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闺色 > 408章 严肃话题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h2>马车驶入驰道,元容才看向裴宁,正色道:“这些时**都在做什么?”

    说着便顺手打开了马车壁上的抽屉,果不其然,里面分别放置了好几个食盒。

    裴宁的马车元容不是第一次乘坐了,熟悉的就好像是自己家的马车一般,食盒拿出来打开,而一旁的裴宁则是顺手提起已经咕噜作响的水壶,泡上一壶清茶。马车里顿时茶香四溢。

    元容不由笑道:“这茶叶还是之前我叫人送你的罢?”

    裴宁道:“没错。”抬手为元容斟满一杯,看着茶叶在清澈的茶水中上下漂浮,不由深呼吸了一口道:“只可惜还剩下了一点儿,都被我阿爹拿去了,他很喜欢这个,下次你要多送我一些。”

    元容笑了笑,不过还没等她拍胸口表示包在她身上,就听见裴宁轻笑一声道:“唔,这么一说,你嫁过来的话,至少茶叶供应我是不用发愁了。”

    “难道我的用处就是制茶?”元容哭笑不得,不由白了裴宁一眼,“若是如此,我送你两个制茶工匠算了。”

    “诶,我就是开玩笑的,别生气嘛。”裴宁连忙赔笑道歉,亲自端起茶杯递到元容跟前,道:“我对你的心意,简直是苍天可鉴日月可证,绝对没有半点掺假,要不要我发誓?”

    元容接了茶杯,不过还是撇了撇嘴。他相信裴宁的心意,但不相信他会把誓言放在心上。裴宁曾经在提到后世的生活时顺口提过,纵然他经历了这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从后世来到了大周朝,但也依旧不信那些东西。

    裴宁看见元容的反应,就猜到了她的想法,不由也笑了,抬手捏了捏元容的脸颊,道:“莫要这副表情,我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我的秘密你都知道,等于是抓住了我的身家性命呢,我们两个就不分什么彼此了罢?”

    元容哼声道:“少来油腔滑调,我又不是那些涉世未深的少女,会被三言两语就迷昏了头。”

    裴宁大笑起来,揉了揉元容的头发道:“我倒是瞧着,你现在越来越活泼了,比十年前更像个年轻女郎——唔,”裴宁说着说着,忽然发现自己声音有点大,而马车外面的车辕上还有人,当即便捂了捂嘴巴,然后对着元容一挑眉,做了个调皮的表情。

    接着就被元容鄙视了:“你还不是一样?看起来一点都没我阿兄稳重。”裴宁和崔元靖年纪差不多,但是两人猛然看上去,绝对像是差了好几岁——崔元靖有妻有子,仕途顺畅,整个人已经开始像他的长辈们看齐,而裴宁,除却面容比十年前刚毅了些,性子却似乎没怎么变。

    “难道要我像阿爹那样天天板着一张脸,活像有人欠了他三百钱没还似的?那样会未老先衰的,活着还有什么趣味,我如今过的逍遥自在,完全不需要故作老成,也许等到哪一天我也入了官场,就会不自觉的改变了。”裴宁道。

    元容放松了身体靠在了马车壁上,又拎过一个靠枕垫在背后,才歪着头看向裴宁。虽然说她跟裴宁如今也算是祸福与共了,毕竟分享了彼此的秘密,但她仍然不敢说对裴宁非常了解。因为她总会在不经意间发现裴宁隐藏的一面。

    这样的感觉一点都不好,让她有一种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不踏实感。多亏了她还有一点特殊的能力,能感觉到裴宁说话时的认真和坦诚,不然她也是不敢这么相信对方的。她都不敢想象,若是没有这个重生附带来的能力,她还敢不敢完全相信别人。

    马车里安静下来,而马车外却是熙熙攘攘,人生嘈杂,因为大军得胜班师回朝,几乎整个长安都倾巢出动,大街上挤满了人,叽叽喳喳,特别热闹。元容不由想到了跟随秦王出征的萧承运,不知道他现在如何了?有没有重复前世的不幸……

    “你怎么了?”元容一想到萧承运,心情正有些低落时,耳边便响起了裴宁关切的声音,“是有哪里不舒服么?”

    “嗯?没有,我没事。”元容不由摇摇头,想到裴宁也已经知道她重生的事,便直接道:“我不晓得你是否知道……在我的前世,秦王世子曾经在战场上摔断了腿,虽然时间略有些差别,但我想应该就是这一次打北图时发生的事情。”

    “所以你在担心他吗?”裴宁眼睛一眨,而后便捂住胸口夸张的道:“我伤心了,你现在跟我在一起,怎么能想着其他的男人呢?”然后便挪了挪尊臀靠近元容身边,头一歪便倒向了元容肩膀,做小鸟依人状的撅了撅嘴道:“也不怕我吃醋生气。”

    不过也许是连他自己都觉得这举动冒着傻气,说完便忍不住笑了,跟元容一起笑的弯了腰。

    元容不由拍了他一巴掌道:“我在说正事呢,你莫要插科打诨,不然我可真生气了。”

    “哦,好罢。”裴宁直起身子,正色道:“那我便也认真跟你说,他这次肯定没有摔断腿,这么大的消息是瞒不住的,若是真发生了,那我绝对不可能不知道。”顿了顿,又道:“你担心他作甚?即便是你前世,他也没有因此失去了继承权。”

    这倒是事实,前世萧承运的腿也是治好了的,后来还当了好几年太子,他的失败的最主要原因跟身体缺陷没关系,有关的是性格手段。但这件事对他本人肯定也是有影响的,她在考虑的便是没有经过这样一场磨难的萧承运,性格会如何?是因为没有经过挫折磨难,而比之前世更纯良一些,还是因为没有经过挫折磨难,抗打击能力更差一些?

    虽然直到现在为止,太子依旧在诸位兄弟中占据优势,但是秦王毕竟是前世的赢家,元容还是下意识的更偏向秦王一些,否则一个亲王的继承人虽然重要,可也不需要她一个姓崔的人来关心。

    就听裴宁道:“鹿死谁手尚未可知,你不要被前世的印象给影响了。有些事情本就是拼的运气,若是今世运气差了一点,结果不就难说了?”说着便拍了拍元容的肩膀,微微一笑道:“其实,若是萧承运真的瘸了,也未必是坏事。”

    秦王的几个儿子,虽然并没有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纨绔子弟,甚至可以说是各有所长,都可算得是优秀,但也是各有缺陷,并没有能长成明君的苗头,虽然说年纪都还不大,还有潜力可挖,但跟太子家的新安郡王一比,明显就差了太多,若是萧承运废了,那么秦王的胜算要再减一成,也许这样一来,那场宫门喋血的政变就不会发生了呢?

    裴宁的潜台词没有说出来,但元容却明白了,心中不由震动,若是……若是连新帝的人选都变了,那大周的未来将会变成什么样?她的心脏跳得有些厉害,她仿佛能够看见大周走上一条无人能预料未来的岔道。纵然她以前也曾经想过,万事都有可能,然而当她真的去思考这改变成功的可行性时,却把自己吓了一跳。

    元容抿了抿唇,脑袋里一瞬间有什么想法闪过,但当她仔细回想时,却又怎么也想不起来,只好叹了口气。既然想不起来,就只好先放到一边,今天毕竟是出门玩的,似乎并不太适合讨论这种严肃问题。

    然而当她打算另起话题时,却感觉到马车停了下来,继而马车门被打开,露出一张秀美的脸来:“到朱雀大街了,九郎要下车走几步吗?”说着便退开了一步,正好叫车内两人将外头情形看个清楚。

    整条街上已经挤满了人,连驰道上都是,他们的马车根本没法驶过,如兰一脸无奈的站在一旁。她也不想打扰自家九郎跟未来的娘子联络感情,可这不是没办法吗?只好硬着头皮上了,想到这儿还狠狠的瞪了某人一眼。

    ===

    就听裴宁道:“鹿死谁手尚未可知,你不要被前世的印象给影响了。有些事情本就是拼的运气,若是今世运气差了一点,结果不就难说了?”说着便拍了拍元容的肩膀,微微一笑道:“其实,若是萧承运真的瘸了,也未必是坏事。”

    秦王的几个儿子,虽然并没有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纨绔子弟,甚至可以说是各有所长,都可算得是优秀,但也是各有缺陷,并没有能长成明君的苗头,虽然说年纪都还不大,还有潜力可挖,但跟太子家的新安郡王一比,明显就差了太多,若是萧承运废了,那么秦王的胜算要再减一成,也许这样一来,那场宫门喋血的政变就不会发生了呢?

    裴宁的潜台词没有说出来,但元容却明白了,心中不由震动,若是……若是连新帝的人选都变了,那大周的未来将会变成什么样?她的心脏跳得有些厉害,她仿佛能够看见大周走上一条无人能预料未来的岔道。纵然她以前也曾经想过,万事都有可能,然而当她真的去思考这改变成功的可行性时,却把自己吓了一跳。R1152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