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闺色 > 398章 考虑考虑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元容听着裴宁口中的被“抛弃”感觉十分刺耳。

    便不由瞪了裴宁一眼,随后就被他大咧咧的提亲两个字给震了。

    “什么?”元容有些吃惊,那瞪大眼睛的样子没有了平日里的沉稳和狡黠,反倒有点儿无辜和纯良。

    裴宁看着她的反应不由笑起来,道:“嗯,你没有听错,你说好不好?”

    “呸!”元容抿起唇悄然呸了裴宁一声,便嗖的放下了马车帘子,将裴宁那张可恶的笑脸隔绝在了外头。

    婚约之事,她可做不了主,裴宁跟她说这些有什么用?分明就只是为了臊她而已,她已经看穿了裴宁的险恶用心!

    外头倏然就传进来了裴宁爽朗的笑声,听起来很是愉悦的样子,元容脑海中不由浮现起裴宁那张脸大笑的模样,便又忍不住撩开了车帘,然后就正对上裴宁那揶揄的眼神。

    “我可不是开玩笑。”裴宁收敛笑容,认真道。

    当然不是开玩笑,不管是在现代还是古代,在他看来,婚姻都不是能拿来开玩笑的事情,尤其是对着一个古代女子而言,这种事情代表的是一辈子的承诺和责任。

    元容深深看了他一眼,默默的又放下了车帘,耳畔却传来裴宁的声音:“请你静候佳音罢。驾!”

    随着一声鞭响,便是一阵急促的马蹄声飘然而去,元容急忙探出头去,就只看见裴宁骑马远去的背影,衣袂和发丝一起在风中飞扬,很快便汇入了人群中,然后被淹没。

    裴宁方才的话虽然有压低声音,但却不是只有元容一个人听见。

    马车里的另一个人也听见了。

    阿墨看着元容纠结了一番,终于还是忍不住道:“九娘,裴郎君说的都是真的吗?”

    “嗯?”元容下意识的把玩起腕上的镯子来,寻思了一下后才歪着头,道:“我也不知道呀。我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

    阿墨急道:“可是,这等婚姻大事,裴郎君总不会拿来开玩笑的罢?”

    元容拍了拍阿墨的肩膀道:“你着急什么?是不是开玩笑,就看他怎么做了,索性距离我及笄还有不短的时间,不急。”越是世家女子,越不会着急早嫁,所以元容也不着急。

    其实她面临的处境比元熙当年要好,虽然她是被秦王府给抛弃了,但那婚约两家只是默认,却并未真正证实,只要过段日子,恐怕就会被人忘到脑后,是以元容也不太担心。

    她接下来要面对的,不过是些许不好听的言语而已,她还会在乎这个么。

    到了家门口,已经有人在迎接了,元容进了门便直奔郑氏那里回复,凑巧崔谦之正在和郑氏说话。

    “阿爹,阿娘。”元容行了礼便径自坐了过去,笑道:“你们在说什么,也让我听听?”

    崔谦之咳嗽了一声,瞄了闺女一眼,才道:“不过是些琐事罢了,你这是从书院才回来?”元容出门给十娘送琴的事儿郑氏已经告诉他了。

    元容道:“是,盯着十娘练了一会儿琴,我就回来了。十娘的琴艺比之从前进步不少,而且我听说她的同窗说,十娘自从入了书院,学习很是认真努力,阿爹和阿娘也可以放心。”

    崔谦之和郑氏听闻都忍不住露出笑意,两人虽然十分疼爱元容,但对龙凤胎同样也是疼爱有加,听见幼女有了进步还得了夸奖,自然也是高兴。

    但郑氏还是忍不住道:“你说的可是真的,不是来哄我和你爹高兴的罢?”

    “阿娘这是说的哪里话,我是什么人您还不清楚吗?”元容不由摇头,道:“我可是从来不随便夸奖人的。”她从前那做龙凤胎的启蒙老师,那可是十分严厉,连卢氏都忍不住要替龙凤胎求情。

    只是元容严厉归严厉,却是十分开明的,并不一味强逼。所以龙凤胎淘气归淘气,对元容却也十分亲近。

    郑氏这下子算是放下一半的心了,她对元容的眼光和判断很是信服,既然她这么说了,那想来小女儿的斗琴应该是不会有什么问题,但是……十娘的事情只是小事。

    想到这儿,郑氏脸上的笑容就忍不住收了起来,连同旁边的崔谦之也忍不住掩口又咳嗽了一声。

    元容的眼神在两人身上扫来扫去。

    崔谦之给了郑氏一个眼神,让郑氏开口。毕竟他是父亲,有些事情是不适合让父亲来说的,而是需要母亲。

    此事推拖不得,郑氏眨了眨眼睛,然后便开了口:“九娘啊,你出门在外……有没有听见什么消息啊?”一边说话还一边小心翼翼的瞄着元容的反应,似乎生怕一不小心就戳了自个闺女的玻璃心。

    元容不由笑了:“阿娘是指圣人赐婚萧承运和宋酒之事?”

    见元容这么干脆的戳破了,崔谦之和郑氏不由对视一眼,才咳咳了两声,又担心又不好意思道:“九娘啊,虽然秦王世子是挺好,可咱们崔家女儿也不是非得一棵树上吊死的,比秦王世子更好的小郎君由着你挑,咱们不伤心啊……”

    听着崔谦之跟哄小孩一样的口气,元容忍不住扑哧一笑,上前挽住了崔谦之的胳膊,仿佛事不关己一样漫不经心道:“阿爹说的哪里话,我有什么好伤心的,圣人赐婚谁能说个不字呢,你们不用担心,我没事。”

    郑氏不由追问一句:“真的没事?”

    元容肯定点头道:“真的没事。”

    既然没事,那崔谦之和郑氏也就放心了,其实崔谦之虽然口气像是哄小孩,但说的道理并不错,虽然说失去了秦王府的婚事有些可惜,但崔家女儿并不愁嫁,想挑个好夫君也并不难。

    ===

    元容听着裴宁口中的被“抛弃”感觉十分刺耳。

    便不由瞪了裴宁一眼,随后就被他大咧咧的提亲两个字给震了。

    “什么?”元容有些吃惊,那瞪大眼睛的样子没有了平日里的沉稳和狡黠,反倒有点儿无辜和纯良。

    裴宁看着她的反应不由笑起来,道:“嗯,你没有听错,你说好不好?”

    “呸!”元容抿起唇悄然呸了裴宁一声,便嗖的放下了马车帘子,将裴宁那张可恶的笑脸隔绝在了外头。

    婚约之事,她可做不了主,裴宁跟她说这些有什么用?分明就只是为了臊她而已,她已经看穿了裴宁的险恶用心!

    外头倏然就传进来了裴宁爽朗的笑声,听起来很是愉悦的样子,元容脑海中不由浮现起裴宁那张脸大笑的模样,便又忍不住撩开了车帘,然后就正对上裴宁那揶揄的眼神。

    “我可不是开玩笑。”裴宁收敛笑容,认真道。

    当然不是开玩笑,不管是在现代还是古代,在他看来,婚姻都不是能拿来开玩笑的事情,尤其是对着一个古代女子而言,这种事情代表的是一辈子的承诺和责任。

    元容深深看了他一眼,默默的又放下了车帘,耳畔却传来裴宁的声音:“请你静候佳音罢。驾!”

    随着一声鞭响,便是一阵急促的马蹄声飘然而去,元容急忙探出头去,就只看见裴宁骑马远去的背影,衣袂和发丝一起在风中飞扬,很快便汇入了人群中,然后被淹没。

    裴宁方才的话虽然有压低声音,但却不是只有元容一个人听见。

    马车里的另一个人也听见了。

    阿墨看着元容纠结了一番,终于还是忍不住道:“九娘,裴郎君说的都是真的吗?”

    “嗯?”元容下意识的把玩起腕上的镯子来,寻思了一下后才歪着头,道:“我也不知道呀。我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

    阿墨急道:“可是,这等婚姻大事,裴郎君总不会拿来开玩笑的罢?”

    元容拍了拍阿墨的肩膀道:“你着急什么?是不是开玩笑,就看他怎么做了,索性距离我及笄还有不短的时间,不急。”越是世家女子,越不会着急早嫁,所以元容也不着急。

    其实她面临的处境比元熙当年要好,虽然她是被秦王府给抛弃了,但那婚约两家只是默认,却并未真正证实,只要过段日子,恐怕就会被人忘到脑后,是以元容也不太担心。

    她接下来要面对的,不过是些许不好听的言语而已,她还会在乎这个么。

    到了家门口,已经有人在迎接了,元容进了门便直奔郑氏那里回复,凑巧崔谦之正在和郑氏说话。

    “阿爹,阿娘。”元容行了礼便径自坐了过去,笑道:“你们在说什么,也让我听听?”

    崔谦之咳嗽了一声,瞄了闺女一眼,才道:“不过是些琐事罢了,你这是从书院才回来?”元容出门给十娘送琴的事儿郑氏已经告诉他了。

    元容道:“是,盯着十娘练了一会儿琴,我就回来了。十娘的琴艺比之从前进步不少,而且我听说她的同窗说,十娘自从入了书院,学习很是认真努力,阿爹和阿娘也可以放心。”

    崔谦之和郑氏听闻都忍不住露出笑意,两人虽然十分疼爱元容,但对龙凤胎同样也是疼爱有加,听见幼女有了进步还得了夸奖,自然也是高兴。

    但郑氏还是忍不住道:“你说的可是真的,不是来哄我和你爹高兴的罢?”R1152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