同预想的一般,阿兹勒的消息很快传开,然而与真正的事实不同的是,北图小王子成了使团中的一员。

    “看来圣人暂时还不想跟北图起什么冲突。”元容听闻消息之后不由道。

    圣人立国之后,与周边的大小部落都多少起过冲突,要说与大周关系友好的,一只手就能数清,大多数部落都是墙头草,中原强盛的时候他们就乖乖臣服,中原颓弱时便想要趁火打劫,北图亦不例外,何况前些日子北方刚传出战事。

    然而圣人如此处理却明显是想要将事情抹平,如若不然,大可以袖手旁观,或者将事情全推到北图那边去,我不管你们的王子之间怎么斗,但到我长安来搞事却是不行的,你得给我一个交代。当然了,元容不是圣人肚子里的蛔虫,谁知道圣人会不会私下跟北图那边有什么交涉呢?

    “不是才刚打完吗?”一旁端茶倒水的阿青忍不住插嘴了一句道,“北图的使团还在长安呢,既然是他们理亏,说不得鸿胪寺的诸位郎君早就磨拳擦掌准备吃下北图一块肥肉了。”

    元容笑了笑,端起茶水浅啜一口,道:“是啊是啊,你说的很有道理。”见阿青闻言眯起眼儿笑了,便摇摇头,待看见茶碗中起伏的碧绿色茶叶后,便道:“前儿阿敏不是来信说想要些茶叶吗,你去柜子里把我今年新得的雨前春芽分出一斤叫人送去。”

    正说着,就见一道身影从窗外走过。转眼就见阿墨就掀了帘子走进来,手里还挎着一个竹篮道:“屋里有些闷热,九娘怎的不开窗?”

    “午间日头太大。就都关上了。”元容说着,便抬手去开窗子,却被忽然涌进来的风扑了满怀,散落的长发拂过脸颊,带起一丝凉意,“咦,是起风了?”透过窗户往外瞧了瞧。方才还碧蓝如洗的天空,这会儿已经暗了下来。

    “看样子是要下雨。”阿墨一边说着,一边去开了另一扇窗户。又拉下了半截挂着的竹帘,窗下挂着的风铃发出叮叮当当的清脆声音,“晌午时十娘遣人送回来的嫩黄芽,说是亲手摘得。送回来给郎君娘子尝尝鲜。娘子叫了婢子过去,分了这些让婢子给九娘做些吃。”

    元容走过去翻捡了几下,见果然是新摘的野菜,便不由笑道:“如今倒是懂事多了,还知道送东西来孝敬长辈。”说着便叫了门外当值的小丫鬟进来,道:“把这个拿去小厨房用冷水先泡了,晚上做个菜饼来吃。”

    正好阿青拿着装好的茶叶过来,见状便道:“这个我来做罢。倒是有一阵子没动手了,也不知道手艺生疏了没。”说着便又看了看外头的天。有些犹豫道:“九娘,是否等雨过去了再遣人去送茶叶?”

    “无妨,也不急于一时。”元容点了点头,想着穿堂风吹着实在舒服,便叫人在堂下铺了两层毯子,放置上矮几,点上一盏防风琉璃灯,手边摆上一壶茶,一碟荷叶糕,斜倚着身子愣神起来。

    忽然一阵大风吹来,卷起了元容的衣裙,还夹杂着冰凉的水珠,琉璃盏中的灯火晃了晃,复又跳跃起来,倒是屋檐下才挂起来的风灯瞬间就被吹灭了一盏,院子里原本还在走动的丫鬟们见状都是惊呼一声,提着裙子开始疾走躲避,不过眨眼功夫,豆大的雨点就噼里啪啦的落了下来。

    “这雨来的还真快。”元容看了眼瞬间被打湿的地板,不由起了身,因为风吹的缘故,不少雨点儿都落进了廊下,落在了元容铺着的毯子上,就连身前的矮几上,也留下了圆溜溜的水迹。

    话音才落,便听阿青道:“风大雨大,九娘怎的还站在这风口上。”说着便展开手中的披风给元容披上。

    云水缎子的披风上身便有些凉意,元容等阿青给自己系好了带子,才笑道:“这一点雨怕什么,我又不是泥做的,沾点水就能化了。”边说着还又往外踏了一步,站在了走廊边上,伸出手去晃了晃,瞬间就被雨水打湿了手掌。

    元容收回手,水珠顺着胳膊淌下来,很快就沾湿了贴身的中衣袖子,元容调皮的双手捧住脸抹了一把,顿觉从脸上爽快到心里。

    阿青不由叹口气,无奈道:“是,您不是泥做的,可也不能随意淋雨啊,万一染了风寒,可是婢子等照顾不周的错,娘子还不得扒了我们的皮?就算娘子能体谅,裴郎君定然也会心疼九娘的不是?”

    元容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儿:“瞎说什么呢?”虽然对阿青的话不以为然,但元容还是退后了两步,倚着门槛紧了紧披风,才又道:“我看呐,是阿青你春心动了,才会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要不要我给你物色一个好儿郎?”

    话音未落便听见身后传来扑哧一声笑,却是阿墨站在后头正听着她们俩说话,闻言忍不住笑了出来,阿青自然不像曾经嫁过人生过孩子的元容那般脸皮厚,被调侃两句脸就红了,不由啐了一口捂脸走人,只剩下元容哈哈的笑声和雨声交织在一起。

    看着阿青身影消失在转角,元容眼神又落在阿墨身上,只是还不等她开口,便听阿墨道:“九娘不用替我白费心思了,我不想嫁人,只要九娘不嫌弃,我就跟着九娘伺候一辈子。”

    从前阿墨也隐约透露过这个意思,元容还以为她只是一时想左了,没想到如今她还是这个意思,不由好奇道:“为何?你跟着我这么久,我定然为你挑个好的,不管是崔家还是裴家,总不会找不出一个好儿郎来。”

    阿墨却只是摇头:“婢子并非是眼高于顶才如此说,九娘不必费心了。等日后九娘成了亲,婢子就一心一意帮着照料小郎君和小娘子,左右九娘必不会短了我的吃穿。一辈子这样也挺好,若是嫁了人,倒要操心那许多琐事,反而不能自在。”

    元容了然的点了点头,没有再劝说。阿墨的心思她多少能了解几分,想当年她也是有过类似的想法的,只要她好生当差。不管是生前还是身后,自有人会帮她料理,也未必非要嫁人生子。反而一个人自由自在,不必担忧与公婆和夫君的关系,也无须劳心劳力的伺候一家子。若非有公主发话,她说不得真不会嫁了。

    一念及此。元容才恍然想起。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已经不再频繁的想起前世,回忆前世的事情了,那个曾经战战兢兢的生存,费尽心机的钻营,似乎都随着时间悄悄流逝,而她曾经沧桑的灵魂如今也渐渐复苏,变得年轻而充满生机。

    这才是我应该有的人生。元容心中对自己道。

    屋外雨水成线坠落在地上砸出一个个的水花,又顺着地砖的缝隙缓缓流走。凉风吹起雨丝拂在脸上,温柔而又缠绵,因着大雨来临,院中的婢子们也都躲了起来,许是在那个屋中说着悄悄话,伴随着哗哗的雨声,天地间显得越发的静谧,而元容,则是在这静谧中,斜倚在榻上悄悄的睡着了。

    第二日雨过天晴,元容早早的就醒了过来,天才只有些蒙蒙亮,院中还是静悄悄的,并无人走动。元容起身披了长衫,又顺手推开了窗户——大约是怕有雨水飘进来,昨夜不知道是谁关上了窗,怡人的青草香混杂在新鲜空气重扑面而来,元容精神一振,不由做了个深呼吸,随后便撩起帘子来到外间。

    外间的洗手架子上放着铜盆,铜盆里还有半盆清澈见底的水,大约是昨日新换上的,元容拧湿了帕子擦了擦脸,便打开了门。

    木门发出吱呀一声响,在安静的空气中格外清晰,立即惊动了当值的阿墨。阿墨披了衣裳出来,就看见元容正站在廊下,不知道看着什么出神。从阿墨的角度看过去,只能看见一截元容的后侧脖颈,即使那脖颈白皙优美,但对阿墨而言,她更想知道自家主子在想什么。

    “九娘?”阿墨走过去,想要伸手替元容整整衣裳,却被元容阻止,“阿墨,昨儿晚上,是不是有谁过来了?”

    因为天降大雨的缘故,元容犯了懒,小憩一阵之后睡意上涌,被叫醒吃晚饭时还有些不耐烦,最后也只吃了些粥就又睡了,倒是一觉到天明,此刻神清气爽了,理智便也回来了,看着地板上留下的脚印便立刻寻思起来,她院子里都是女子,谁也没有这么大的脚丫子。

    阿墨倒是没有诧异,跟了元容这么久,早就习惯了这位主不时的抽个风,然而抽风归抽风,但她的聪明也是显而易见的,猜到什么并不奇怪,当下便道:“正是,昨晚上三郎君来过,见到九娘睡得香,便没让婢子吵醒您,最后也只是为九娘掖了掖被角就走了。”

    “阿兄?”元容抬眼看向阿墨,她是没想到崔元靖会冒着雨过来看她,虽然他们兄妹关系好,但他们同住一府,若是想要见面容易的很,崔元靖并没有必要非得在昨晚冒着雨过来看她,“阿兄可有留下什么话?”

    阿墨寻思了一下道:“并无,大概三郎君只是想九娘了,所以才过来看一看?”

    元容挑了挑眉,心道也许是因为有些话并不适合让阿墨她们知道?便扯了扯衣襟道:“时候不早了,回去洗漱,对了,昨天阿青说要做饼子来着,可有做了?”在得到肯定回答后,便道:“那便热几个来吃,再拿两个腌好的咸蛋,并一碗鸡肉粥。”

    吃过早饭后,元容到书房溜达了一圈儿,写了几个大字,看看日后又露出了小脸儿,才叫阿青抱上自己才叫人做好的指头大小的奶包去给郑氏请安——奶包当然不是给郑氏吃的,而是给自己的小侄子。

    这也是没法子,崔子翰如今就是跟着崔谦之读书呢,有什么要给他的东西,都逃不过崔谦之的法眼,崔谦之见元容特地给小侄子做了吃食却没有自己的份,口气颇有些酸溜溜的,在他强行分去了一半之后,奶包才终于进了早已眼巴巴的看了许久的小家伙的口中。

    “你多大的人,还跟小孩子抢东西吃,丢人不丢人?”郑氏不由得啐了崔谦之一口。

    崔谦之毫不在意,一手抱着崔子翰一手往嘴里放吃的,一边道:“我吃我闺女给做的东西又怎么啦,难道我还吃不得?”说着又得意的扯了扯身上的衣裳,腰上挂着的络子,道:“女儿是我的小棉袄,你就羡慕嫉妒罢!”说完便一步三晃的走了,留下郑氏张着嘴看着夫君的背影哭笑不得。

    “你瞧瞧,你阿爹年纪越大,是越不像话了!”郑氏跟元容吐槽道。

    元容只管笑。崔谦之这是日子过的惬意,内有崔善净做镇宅之宝,上有兄长操心家业,下有儿子顶起门户,而他自己,却只管逍遥自在,吃吃喝喝带带孙子,就是他的全部日常,本来他的性子就有些疏懒,这会子便彻底洒脱了,落在郑氏眼中就是不着调。虽然崔谦之从前也不是多么靠谱,但至少还能端得住架子不是?

    “阿爹这是名师风范,洒脱逍遥呢,也是九娘孝顺,才能让阿爹这般自在得意。”一旁看了半天的戏的王玉屏笑道。

    郑氏嫌弃的撇了撇嘴道:“你就不用给他脸上贴金了,我还能不清楚他的性子?”说着便摆了摆手道:“行啦,你们姑嫂俩自去说悄悄话罢,我正好还有些事儿要忙,就不留你们了。”

    被打发出来的元容和王玉屏并肩出了门,走了一段路后便不约而同的停在了小湖边,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由笑了出来。

    “好了,我就知道,你定然有话要问我,可对?”王玉屏道。

    元容点头道:“阿兄冒雨过来,我想定然是有什么事情要说,既然他没说,大概也不是紧急之事?”

    王玉屏并不卖关子,干脆道:“你可知道,你阿兄升官儿了。”

    “啊?”(未完待续……)I1292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