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闺色 > 417章 恢复更新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元容和裴宁在小院逗留了许久,直到天色将暗才离开。

    虽然没有欣赏到教坊司的歌舞有些遗憾,不过能听到裴宁讲过去的事也算是收获。

    元容坐在车里,听着车外传来的嘈杂人声,不由眨了眨眼,而后斜斜身子靠在了靠枕上。

    见她懒懒的样儿,裴宁不由探手过去,将她鬓角下散落的碎发塞回了耳后。

    这般近的距离,元容都能闻到裴宁身上的清冽的梅香,平稳而有力的心跳声入耳,明明十分短暂的接触,却让元容的心猛的跳了一下,感觉整个耳根都烫了起来。

    元容有些不自在的动了动手脚,心里暗自唾弃自己,明明一把年纪了,怎么却像是怀春少女一般害羞起来了!

    然而她还没嘀咕完,却见裴宁胸腔起伏震动,随即就听见一声朗笑在头顶迸发开来,元容猛的抬头,就见裴宁冲着自己挑了挑眉,歪着身子用手托着后脑勺,笑的眼角都堆起了欢快的纹路。

    “你笑什么?!”元容有些恼,不自觉的瞪了裴宁一眼,清澈而又透亮的眸子里映着裴宁的脸。

    裴宁抬起手晃了晃,才咳嗽着停下了笑声,但面上依旧泄露出稍许快意,道:“没有什么,就是忽然觉得你很可爱。”方才隔得{近,他眼神素来好,当然看见了元容那忽然泛起粉色的耳根和脖颈,想到素来大大方方的元容竟然害羞了,还是因为自己。心中自然畅快的很。

    毕竟彼此都知道对方的底,年轻的皮相下面是一个老于世故的灵魂,等闲如何做的小儿女态?然而元容如今在裴宁面前。却越来越有年轻的气息了,裴宁说觉得她可爱,也是发自肺腑之言。他喜欢元容的大方能干,这是时间和阅历教会她的好处,但除此之外,他也希望元容能真正的重获一回,不光身。还有心。

    有些话不必说的太透,裴宁相信元容有一日会明白。

    然而此时元容却不知道裴宁的婉转心思,她看着他。眼见点点光色从窗口照射进来,落在裴宁身上,显得那张本就俊美的脸越发好看了,便不由往前探了探身子。对着裴宁伸出手。

    裴宁眼神一闪。便见如同青葱一般纤长而白皙的手指摸上了自己的脸颊,带着些微凉气——

    “嗷!”裴宁忍不住叫了一声,抬手覆盖上捏住自己脸颊的双手,这丫头胆儿真肥,不但捏他的脸,还按他的鼻子!他这么一张得天地钟爱的脸怎么都做不出猪脸的好吗!

    裴宁握住元容的双手,一个用力把人拖进了怀里,皱了皱鼻子道:“还敢使坏了。不怕我欺负你?”

    元容从鼻子里哼出声:“怕你作甚,这可是在大街上。你要是敢动手动脚,我可就喊人了!”

    裴宁差点就跟上一句“你喊吧,喊破喉咙也没人来救你!”了,脑补了一下那通常说着这句话的人的猥琐脸,顿觉十分破坏形象,便清了清嗓子将那句到了嘴边的话给咽了下去,抬眼就看见元容似笑非笑的表情。

    “这可是裴氏的马车,谁会来多管闲事?”裴宁忍不住反驳,邪笑道,“何况你一个女子,就不怕影响了自己声誉?”

    瞧着裴宁那张脸作出这种表情,元容不由嫌弃的呵呵一笑:“我怕什么,捂住脸谁也不知道我是谁,而你裴氏名门高第,要是传出去裴家子弟作出有辱门风之事,也不知道裴尚书会怎么清理门户哦?”

    元容说着便挣开了裴宁的手臂,斜睨了他一眼。心中却道以裴宁这张脸,这出身,哪里用得上强?“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的裴九郎昔年名声在外,多少红颜想要投怀送抱而不得呢!想到这儿也觉得世事有些奇妙,当初她这具身子还年幼时可是跟着裴宁上过秦楼楚馆,见识过裴宁的黑历史的,然而如今两人却将要成为夫妻了。

    当然如今裴宁已经开始修身养性,不再踏足风月之地了,元容心里有些庆幸的同时,也颇觉遗憾,就好像裴宁自我调侃的那样,曾经的风流公子变成宅男了,都不能像过去那样刷脸卡了!

    元容心里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脸上神情就不由有些古怪,裴宁不由伸出二指捏捏元容仍旧有些许婴儿肥的脸颊,在得到了一个新鲜的白眼之后,才正色道:“好了,不说笑了,你等会儿回家,记得把阿兹勒的事情说一说。”

    提到阿兹勒,元容也不由坐正了身体,道:“还有王麟的?”阿兹勒身份暴露,圣人肯定不会当做不知道的,不管圣人心意如何,打算怎么处置阿兹勒,她提前给家里打声招呼都是应有之义,只是那后续却有些云里雾里,她看不明白,有心想要问裴宁,又觉得不太合适。也许还有隐约的担心,担心裴宁不肯对她说实话。

    裴宁嘴角略微一弯,又瞬间恢复了原状,道:“你只管把看到的听到的说出去就好,有些事情我也只是猜测,就不多言了。”

    元容静静听完,看了看裴宁的脸。他面色平静,看不出有什么不妥来,但不知怎么的,元容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可是又说不出哪里不对来,于是只好嗯了一声便沉默下来,直到马车行驶的声音戛然而止。

    “到家了?”元容一边说着一边诧异的掀开小窗帘探出头去,却并不见崔府的大门,此时他们正在平康坊外的长街上,而裴宁的护卫头领则是下了马在跟一人说话,面色有些严肃。

    元容眼神不错,看着那张脸有些眼熟,不由得眯着眼想了想,正打算回头问裴宁,却听见裴宁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道:“是张默?”话音未落,便见那护卫头领领着那人转身朝这边走来。

    “九郎。是郎君遣人来叫你回府。”护卫头领言简意赅道。

    元容往后退了退身子,让裴宁的脸露出来:“马上?”

    那人道:“郎君只说要九郎尽快。”

    裴宁眉头微蹙,而后便又散开。他知道自家父亲是个素来有分寸的人。既然如此说话,那就不是十万火急之事,但最好是不要耽搁。裴宁寻思了一下,历数近来发生的事情,大概明白了或许是因为阿兹勒之事,便下意识的抬手瞧了瞧窗棂。

    元容不由笑道:“既然如此,那你便先回罢。只是得留下几个人送我回去。”

    裴宁也跟着笑了起来,道:“无妨,既然接了你出门。怎么也得安妥送回去才行,不然日后岳母可不会肯让我接你出来了。”复又对等在外头的护卫头领道:“此事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告诉阿爹,就说我送了九娘回去便回府。”

    那人一个怔愣。而后才应了声是。瞧着那人离去的背影。元容忍不住道:“你这么说,就不担心……”

    却被裴宁的嘘声打断:“不是什么大事,许是跟阿兹勒有关,左右也不急于一时半刻。”这会儿若是阿兹勒的消息已经传开,他急忙赶回去也没什么用,若是没传开,那就是被人按下了,那他更不用着急了。

    话虽如此。一行人的速度还是快了些,元容到家之后。面对崔氏的挽留,裴宁只告了声罪便匆匆离去。

    郑氏不由诧异问元容道:“可是你们两个吵架了?从前我不留他,他都一副仿佛赖下不走的架势,今儿留他却留不下了!”郑氏说着,眉间有一丝担忧,她纵然之前对裴宁多有嫌弃,可如今都订了亲了,也没打算反悔,自然是希望裴宁能将自家女儿捧在手心里,反而不能像从前那般挑剔,“虽然他比你大了许多,按理该是让着你,但你可不能仗着这个就使小性子。”

    元容听着郑氏的唠叨有些好笑,忙不迭打断道:“阿娘!这都哪儿跟哪儿啊,我没跟裴九吵架,他匆匆离去是因为家里有事儿,裴郎君遣人来叫他回去的。”而后便四处瞅了瞅,道:“阿爹呢?还有阿兄可是回来了?”

    崔谦之带着小孙子出去溜达了,崔元靖还未当值回来,元容寻思了一番,在安抚好郑氏之后,便径自去了书房见崔善净,虽然现在崔善净致仕了,但毕竟是在朝堂上打滚多年的老人,很多事情上要看得更远。

    元容到的时候,正好碰上崔善净叫人铺了毯子在树下,一个人坐着打棋谱,看见元容便露出了一丝笑,招手道:“是九娘啊,正好来陪我手谈一局。”老爷子自从致仕在家,许是日子过的清闲自在了的缘故,越发精神起来,面色红润连皱纹都少了几道,此时他只披着长衫,露出了内里的白色中衣,倒像是元容从前见过的闲云野鹤的山中老道士一般,有些返璞归真了。

    “您老是越来越逍遥自在了。”元容正正经经行了一礼,才来到崔善净身边,盘腿坐下,幽幽道:“我跟您下棋十有九输,您老就是赢了,也没多大意思啊,不如找阿婆陪您。”说完便抿唇一笑。

    卢氏名门嫡女,虽不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但精通一门还是可以的,尤其是下得一手好棋,棋风凌厉,别看崔善净能在棋盘上将元容碾压,但对着卢氏,却常常被妻子杀的七零八落,虽然输赢不是那么绝对,但跟卢氏下棋绝对不是轻松的事儿,崔善净年轻时还颇有兴致迎接挑战,但如今年纪大了,就不爱去找虐了。

    所以听见元容略带几分得意的话,不由老脸一红,不好意思的咳嗽了一声道:“你阿婆不爱跟我下棋。”随后便跟元容吹胡子瞪眼道:“少废话,你到底跟不跟我下棋?”

    “不下,我今儿来可是有正经事情啦。”元容凑上去挽住老爷子的手臂,刚要压低声音说话,就听崔善净哼了一声,有些嫌弃的道:“你不跟我下棋,我也不听你说话。”说着还抬头瞪了婢子一眼道:“我的茶也不给你喝。”

    元容顿时哭笑不得,茶也就算了,家里最好的茶都是出自她手,不喝就不喝罢,但说正事也不听了,难道自家祖父竟然真的成了老小孩不成?从前那些威严上哪儿去了?想到自己最初光是被叫到书房都紧张的不行的旧事,元容就越发想要感叹时光匆匆,然而感叹归感叹,她到底要不要先跟老爷子在棋盘上杀几局?

    不过不等元容作出艰难的选择,就有人将她拯救出来:“对着小辈,你也好意思说出这些话来,我都替你脸红。”

    元容闻言便扭头看去,正好见卢氏扶着婢子缓缓踏进了院门,当即就起身快步走了过去,扶住了卢氏的胳膊唤了一声道:“阿婆。”

    卢氏冲着元容点了点头道:“我方才散步经过,听说你来了,才过来走一遭。你阿翁这些日子闲的发慌,性子有些左了,你别理他,有话跟我说也行。”说着便有人搬了胡床来,元容便扶着卢氏坐下。

    跟着卢氏来的,和在书房里伺候的,都是崔家多年的老人,也并不很怕崔善净,听了卢氏的话后都有些想笑,虽然碍于主人的脸面不敢大声笑,但面上却都露出了些许异样来,惹得崔善净一瞪眼道:“笑什么?还不快给娘子上茶点,一个个的都没有眼力价,真是越活越不如从前了!”

    于是下人们便都忙碌起来,不一会儿功夫就都作鸟兽散了,剩下元容一个伺候在一旁。

    崔善净摸了摸老脸,待元容挂着乖巧的笑将茶水递到他手里之后,才清了清喉咙道:“九娘你方才要说什么来着?叫那帮小兔崽子一打岔,看我都忘了。”老爷子挺直了腰板一脸严肃的样子,就好像方才那些话都不是他说的一般。

    元容心里发笑,转头看了卢氏一眼,见卢氏只低头专注的看着手里的茶,才将白日所见细细述说了一遍,待她讲到王麟时,便见崔善净面上褪去了嬉笑神色,渐渐真严肃起来。(未完待续……)

    ps:我回来了,对所有追文的亲们说声抱歉,以及对所有未放弃我的大家说声谢谢。I1292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