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闺色 > 410章 打个招呼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h2>

    秦王带领着将士们从宽阔而又因为挤满了人群而显得狭窄的长街上走过,神情肃穆而又带着几分自豪。

    他们是打赢了仗回来的,胜利的果实值得让人们为它而欢呼雀跃,整个长安,不,整个大周都该为此而高兴。

    虽然,大周疆域辽阔,或许其他地方的人们得过上很久才会得知这个消息。

    身着甲胄的将士有的很年轻,还很英俊,于是便有春心萌动的少女,纷纷将自己的荷包手帕甚至是果子扔了出去,长街不过走到一半,就有英俊的小郎君被少女们的热情包围,连发髻都砸的有些乱了,真是幸福而又甜蜜的烦恼。

    元容瞧着有人因此而不得已躬起身子,顾不得姿势不够好看而只求大家下手不要太狠,不由乐得直拍栏杆。

    “看看,若是其中有尚未说亲的小郎君,说不得过后家中门槛都会被媒人踏破了罢?”元容拿胳膊肘戳了裴宁一下笑道。

    裴宁却没有跟着笑,而是低声呢喃了一句:“载誉归来的将士们享有所有的欢呼和荣耀,他们也许会因为而晋升,而得到上峰看重,但那些不幸死去的人,却永远沉沦在黑暗之中,谁还记得他们?”

    元容不由撇头看去,裴宁正专注的看着街上的人群,和远处挺直了脊背骑马而来的将士们,神情温柔和又缱绻,仿佛在怀念的是他曾经铭记心中的情人。也许这个比喻不太合适,但元容脑海中,一时半刻却找不出更贴切的话语来形容了。

    “也许……我是说,你是否有什么朋友,这次出征然后永远的留在了……那片热血的土地上?”元容说的很含蓄,但意思也算表达的清晰明了,她有些担忧的看着裴宁,道:“不要太难过,军人的宿命便是如此。”

    她想也许是裴宁在看过秦王那一行人之后,没有找到与自己相熟的面孔,才因此而情绪低落?

    裴宁轻笑一声,神情却依旧淡淡,语气平静道:“没有,我没有死在战场上的朋友。”他不过是有感而发罢了,冷兵器时代的战争,可以说是用人命填起来的,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并非只是夸张的形容词。

    元容却有些不信,不由追问了一句道:“真的?”

    裴宁呼出一口浊气,抬手揉了揉元容的发丝,道:“这并不值得我骗你。我只是想到,作为一个优秀的统帅,他的心肠可一点都不柔软,慈不掌兵义不掌财,这句话可是一点都没错。”

    元容诧异的扭头看他,有些不明白他为何忽然有此感慨,明明是迎接大胜归来的军队,不是该高兴?就算是跟秦王有隙的太子,应该也会希望这一仗能打赢,而不是在输了之后忍辱求和,然后用大周的财帛女人去收买那些野蛮人,等着他们的下一次劫掠。凡是知道五胡之乱的中原百姓应该都会如此想。

    裴宁没有解释,只是静静的抱着胳膊,看着长街上热闹的人群。外面越是嘈杂,就衬得屋中越发静谧,听着那些欢呼声不断的传入耳朵,裴宁忍不住的想起了前世史书中对这位杀兄逼父登位的皇帝的记载和评价。

    他不由得想,凡是能做皇帝、还能把这个职业做的很好的人,都有一颗冷硬的心,不管他看起来多么的热血和鲜活。

    “我只是觉得,今日该为这一场胜利庆贺,就是如此。”元容扭头道:“我们是不是也来喝一杯?”然后放低了声音,竟带了几分撒娇的意味:“也许我们也该下去看一看,亲身感受一下。”有些时候,只有身处其中,才能被感染到,独自站在高处俯视的感觉,有些孤单。

    裴宁呵呵一笑,便叫人拿了酒来,亲自为元容和自己倒满一碗,举起来跟元容的碰了一碰,溅起几滴透明的酒液,散发着梅花的清香:“那么,我们便仅以此酒,祝贺大军凯旋。”

    两人爽快的干了一碗酒,一抹嘴便出了屋子,下楼的时候经过阿莞的所在的雅间,还能隐约听见几声交谈,和少女清脆而欢快的笑声。

    元容不由心想,看来自己想的没错,就是东宫之人,也对此次胜利而感到高兴,不然身为太子的子女,看着秦王如此受欢迎,威望再次提升,如何还笑的出来?不过这也显示出了东宫系的肚量,还不错。

    也许是几人的脚步声有些重了,元容和裴宁才走过没几步,就听见身后吱呀一声,门开了,却是阿莞露出一颗脑袋来,看着两人微微一笑道:“呀,你们要走了?”接着就回头喊了一声:“阿兄,要不要出来打个招呼?”

    为何要跟不熟悉的人打招呼。元容心里想着,不由撇头跟裴宁对视了一眼,嘴角下意识的就往下弯了弯,然后还没等她收回来时,便有一个熟悉的刚刚才见过不久的身影伴随着脚步声出现在眼前——那是穿着书生儒服,青袍宽袖头戴方巾的新安郡王萧承嗣。

    元容嘴角不由抽了一下。这对兄妹是有什么问题?兄长的穿戴倒是有几分白龙鱼服的样儿了,可是妹妹却这样一身招摇的宫装,到底是想不想要别人认出来啦?大概是因为逻辑问题暂时死机的缘故,元容的反应稍微慢了那些一下下。

    便见裴宁上前一步,略一弯腰,拱手行礼道:“见过新安郡王。”

    元容看了看裴宁的后背,想此时再改口也来不及了,便也跟着行了一礼,两只眼睛仔细的盯着萧承嗣的脸,看他的反应。

    萧承嗣似乎并没有被叫破身份的尴尬或者不悦,他的模样好像被认出来是天经地义似的,也许他认为自己天生就光芒四射与别人不同?好罢,这只是开玩笑的,但萧承嗣即使一身普通到毫无特色的衣裳,那优雅的姿态和特殊的气场也让他跟穿着郡王品级服饰一样让人难以忽视。

    他微笑着点了点头,道:“你们这就要走了?也对,相比外面而言,这惠天阁里太清净了,不够热闹。”说着便抬手轻柔的拍了拍妹妹的后背,对裴宁道:“那我便不耽搁你们了,请便。”而后便一伸手,拖着妹妹转身退回了屋子里,木门砰地一声关上。

    元容有些摸不着头脑:莫非萧承嗣特意露面出来,只为了跟他们说上两句废话?

    也许是因为前世遗留的印象,亦或许是今世不知从何而来的偏见,元容一直觉得萧承嗣是个特别功利的人,他做任何事情都该是有目的有深意的,至于无聊或者无用的事情,他并不屑于去做,当然无聊的无用的人,他更不会看你一眼。说实话元容并不能说清楚这种印象是从何而来,但她就是这么认为。

    “你跟新安郡王很熟吗?”元容问道。

    “嗯?”裴宁抬起头,正对上元容的眼睛,他波澜不惊的笑了笑道:“怎么会?”

    然而那一瞬间元容仿佛看到了裴宁似乎翻了个白眼儿……不,这应该是错觉,只是关于新安郡王的话题而已,裴宁完全没有理由要翻白眼,难道她问出这个问题会显得很蠢?不,元容当然不会承认。

    裴宁跟元容并肩下了楼,中间又跟偶尔照面的其他人打了个招呼,才压低了声音继续道:“你为何会这么问?难道我哪里看起来像是跟他很熟?”他的眼神在元容身上溜了一圈儿,然后便望向了前方的路,道:“这可不是个好消息。”

    若是裴宁被误会跟萧承嗣很熟,确实不好,这也许会给人一种错觉,就是裴氏在接近东宫,进而有人会怀疑是不是裴氏要站队到东宫那一边了?虽然这结局略扯淡了一些,但你确实不能阻止有些联想能力特别丰富的人这么想。元容对此表示理解。

    “哦,其实并没有,你对他恭敬有礼而又疏淡,保持一个恰好不远不近的距离,我只是觉得,新安郡王的态度似乎有些太过亲切。”一个总是表现的斯文有礼的但骨子里对所有人都保持距离的人,他对裴宁的亲切也是确实的,这挺不可思议。

    所以元容才会忍不住想,是不是裴宁和萧承嗣在私下里有什么她不知道的故事?哦,这只是好奇心,完全没有其他意思。

    裴宁似乎觉得元容的话很有趣,当即闷笑一声,才掩口打了个哈欠道:“只要他愿意,便能够对任何人表现的比方才还要亲切。不要低估了从小生活在皇家的人,他们不只有一层面具。”

    “哦,”元容点点头,看着裴宁似乎露出了有些困倦的模样,不由诧异道:“怎么,你很累?昨夜没有睡好?”明明早上还挺精神奕奕。

    元容话音未落,便发现身边并肩而行的人忽然掉队了,不由回头看他。而裴宁则是抬手扶额,有些无奈的垂下眼神,轻轻叹息了一声,而后冲着元容一抬下巴。元容有些诧异的瞪大了眼睛,然而当她顺着裴宁的视线望去时,也忍不住想要叹气了。R1152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