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闺色 > 400章 父母之命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崔谦之眼神从上往下将出迎的裴宁扫了个遍。

    裴宁是个什么模样,他早就清楚的很,然而今天的裴宁还是让他眼前一亮。

    玄色长袍衣袂轻飘,碧玉长簪古朴典雅,衣领暗纹恣意张扬,有一种潇洒出尘的美。

    便是崔谦之也不得不承认,裴宁天生就具有一股吸引人的特质,何况还生了一张好皮囊。

    裴宁略微倾身,长臂一引,道:“叔父请上座。”

    崔谦之不由眉眼一挑,意味深长的看了裴宁一眼。从前在清河时,裴宁可是没有这样郑重过。

    他也算了解裴宁几分,见他今日这般,心里的猜想便越发清晰了起来。

    “安世特意央了七郎请我来,可是有事?”崔谦之不客气的上座,然后悠然道。

    安世是裴宁的字,因为裴宁并非是自家晚辈,崔谦之从前当他是小友,自然是称呼他的字,而非直接叫九郎。

    裴宁看了崔元珩一眼,崔元珩忙一个眼色扔过去:我什么都没说呀!

    但是裴宁却被崔谦之那意味深长的一眼给弄得有些发毛,怎么看都觉得那里头有内容啊。

    这头两人“眉目传情”,那边崔谦之却是心里头暗笑,面上还一副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等着裴宁开口。

    “咳咳,”裴宁收回眼神,见崔谦之看着自己,不由掩口咳嗽了一声,才道:“那个……我是有事要跟您说。”

    崔谦之嗯了一声,特坦然道:“你说。”

    这是什么节奏?为什么他忽然有一种“只要我开口对方就会答应,其实对方就是在等我开口”的感觉?

    不知道为何,裴宁突然有些羞涩了。原先觉得厚比城墙的脸皮好像还有些不够用,他想要使个眼色叫崔元珩先回避,奈何崔元珩一脸我没看见的样子,完全拒绝接受他的暗示。

    裴宁无奈甩了个眼刀过去:崔七郎你行,等我回头再找你谈谈人生。

    虽然没有经验——这是当然的,他上一辈子也没有结婚娶媳妇,并没有面对女方家长的经验。何况两世界风俗人情不同。也不能照搬,但是他知道崔谦之是个疼爱女儿的父亲,这就够了。

    “我请您见面。是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请求您的同意。”裴宁说着,忽然一撩衣袍对着崔谦之跪下了,道:“我倾心于九娘,请您点头将她许配与我。我发誓,必会善待于她。”

    虽然说得简单。但在这个时代而言,裴宁的保证已经足够特殊,崔谦之有些惊讶的抬起头看着裴宁,愣了愣。

    裴宁跪着没动。一旁的崔元珩虽然存了看热闹的心思,但他不愧是好伙伴,当即便在一旁提醒了崔谦之一声儿:“十一叔?”

    十一叔现在还有些震惊。

    崔谦之撇头看了崔元珩一眼。然后才慢条斯理的深呼吸一口气,道:“七郎你去把安世扶起来。”

    崔元珩眼神在崔谦之和裴宁中间瞟了瞟。心中却对小伙伴裴宁的求婚结果甚为关心:十一叔这到底是答应了,还是没答应呢?不过他还是顺着崔谦之的话走过去扶起裴宁。

    裴宁心里也着急着呢,他握住了崔元珩的手起身,然后便盯着崔谦之不眨眼了,一脸期盼的表情。

    崔谦之抬手摸了摸唇上修剪整齐的髭须,见眼前的两个小朋友都眼巴巴的看着自己,才咳嗽了一声,略为难道:“我相信你的话是真心的,但是安世,你虽然出色,但是却有克妻的名声,我总不能把女儿往火坑里推罢?”

    要说欣赏,他对裴宁还是挺欣赏的,小朋友的性情很对他胃口,不然两人也不会成为棋友,还让他分享元容的手艺了。

    可是克妻这一点,总是让人不由担心。万一闺女被裴宁给克了,他岂不是要后悔一辈子。

    裴宁心道我等得就是您这句话,当即便道:“您放心,克妻一事另有隐情,非是天意,乃是人为。”正好幕后的黑手已经死了,现在什么都不用担心了。

    崔谦之很是意外:“哦?愿闻其详。”说着便一伸手,道:“你们过来坐下说话。”

    两个小朋友很听话的一左一后相对而坐,然后便听裴宁道:“此事我早就查证过了,而我两个未婚妻都莫名去世,其实并非是传出来的那样重病而亡,乃是人为之祸。至于原因,您也许听说过,从前安乐公主倾心于我,近乎偏执。”

    “所以你的意思是,安乐公主叫人下的手?”崔元珩吃惊道。

    这可真是令人吃惊,他这些年都在长安,安乐公主是什么德行他自然也有耳闻,只是却没想到竟还能做下此等恶毒之事,不过再想想安乐公主素来手段,似乎也并不是不可能?崔元珩寻思了一下,他还是更信任小伙伴裴宁的人品。

    崔谦之则陷入沉默,不知怎么的,他忽然想起了前朝那位臭名昭著的公主,只是相比之下,结果大为不同罢了。

    “所以我直到现在,才敢向您开口。”裴宁道,“您知道的,安乐公主已经去世,自然不会再在其中作梗。而克妻一事,完全是子虚乌有,您完全不必担心这些。”

    崔谦之这才回味过来,他好像被裴宁绕进去了,现在裴宁解释了克妻一事,那么他提出的反对的理由就没了!崔谦之有些不爽的看了裴宁一眼,跟我耍心眼,心意太不诚!

    当下便一挑眉,轻哼一声道:“你倒是想的不错,不过胆识却不够!若是安乐公主没出意外,你又打算如何?”

    呃……所以我这不是就忍无可忍不用再忍,下手把人给弄死了么……但是这种事情自然不可对人言,就算对方是将来的岳父老泰山也不行,万一知道真相,再觉得他心狠手辣咋办?于是裴宁只好沉默不语。

    崔元珩忙道:“十一叔此话又不成立,谁叫老天爷都看不过去,把安乐公主给收了呢?说不定这就是天意。”

    崔谦之扭头瞪崔元珩:你到底是哪家的,怎么处处帮着外人说话!

    崔元珩嘤嘤嘤,谁叫他们是好朋友呢。

    “自古婚姻,乃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们家九娘亦是如此,岂有轻许之理?”崔谦之哼了一声,抬手将杯中茶水一饮而尽,然后起身甩袖而去:“我还有事,尔等自便罢!”

    “十一叔!”崔元珩跟裴宁对视一眼,然后便拉着裴宁往外追去,却只看见崔谦之骑马转过长街那潇洒的背影。

    “都怪你磨磨蹭蹭,这下十一叔跑了,怎么办?”崔元珩叹气道。

    裴宁却没有那么沮丧,他看了看崔谦之消失的方向,忽然微微一笑,便拉着崔元珩往回走。

    “喂!”崔元珩有些不满了,嘴里还嘟噜着:“要求亲的是你,请我帮忙的是你,怎么这会儿只有我在着急,你却没事人一样?这样会让我觉得自己是在多管闲事啊。”

    裴宁笑着摇了摇头,嘘了一声,左右看了看后拉着崔元珩进了屋子,才道:“你没听出来?崔叔父已经默许了呀。”

    “啊?”听着裴宁略显轻快的声音,显然是心情愉快的样子,崔元珩越发茫然了,“十一叔哪里有默许了,我怎么不知道?他根本没说过这种话!”随后又摸了摸下巴,回忆了一下两人对话,确定自己没有漏掉什么。

    裴宁在崔元珩身旁随意坐下,才拍了拍案几,给崔元珩和自己分别斟满一杯茶,道:“叔父提到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还不明白吗?回头我便禀告家母,亲自登门求亲,到时候我会记得给你封一个大红包的。”

    “谁稀罕!”崔元珩没好气的瞪了裴宁一眼,对裴宁话语中包含的鄙视口气很是不爽,道:“不要拿些破烂玩意来敷衍我!我要你收藏的那一卷《顾熙游山图》!还有《碑亭记》!”

    ======

    当下便一挑眉,轻哼一声道:“你倒是想的不错,不过胆识却不够!若是安乐公主没出意外,你又打算如何?”

    呃……所以我这不是就忍无可忍不用再忍,下手把人给弄死了么……但是这种事情自然不可对人言,就算对方是将来的岳父老泰山也不行,万一知道真相,再觉得他心狠手辣咋办?于是裴宁只好沉默不语。

    崔元珩忙道:“十一叔此话又不成立,谁叫老天爷都看不过去,把安乐公主给收了呢?说不定这就是天意。”

    崔谦之扭头瞪崔元珩:你到底是哪家的,怎么处处帮着外人说话!

    崔元珩嘤嘤嘤,谁叫他们是好朋友呢。

    “自古婚姻,乃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们家九娘亦是如此,岂有轻许之理?”崔谦之哼了一声,抬手将杯中茶水一饮而尽,然后起身甩袖而去:“我还有事,尔等自便罢!”

    “十一叔!”崔元珩跟裴宁对视一眼,然后便拉着裴宁往外追去,却只看见崔谦之骑马转过长街那潇洒的背影。

    “都怪你磨磨蹭蹭,这下十一叔跑了,怎么办?”崔元珩叹气道。(未完待续)R466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