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闺色 > 413章 有仇就报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元容被扯了袖子,还以为是裴宁在提醒她保持风度,不要把真面目暴露的这么彻底呢,便回头对着裴宁微微一笑,道:“放心。”我不会真的挖了对方眼珠子的。

    今天也算是普天同庆的好日子,她岂能作出这么血腥的事情来,说出去都不好听啊。而且说就算裴宁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人,但他这一票属下们却不知道,看看他们方才在元容说出那句话时那一瞬间的反应,惊奇有之,意外有之,这让元容就忽然觉得自己的形象还是可以挽救一下。

    裴宁无奈苦笑一声,明白元容是会错了意,便拉着元容走到一边儿,贴耳低声道:“我方才看见他脖子上挂的狼牙从衣襟里掉出来。”然后对着元容点点头。若是单纯的世家小姐可能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他相信元容一定知道。

    元容一挑眉毛,面上露出了切实的惊讶神色,她不由自主的撇头瞅了眼正懒散坐在地上的胡人,才道:“你看清楚上面的图案了吗?纵然挂着狼牙,却也未必能确定身份罢?”

    裴宁耸肩,然后抱起手臂,一抬下巴道:“当然,我的眼神向来很好,那上面正是北图部落的图腾。你知道,北图与其他几个小部落不一样,自从洛克汗开始征战,统一封建山东部草原,就没有别的部落再用狼头做图腾。”因为不肯改的部落都被灭掉了。

    “所以说,这个家伙可能是从前被灭掉的某个图腾为狼的部落首领后人,也可能是北图的王子。”元容抿了抿唇,不由感叹一声,回望裴宁道:“我们好像惹来一个大麻烦?”

    裴宁呼出一口气。点头道:“确实是个麻烦,”随后才有些烦躁的皱了皱眉,抬起中指按了按眉心,感受到指尖带来的几分凉意之后,才道:“也是奇怪了,这种人怎么会忽然跑到长安来,而且还……”联想到方才那一支冷箭。裴宁不由眯了眯眼。“也许是正在被人追杀,也许……”

    “那他是故意招惹我们,借我们的手来脱困?”元容不由想到方才的情形。她初时确实感应到有些人正在朝他们靠近,然而当那支冷箭被磕飞之后,便又悄然散去,这么一想倒是说得通。但是……

    “不对,”元容接着又摇了摇头。“看他当时的举动,不像是特意招惹谁,而是无意中冲撞了罢?”

    裴宁伸出舌头舔了舔下唇,待薄唇变得红润。甚至有了一排整齐的牙印之后,才松开,微笑摇头道:“或许最初是如此。但当他第一次试图挣脱逃走失败后,便是真的故意挑衅了。他在试图激怒我。”明眼人一看就能知道他们这些人当中是裴宁做主,而元容与裴宁的关系特殊,他调戏元容,自然是为的激怒裴宁。

    当然他也许没有想到,他在长安街头随意碰上的小娘子,居然不是遇见麻烦只会嘤嘤嘤哭泣的娇花,而是一朵小辣椒,这完全颠覆了他往日的认知,中原的小娘子们不该都是温柔如水娇嫩如花,只能好生呵护的么?

    元容对此表示呵呵呵,她握着匕首耍了朵花,然后抬脚插进靴子里,似笑非笑道:“那你便抽空好生招待他一下?”

    虽然她自觉心胸还算宽大,但那也得分对谁,比如对眼前这个家伙,就没有必要宽大了,谁叫他害的自己好生狼狈,若非裴宁英雄救美,自己还不知道会不会跌个狗啃屎,到时候就真的没脸见人了。所以这个仇,她可不想留着过年,一定要报了。

    裴宁一歪头,眉毛一挑,有些无奈道:“我倒是想,但是你知道,他的身份不简单,你就算是再恨他,我也不能把他给五马分尸了,还得好生留着,而且我想也许很快就会有人来带他走。”

    元容一撇嘴:“这个我不管,总之我有仇一定要当场就报了。”说着便拍了拍手道:“若是将来有人找上门来,我就什么都不知道。”

    裴宁闻言不由嗤笑一声,元容却不管他,抬脚便朝那胡人走去,双手还互相掰了掰手腕,发出清脆的响声:“让你久等了。”

    “不,对一个漂亮小娘子而言,我有足够的耐心。”胡人抬起头,对着元容咧嘴一笑,这个笑容落在元容眼里,便带着几分说不出的猥琐之气,明明此人单看面貌,倒是憨厚的像个乡下伺候田地的汉子。

    元容闻言笑了笑,随后便飞起一脚把个身高体壮的大汉给踢了个滚地葫芦,她从一个护卫身上抽出了长刀,然后反手用刀背狠狠的砸在了胡人的后背上,低声道:“这么有风度啊,你现在笑一个给我看看?”

    连遭重创的大汉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呻吟,他趴在地上,竟然真的笑了一声,扭头看元容道:“你真的很不错……”声音有些粗哑,还喘着粗气,原就不怎么英俊的脸蛋皱成一团,还沾了些许泥土,瞧着真是惨不忍睹。

    元容看他龇牙咧嘴的样子,不由笑了,道:“倒是一条汉子,方才是你撞我的回敬,若是你再嘴贱的话,我会让你更加感受什么叫做痛快。”说着顿了顿,道:“现在,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从哪儿来,来长安做什么?”

    “呵,你一个小娘子,能有什么手段?就方才这些,于我而言不过是挠痒痒罢了。”胡人也许是被元容那柔美的外表却欺骗,并不相信眼前这个小娘子有什么残忍手段能让他哭爹喊娘。当然了,从别人那里得到的指点不算,事实上他认为就算是裴宁给提供了什么血腥招数,他也怀疑这个小娘子根本做不来。

    草原上的残酷争斗他从小就见得多了,但饶是如此,他第一次亲自挥刀,杀人见血的时候也有些晕眩而且差点吐出来呢。

    ===

    元容被扯了袖子,还以为是裴宁在提醒她保持风度,不要把真面目暴露的这么彻底呢,便回头对着裴宁微微一笑,道:“放心。”我不会真的挖了对方眼珠子的。

    今天也算是普天同庆的好日子,她岂能作出这么血腥的事情来,说出去都不好听啊。而且说就算裴宁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人,但他这一票属下们却不知道,看看他们方才在元容说出那句话时那一瞬间的反应,惊奇有之,意外有之,这让元容就忽然觉得自己的形象还是可以挽救一下。

    裴宁无奈苦笑一声,明白元容是会错了意,便拉着元容走到一边儿,贴耳低声道:“我方才看见他脖子上挂的狼牙从衣襟里掉出来。”然后对着元容点点头。若是单纯的世家小姐可能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他相信元容一定知道。

    元容一挑眉毛,面上露出了切实的惊讶神色,她不由自主的撇头瞅了眼正懒散坐在地上的胡人,才道:“你看清楚上面的图案了吗?纵然挂着狼牙,却也未必能确定身份罢?”

    裴宁耸肩,然后抱起手臂,一抬下巴道:“当然,我的眼神向来很好,那上面正是北图部落的图腾。你知道,北图与其他几个小部落不一样,自从洛克汗开始征战,统一封建山东部草原,就没有别的部落再用狼头做图腾。”因为不肯改的部落都被灭掉了。

    “所以说,这个家伙可能是从前被灭掉的某个图腾为狼的部落首领后人,也可能是北图的王子。”元容抿了抿唇,不由感叹一声,回望裴宁道:“我们好像惹来一个大麻烦?”

    裴宁呼出一口气,点头道:“确实是个麻烦,”随后才有些烦躁的皱了皱眉,抬起中指按了按眉心,感受到指尖带来的几分凉意之后,才道:“也是奇怪了,这种人怎么会忽然跑到长安来,而且还……”联想到方才那一支冷箭,裴宁不由眯了眯眼,“也许是正在被人追杀,也许……”

    “那他是故意招惹我们,借我们的手来脱困?”元容不由想到方才的情形,她初时确实感应到有些人正在朝他们靠近,然而当那支冷箭被磕飞之后,便又悄然散去,这么一想倒是说得通,但是……

    “不对,”元容接着又摇了摇头,“看他当时的举动,不像是特意招惹谁,而是无意中冲撞了罢?”

    裴宁伸出舌头舔了舔下唇,待薄唇变得红润,甚至有了一排整齐的牙印之后,才松开,微笑摇头道:“或许最初是如此,但当他第一次试图挣脱逃走失败后,便是真的故意挑衅了,他在试图激怒我。”明眼人一看就能知道他们这些人当中是裴宁做主,而元容与裴宁的关系特殊,他调戏元容,自然是为的激怒裴宁。

    当然他也许没有想到,他在长安街头随意碰上的小娘子,居然不是遇见麻烦只会嘤嘤嘤哭泣的娇花,而是一朵小辣椒,这完全颠覆了他往日的认知,中原的小娘子们不该都是温柔如水娇嫩如花,只能好生呵护的么?

    元容对此表示呵呵呵,她握着匕首耍了朵花,然后抬脚插进靴子里,似笑非笑道:“那你便抽空好生招待他一下?”(未完待续)R655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