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闺色 > 402章 你可后悔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随着赐婚圣旨下达,秦王出征日期也定了,就在三日后。

    而随着这一桩婚事成为人们茶余饭后八卦议论的话题,秦王府第二日就送了一堆东西去宋家的消息也跟长了翅膀一般飞快扩散了出去。

    大家都表示秦王府果然看中这个儿媳妇,而宋家也恰到好处的表示了受宠若惊,显然双方对这一桩赐婚都很满意的模样。

    元容坐在福惠酒楼的雅间儿里,听着阿青竹筒倒豆子似的把她打听来消息跟元容一股脑儿说完了,才摇着头轻笑一声道:“双方都是聪明人啊。”

    阿青对元容这没头没脑的一声感叹弄得有些迷糊,不由问道:“九娘是什么意思?”

    她当然不会觉得两家当家人会不聪明,不论是秦王还是宋相,都是人精里混的,一个小指头就能碾死她,她作为一个婢女她最大优点不是她多么体贴忠心,而是有自知之明,不知道天高地厚这种事不会发生在她身上。但元容好端端的感叹这个作甚?

    元容瞥了婢女一眼,便道:“圣人此次赐婚不同寻常,并非是单纯锦上添花,恐怕还有安抚补偿宋氏的意思,但用婚姻来做筹码,总不会让人心里太舒服,然而不管是秦王府还是宋家,都不曾有一丝不满意露出来。”

    这起码说明了,两家人都明白这个婚姻并不单纯,而是带有些政治色彩,因此由不得他们说不,而且行动力都很不错,秦王府一表现出了善意,宋家就立马接过了橄榄枝,简直好像是本来两家就要结亲一般,因而整个长安城里基本听不到什么不好的风声。可以说,这是一次成功的作秀。

    元容微微一笑,起身走到窗前,窗台架子上搁着几盆修剪整齐的花,已经开出了明黄色的花朵,元容伸出手指碾了碾花瓣,便不小心弄上了黄色的花汁,将原本圆润光洁的指甲染上了些许淡黄色。

    虽然说,元容心里非常明白这些举动内里的寒意,也明白秦王府如此做的原因,但她还是不太高兴。她和萧承运并未真正定亲,也轮不到她质问什么,但秦王府至少该给一个交代才是,这事关崔氏的面子问题,但元容没有听到一点风声。

    也许秦王是因为准备出征事宜,暂时顾不上其他的事情?但王妃总不能也忙的脱不开身罢?

    元容叫人断了热水来,拿帕子沾湿了擦掉手上的颜色,又叫了酒楼里最富盛名的几样糕点酒菜,才摆摆手,对眼神仍旧有些迷茫的阿青道:“你去厨房看一看。”她今日出门乃是心血来潮,又是随意挑了一家酒楼,略微有些不大放心。

    阿青奉命去了,屋里只剩下阿墨,元容看了阿墨一眼,道:“你就不好奇什么?”

    阿墨笑了笑,道:“婢子自然也跟阿青一样好奇,只是有了阿青先开口,婢子自然就不用多说话了。不过九娘虽然解释了,可婢子仍旧不是很明白,九娘若是不嫌烦,就再点拨婢子几句?”

    正说着呢,就听见外间有些吵闹喧哗声传来,主仆两人对视了一眼,阿墨便自动自发的出了屋子去查看情况,而元容便端坐原地,一手执起茶壶暖了暖天青釉的杯子,而后斟满一杯清澈醇香的茶汤。

    元容端起茶杯放至近前,先是眯着眼儿十分享受的深呼吸了一口,才轻启红唇顺着杯沿轻轻的浅啜起来,待看见阿墨的身影进门,才漫不经心的一抬眼皮,轻飘飘道:“发生了何事?吵闹声有些大了。”她是出来散心的,若是碰上有人打架,可是糟心。

    然而世事就是如此不从人愿,只听阿墨道:“是楼下有两位客人,一言不合吵了起来,说的正是……”阿墨低着头,口中顿了顿,飞快的抬起眼皮瞅了元容一眼,才又继续道:“正是秦王世子的婚姻之事,而且还牵扯到了九娘。”

    这也是不可避免的,谁叫之前两家要结亲的消息传出来了呢?知道的人还不少。这也是没法子的事情,本来就是口头约定,还未得到圣人首肯的,崔家也不好出面说什么,这个是承认不是否认也不是,干脆就放任了。哪想到如今又发生变故。

    元容倒是面不改色,仍旧端着茶杯,慢条斯理的勾起嘴角道:“哦?都说了我什么?”话音才落,不等阿墨开口呢,就先抬起了手道:“哎,若是什么不好听的话就算了,我今儿心情不错,可不想自找没趣。”

    阿墨有些纠结,她也拿不准那些话到底是好话还是坏话呢,算了,既然拿不准,就还是不说了,省的九娘听了不高兴,当即便点了点头道:“那婢子就不说了。”然后又扭头看了看外头,道:“阿青怎的还未回来,婢子去厨房看看。”

    元容看着阿墨有些急促的离去,不觉挑了挑眉。就从阿墨的反应来看,外头那些人似乎没说她好话,但也没给她上人参鸡汤,当下便有几分好奇,不由起身来到门外,斜倚在雕花栏杆上往下望去。

    大堂里如今已经分成了三拨,正在争论的正反两拨,以及四周看热闹围观、偶尔插个嘴火上浇油的第三拨。嘴炮正打的如火如荼。

    元容静心听了一会儿,倒是颇觉有趣。这正在打嘴炮的两拨人,并未对她本人有什么恶感,因而言语中涉及到了,评价也还算客官——当然鉴于名声传闻与本人的差异性,这里头也难免有些偏颇,但还不至于让元容生气。

    一方的意思是圣人此举不厚道,明明秦王府都跟崔家有了约定,就算尚未签下婚书,却也不好反悔,而圣人却横插一杠子给秦王世子赐婚,赐的还是另外的女子,这置崔家脸面于何地?而秦王府也不厚道,竟然毫不犹豫的就接受了赐婚,颇有些背信弃义的味道。

    另一方则不认为这有什么大不了,圣人此举意在安抚老臣,毕竟宋相是有功于国的,死的又是嫡长子,而秦王府与崔氏的婚约只闻风声,未必为真,圣人也许都不知道呢,又何来不厚道之说?至于秦王府的行为,那也是在情理之中,秦王就要上战场了呢,听说还要带上世子!

    两拨人里估计都有读书人,这引经据典滔滔不绝,嘴皮子倒是很溜,虽然嘴炮犀利但又不失文雅,非是市井打架骂人问候人家女性下三路的粗俗之举,倒是引得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整个大堂里人都坐不下了。

    此时就见阿青和阿墨的身影一起出现在了楼梯口,不多会儿就来到元容跟前,道:“九娘怎的出来了?婢子盯着他们厨房看了一会,还算得干净利索,九娘大可放心。”说着又指了指身后侍女端着的托盘道:“不光模样儿好看,味道也不错。”

    元容扭头看了一眼,确实闻到了香甜的气息,不由微微一笑,而此时,楼下争论的两拨人已经开始呛声,似乎有些激烈过头了。元容不由蹙了蹙眉,到底要不要想个法子制止他们?

    正当元容犹豫的这当口,就见人群中忽然分开,露出一道挺拔如松的身影来,那人约莫二十来岁年纪,剑眉星目,面无表情时很有一股威严,然而当他开了口,和风细雨似的语调又让他看起来平易近人了许多。

    阿青扭头看着那人,不由开口道:“这人瞧着有些眼熟。”

    元容眯了眯眼儿,这人当然是有些眼熟,她见过不止一次了,而且是前世今生都见过的人物,正是太子的嫡长子,新安郡王萧承嗣。他的身材样貌比起萧承训和萧承运来,显得略微阴柔了点儿,乃是一身清秀儒雅范儿。

    不得不说,萧二郎和萧三郎果然还是青涩的果子,比不上这一个已经开始走向成熟的新安郡王。

    ===

    另一方则不认为这有什么大不了,圣人此举意在安抚老臣,毕竟宋相是有功于国的,死的又是嫡长子,而秦王府与崔氏的婚约只闻风声,未必为真,圣人也许都不知道呢,又何来不厚道之说?至于秦王府的行为,那也是在情理之中,秦王就要上战场了呢,听说还要带上世子!

    两拨人里估计都有读书人,这引经据典滔滔不绝,嘴皮子倒是很溜,虽然嘴炮犀利但又不失文雅,非是市井打架骂人问候人家女性下三路的粗俗之举,倒是引得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整个大堂里人都坐不下了。

    此时就见阿青和阿墨的身影一起出现在了楼梯口,不多会儿就来到元容跟前,道:“九娘怎的出来了?婢子盯着他们厨房看了一会,还算得干净利索,九娘大可放心。”说着又指了指身后侍女端着的托盘道:“不光模样儿好看,味道也不错。”

    元容扭头看了一眼,确实闻到了香甜的气息,不由微微一笑,而此时,楼下争论的两拨人已经开始呛声,似乎有些激烈过头了。元容不由蹙了蹙眉,到底要不要想个法子制止他们?R1152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