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闺色 > 401章 心照不宣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且不说这边裴宁和崔元珩要怎样计较,而走人的崔谦之则是急急忙忙回了家。

    郑氏见他脚步匆匆有些奇怪,便问道:“这是怎么了?身后有狗在追你?”

    被调侃的崔谦之倒是没生气,只没好气的翻个白眼,随后就把屋里下人都撵了出去。

    郑氏见状便晓得崔谦之应该是有话要说,便看着屋里婢子都退了出去,才道:“发生了何事?”

    想想最近似乎没有风雨欲来的征兆啊,北边开打这种事情,跟她也没有多大关系。

    大概是无论夫家还是娘家都是文人,不用担心上战场打仗的,郑氏对这方面真是不太关心。

    崔谦之道:“果然叫你说着了。你猜今天我见到谁了?”

    郑氏被他没头没脑的一句给弄得有些迷糊,寻思了一下才道:“不是七郎找你出去的吗?”

    顿了顿便自己明白了过来:“莫非七郎还是个小内应?”

    “虽不中亦不远矣。”崔谦之拽了一句文,便捋了捋胡子道:“是有人想见我。”

    这个人当然就不会是崔元珩了,自家人想怎么见就怎么见不是。

    郑氏歪着头看着崔谦之,见他卖关子,便不由推了他一把,嗔道:“你快说呀,是谁想见你?”

    崔谦之身子被推得晃了晃,倒是舒服的很,眯着眼儿笑了笑,才抓过一个靠枕,斜倚在了榻上,道:“裴安世。”

    裴安世?郑氏听闻先是一个迷糊,裴安世是谁?然后才反应过来,这是说的裴宁。裴小九字安世。这个她是知道的。

    大概是因为女儿处在挑人家的阶段,郑氏对小郎君们的行为敏感的很,当即便眼珠子一转,抓着崔谦之道:“他要如何?”

    看着郑氏眼睛闪亮闪亮的,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崔谦之便十分顺从民意的开了口:“自然是看上了咱们九娘了。”

    “唔,裴九郎的眼光还不错。”郑氏忽然冒出这么一句。当然不错啦。也不看看那是谁生的闺女。

    但是得意完了。郑氏便有些不开心了,问崔谦之道:“你不会就这么答应了罢?”

    老话都说了,婚姻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虽然一般而言做主的是父亲,但身为母亲,至少也是有知情权的好吗!

    若是崔谦之不跟郑氏商量一声儿就擅自做主把闺女许出去了,郑氏能挠的崔谦之一脸血。

    崔谦之当然不会犯这种错误了。当即便道:“自然没有,只是我感觉。裴安世还不错。”

    可不是不错吗,至少在外表这一条上没得挑,身材高挑脸蛋英俊皮肤白皙,气质也很有几分高冷范儿。非常拿得出手。

    生在看脸的时代,长得好就是有优势,当然了对于天生就没丑过的崔家人来说。这只是基本。

    再者出身门第,闻喜裴氏那也是名门望族。裴宁老爹在朝堂上步步高升,身为嫡系子孙,这一条跟元容亦是门当户对。

    性情才学,经过这些年或长或短的接触,崔谦之虽然自己没在仕途上有所建树,但自觉看人还是有些准的,裴宁性情不错,并非是迂腐或者邪性之人,肚子里有墨水不是草包,就算不走仕途,也不是只会吃喝玩乐的废物点心。

    这么细数下来,他是真的觉得裴宁不错了,何况元容还跟裴宁小有交情。

    虽然有些不爽有人觊觎他辛苦教养长大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手里怕化了的娇滴滴的闺女,但现实点说,他闺女总是要嫁人的么。从崔谦之眼中所见,裴宁在长安城中的小郎君们当中,已经算是优质选择。

    郑氏没好气道:“我当然知道他不错,可是他克妻啊!你就不怕他把九娘给克了?”

    她也见了裴宁不是一回两回了,心里对裴宁很是很中意的,简直是无一不好,怪不得许多人家提起裴九都要叹一声,实在是可惜了,怎奈他千好万好,光克妻这一条,就足够将他出局啦。

    不得不说,安乐公主真是把裴宁坑的够惨,硬生生把爱慕者众多的金龟婿变成了滞销货,不过反过来说,要是没有克妻这个传言,裴宁怕是早就被压着成亲了,也轮不到元容。当然,总体而言还是裴宁更绝,他直接把安乐公主坑死了。

    崔谦之闻言,便不由把先前裴宁给他的解释跟郑氏说了一回,道:“你认为此事可信吗?”

    “此事当然可信啦,早在清河之时,他就跟我说过这件事。”元容笑着摇了摇头,道:“他也是郁闷的很,才忍不住抱怨了几句,只是当时安乐公主尚在,他也就认了,也怕再连累到别人。”

    郑氏知道元容跟裴宁一直有联系,偶尔传个信送个东西之类,觉得在此事上不能太过武断,便把元容叫了来询问看法。元容一听是这事,便笑开了,想想当时裴宁提起此事时的愤恨,恐怕那时起,裴宁就对安乐公主心生恶意了罢?

    “那你的意思,是也觉得他不错,你心里愿意?”郑氏问的很是直白。

    元容已是再世为人,纵然渐渐找回了些许少女心思,也不会因为这么一句问话而害羞躲开,当即便抿了抿唇,道:“但凭阿娘做主。”其实便是表达自己没有意见,默认了。

    郑氏见她反应,心里便有底了,不由暗自叹了一声女大不中留,然后便将元容打发了出去。

    “那就是裴九郎了?”郑氏不由握住腕上的镯子转了转,心中略有遗憾,“其实卢十六郎也很好,可惜被那一个乱七八糟的婚约给拖累了。”如若不然,她更乐意把闺女嫁进卢氏去,范阳卢氏可是不输崔氏的世家高门呢,而且两家还有亲戚关系。

    就这么,裴宁在他自己还不知道的时候,就已经在未来岳父母那里通过了,估计最近狗屎没少踩,这运气大发了。

    不过,不管崔谦之夫妻两个怎么商量,又是怎么看着裴宁不错,但一家有女百家求,他们可不会上赶着,而是稳坐钓鱼台,等着裴家人上门。而裴家动作也很快第二日就给郑氏下了帖子,道是想要登门拜访。

    张夫人心里还有些忐忑,她并不知道自己儿子私下里做了什么,因此还有些恐怕被拒绝的不安,这么一来,见到郑氏的时候姿态便放的有些低,倒是正好让郑氏心里满意了。

    “我今儿可是专门来拜访的,无事不登三宝殿,”张夫人笑着进了屋,坐下道:“还请阿郑你千万见谅。”

    张夫人被蒙在鼓里,但郑氏可没有,她对张夫人上门的来意清楚的很,因此态度非常和善,闻言便也笑道:“无妨,咱们也是老相识了,你亲自来看我,我高兴还来不及。”两人关系虽然算不得非常亲密,但两家怎么也是会互相走礼的关系。

    见郑氏态度和气,张夫人这心里也镇定了不少,先跟郑氏寒暄了几句,说了一些废话,便听见门外有声音响起道:“九娘来了。”

    来的是元容。虽然郑氏并未将张夫人来访的事儿告诉她,但并不妨碍元容从其他渠道得到消息。元容既然打算了要跟裴宁在一起,自然对张夫人有几分在意。上辈子她没为婆媳关系头疼那是因为她背靠长乐公主,如今可是情况不同了,她当然要上上心,因此一听说张夫人来了,她便也来了。

    进门就看见郑氏同一位气质和气的中年妇女坐在一处,元容眼神一闪,嘴角便挂起了笑容。

    她从前是见过张夫人的,那时候她还只是个白胖团子,张夫人刚刚开始打算为儿子相看媳妇。如今十来年过去了,这位生活顺心除了小儿子的婚事几乎从未遭受过挫折的女子,依稀还是旧时模样,面上竟似乎没有多添一道风霜,只是比之印象中的气质,似乎越发容易亲近了。

    彼此见礼之后,郑夫人便率先开口夸赞道:“九娘我从前就见过,是个乖巧可爱的小娘子,如今倒是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了,阿郑你的儿女个个都这样好,真真是羡煞旁人。”

    郑氏谦虚两句,随后便礼尚往来似的把张夫人的子女夸了一遍,也许互相夸赞对方子女是已婚妇女之间特有的表达亲近方氏,一圈儿夸下来,两人说话的口气都亲近随意了许多。

    唯一一个在场的被夸赞人士表示,她脸上有些烧。哎呀,那说的真的是她吗?

    她过来也没有什么事,无非就是出来晃一圈儿,看看张夫人,也让张夫人看看她,毕竟多年不见,她对张夫人的印象也很淡薄了,不像其他一直在长安城里生活的人,彼此处在一个圈子,平时便是不特别注意,也能听到些许消息。

    元容亮相之后便找了个借口羞涩退场,而张夫人跟郑氏说够了废话,便终于深吸一口气进入正题:“阿郑,我今日来,是有一件大事,你也知道我那九郎,至今尚未娶亲,”顿了顿才道:“我是看上你们九娘了,想领回家去做儿媳妇呢,你看如何?”(未完待续)R466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