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闺色 > 396章 离经叛道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那小娘子说话时并未压着嗓门,所以小院里的人几乎都听见了。

    大家面面相觑,眼神不停的在元容和杜月涵身上扫过,表情有些复杂的诡异。

    原本杜月涵找元容麻烦,最起初的原因就是因为秦王世子妃的位置有可能落在对方头上。

    当然了后来矛盾累积,就不再那么单纯,导致整个杜氏和崔氏都有些互相看不顺眼。

    其实真正深仇大恨是没有的,而且也都是小辈之间的来往,在两家长辈那里,根本就不算事儿。

    但不管怎么说,这矛盾是一直存在的,除非哪一日双方中的一方退让放弃。

    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这矛盾要渐渐消弭,只能等到赐婚的那一天,才算是真正分出了胜负。

    然而现在赐婚旨意来了,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确切的说,简直是莫名其妙!

    为何未来秦王世子妃竟然会是便宜了宋家的小娘子?不是说,秦王府早就跟崔氏默认这桩婚事了吗?

    十娘担忧的看向自家阿姐,她虽然还不够资格了解家中大事,也并不能看透这婚事之下代表的涵义,但她却知道婚约对女子而言意味着什么,自家阿姐几乎是板上钉钉的秦王世子妃了,如今却全都成了空!

    元容眨了眨眼睛,她是没有想到这消息来的如此之快,纵使她早已有了预料,却依然让她措手不及。

    而且今日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她感觉自己的脸有些疼,圣人这一巴掌打的太狠了啊!

    元容倚着门框的身子不由自主的动了动,然后站直了身子,眼神扫过周围诸人,有吃惊的,有幸灾乐祸的,也有一头雾水还没搞明白是怎么回事的,最后定格在了杜月涵脸上。

    杜月涵的神色肯定比自己现在要精彩多了,元容看着那张青青白白的芙蓉秀面不由心想,自己不过是面无表情,杜月涵却好像是受了重大打击一般,也许对她而言,输给元容是预料中事,但是输给宋酒却难以接受。

    毕竟元容成为秦王世子妃的传言早就有了,若最终输给她,杜月涵也许该怨该伤心也早就过去了,而她争不过崔氏女,也不是那么丢人的事儿,还可以安慰自己出身门第上有差,并非全是自己之过。

    可如今秦王世子妃却不是崔氏女,既然有人能够顶替了崔氏女,为何这个人却不是她,而是宋酒?这简直是二重打击!

    杜月涵完全想不明白为何会如此,她三番几次找过萧承运,知道萧承运也是对元容有几分上心,可是这关宋酒什么事儿?她从未听说萧承运和宋家小娘子有什么关系!也从来没想过给了她一个超级大惊吓的竟会是宋酒!

    “呵呵……”忽然一声轻笑响起,在这个静寂的小院里显得格外清晰。

    众人不由循声望去,却发现笑出声的竟然是元容,她不应该是最没面子,最伤心的那一个吗?怎么还笑的出来?别是怒极而笑,打击太大得了失心疯了罢?就连十娘都担心的上前握住了元容的手。

    “阿姐?你不要伤心。”十娘悄声安慰道。

    元容眉毛一挑,回头看了十娘一眼,然后又轻笑一声,抚了抚妹妹的发顶,才嗯了一声,道:“我只是想问杜三娘子,是否还想要同我比试一场?如今看来,似乎是没有什么必要了罢?”然后便看向站在一边儿,瞧着似乎还有些状况外的那个提着裙子来报信的小娘子略微福身一礼道:“多谢阁下前来报信。”

    小娘子愣愣的回了一礼,又见诸人都看她,才忙回了一句道:“不谢不谢,我就是……呃,我就是……”她本是得了消息,他太过吃惊之下就想到了还在学里的元容和杜月涵,鬼使神差的就跑来喊了一嗓子,若说她是特意来报信的,还不如说是特意来看热闹的。

    崔氏和杜氏女为了秦王世子针锋相对,结果到最后谁都没得了好,反叫宋酒得了好处去,简直是戏剧性的反转!虽然这位小娘子尚且不知道什么是戏剧性,但不妨碍她心里熊熊燃烧的八卦之火。爱看热闹是人的天性。

    元容见小娘子吞吞吐吐的,不由微微一笑,也不再看她,转而看向杜月涵,歪着头看着对方:“杜三娘子?”

    杜月涵回过神来,不由昂起了下巴,正对着元容的方向微微一笑。她的脖颈下还能看到凸起的青筋,还有她笑时脸上的不自然,这一切都让元容清楚的知道对方的心情,杜月涵这是强撑着不想泄了气。

    也许是为了面子,也许是为了自己的自尊心,但杜月涵这样的表现倒是比哭着跑开能让元容高看一眼。只见她深深吸了口气,而后便开口冷笑一声,硬邦邦的道:“当然要比,我们之间的比试,与他人无关。只今日恐有不便,他日我再来找崔九娘你切磋。”说完便福身一礼,转身退走。

    元容也还了一礼,站在原地看着杜月涵一行消失在门外,而看热闹的人也渐次离去,不多时整个小院里便又恢复了寂静。元容不由叹了口气,而后抿了抿唇。

    “阿姐……”十娘还是有些担心。

    “我无事。”元容回过头来,看了看十娘,又看向还站在一旁的顾云雾和韦氏十七娘,道:“倒是叫你们见笑了。”

    顾云雾鼓了鼓腮帮子,道:“此事简直匪夷所思,我从未听姑母提到过宋姐姐,相信姑母也从未起过想要宋姐姐为儿媳的心思!圣人这道旨意简直是……简直是……”乱弹琴!

    只是顾云雾终究只敢腹诽而已,这等不敬的话语必须咽在肚子里,就算眼前的几人不会出卖她也一样。

    元容不由跟着点了点头,她也觉得圣人此举乃是乱点鸳鸯谱,且不说宋家愿不愿意被绑架上秦王的战车,就说秦王府,也未必是乐意的。明摆着,圣人这是用这一桩婚事来安抚宋家,但是用秦王嫡长子的婚事当筹码,萧承运岂不委屈?按说以他的身份,想要娶什么样的淑女都行,旁人只能暗自艳羡的五姓世家之女,他也娶得。

    原本秦王为他订下元容,光说门当户对这一点的话,其实是非常合适的,不论对哪一方而言。

    但是现在因为圣人一个想法,整个事情就乱了套。秦王纵然不乐意,也绝对不可能为了此事而顶撞圣人,至于王妃和萧承运,就是委屈也只能往肚子里吞,那边圣人说委屈你了,这边你还要表示一点都不委屈,为圣人分忧是应该的。

    而宋家呢,得到消息也是乱了套。对大部分下人而言,这是一个天降的喜讯,超级大馅饼!但是对已经致仕的前相而言,对尚待字闺中,伤心父亲之死的宋酒而言,却是晴天霹雳,面上顿时凝起一片愁云惨雾。

    “阿翁,阿爹刚去,我这个做女儿的,又岂能因为嫁的高门而欢喜?这是阿爹的命换来的啊,我……”宋酒跪在祖父怀里哭出了声。

    宋相叹息了一声,已经皱纹满布的脸上满是怜惜神色,他低头看着伏在她腿上的小孙女,轻轻抚了抚她的长发,道:“事已至此,已经没有挽回余地了。不管你心里怎么想,都不能口出抱怨,秦王世子是个纯良之人,你嫁给他,也不算是坏事,况秦王府一向厚道,纵然以后咱们家败了,也不至于磋磨你。”

    本来宋相是打算百年之后把这个家交给大儿子的,却没想到大儿子先去了,而他剩下的儿子们又皆是平庸之辈,宋氏本是小世家,不过因为他的仕途高升才得以崛起,根基不深,如今他已经老朽,等他死了,宋家便是不没落,但地位必然会跌落一等。出嫁女没有强势的娘家撑腰,在夫家地位就全靠自己和夫家的人品了。

    说到此,宋相又有些庆幸,他虽然已经致仕的,但声望人脉还在,只要他能给秦王府帮上忙,将来世子定然会善待这个孙女。

    宋酒被祖父安慰了一会儿,便低着头回到了自己的屋子。她有很多话想要说,但对着祖父却说不出口,祖父已经因为父亲之死伤心过度,如何还能再拿那些小儿女事来让他烦恼?

    但是宋酒又忍不住去想。这个婚约来得突然,简直好像是硬生生从崔氏手里抢来的一般,叫她日后如何面对昔日朋友?而她心里也还有一个隐隐约约的想法,她不想像寻常女子一般嫁人生子然后相夫教子一生,她想要到北地,想要去父亲生前活着的地方看看,想要……亲自为父亲报仇。

    宋酒心里有些后悔,后悔自己太过小心翼翼,明明发觉了不对,却什么都没有做成,什么用都没有。所以她不想只困于深闺后院,她想要挣开这些束缚,她想要跟男子一样去见识外面的天空。

    然而这样的一个离经叛道的想法,宋酒更不敢跟旁人提。

    最终,她也只能幽幽叹了口气。R1152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