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闺色 > 386章 行猎结束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两位驸马的事情,只在小范围内流传了一番,并未闹起大风波来。

    毕竟他们两个只是驸马,比起公主之死来还真算不上啥,况且他们还没死,连伤残都没有。

    至于他们俩的丑闻,虽然说人人都有八卦之心,但对这种事情也就是乐一乐就完了,不会放多大精力去关注。

    因此,事情在被圣人压下后就真的告一段落了。

    而接下来的行猎便顺利许多,没有再发生任何意外,圣人低落的心情也随着大周二郎的勇武表现而渐渐平复。

    最后的魁首乃是一个平民出身的青年,样貌英伟,身材高大挺拔,圣人便依照先前所言将自己佩剑赐予,然后又赐了三百两黄金,一套雕版的孙子兵法作为奖励。至于安乐公主先前所提的妻之贵女一言,因她人已经不在了,便也没有人再提起,好像俱都忘记了这回事一般。

    这些自然是与元容没多大关系的。安乐公主一死,她就好像脱去了头上悬着的长剑,顿时轻松起来,先受萧琅所邀出外游玩一整日,又跟裴宁在整个行宫外围的后山晃悠了一圈,可谓是看尽春日风光,与崔元靖伴驾的辛苦相比,她过的那是十分惬意。

    顺带一提,那两位驸马的奸情败露,确实是被裴宁所赐,只是元容问了半天,也没能从裴宁口中问出来原因,面对元容的追根究底,裴宁只会抿着唇微笑却不半字不吭,元容没辙,只好放弃。

    只是平日素来爽朗的裴宁今次怎么会三缄其口?当然不会是因为畏罪,怕承认之后会泄露出去的缘故,毕竟连坑害公主的事儿都干了,设套坑两个驸马只是毛毛雨,元容带着疑问想了半宿,终于还是想歪了去:原因定然是跟裴宁本身有关,也许是比较难以启齿。

    鉴于裴宁是个男子,还是生的花容月貌,呃,不,是俊美无俦,若非这些年历练之后有了些棱角,神色间多有锋锐,单指少年时的样貌,却是有些雌雄莫辩的样儿,元容不由摸了摸下巴,莫非是幼年时的裴宁曾经被某个不长眼的当成小娘子调戏过?

    虽然裴宁算的胸怀大度,不拘小节,但他同时又是个爱记仇的人,若真是被人当成小娘子调戏了,会记恨很多年也是正常罢……然而这个疑惑直到多年后,元容才终于了解了,原来她胡思乱想的东西,竟是如此的接近现实……

    当然现在元容并不知道,在连续几日出外踏青游玩之后,此次行猎之行也差不多要结束了,正好他们从家里带来的吃食一应消耗殆尽,再待下去就要食不知味。圣人在提拔了几个此次行猎中表现出色的优秀子弟之后,便下达了回京的命令。

    圣驾移动并非是说走就走,要有许多事物提前准备,何况圣人年事已高,须得更加小心仔细的照顾,崔元靖跟着上峰连夜忙到了快到子时,才拖着满身疲惫回到自己的临时住处,一眼就看见元容正斜倚在榻上,身上盖着绒毯,眼睛闭着,小脑袋一点一点的。

    崔元靖连忙制止了想要叫醒元容的婢子,只轻声道:“九娘可用过晚饭了?怎的睡在这儿?”

    阿墨低声道:“九娘担心三郎,便打算一直等到三郎回来的,原只是靠着假寐,却不想竟真的睡着了,约莫是这几日玩的太过累着了,还请三郎见谅。”

    崔元靖闻言不由失笑:“有什么见谅不见谅的,我还能怪责她不成?这么夜了,她本就该回去好生歇着,等我作甚,我一个大男人还能出什么事不成?”说着便小心的俯身去碰了碰元容的额头,见元容没反应,寻思了一下便直接打横把元容抱了起来。

    “阿兄?”元容猛然睁开眼睛,愕然的看着崔元靖,声音有些低哑:“你回来了。”

    “醒了?”崔元靖嗯了一声,然后便紧了紧元容身上披着的绒毯,抱着她继续走,道:“你继续睡吧,我送你回房。”

    当然是醒了,这么大动静她要是不醒才怪了!她前世做婢子的时候,简直就没有能够好好睡觉的时候,重生之后虽然不需要那样时时刻刻绷紧神经了,这睡眠浅的毛病却一直留了下来,何况她的五感敏锐,本就本容易被惊醒,若非崔元靖的气息熟悉,她可能是在醒来的第一时间就挣脱开去了。

    依偎着兄长温暖的怀抱,元容一时有些怔愣,她幼时倒是常常被崔元靖抱着,如今想来真是颇为怀念,然而如今她已经长成,这这样亲密就觉得有些别扭,元容不禁暗自啐了自己一口,她活了这么些年,真是越活越回去了,跟兄长略亲昵些,居然还害羞起来了!

    崔元靖见妹子将脸埋进自己怀里,还以为她是困得很,听话的又继续睡了,便也不再说话,大步流星的将人抱到了元容自己的房里,替她掖好被角放下帐子之后才悄然离去。

    然而元容这会儿却有些睡不着了,她忍不住开始回想前世,前世她自然没有一个体贴关怀她的兄长,能这样亲昵的抱着她的人,自然只有她的夫君,但那人与崔元靖自然不能比,纵然一起生活了十来年,但彼此的感情却依旧是淡漠的很,此刻想来,她竟已经不记得那人的模样了,只有一团模糊,然而当她努力去回想时,却发现脑海中闪过的是裴宁那张表情淡漠的脸。

    第二日拔营回京,元容坐在马车上昏昏欲睡。没法子,谁叫她半夜里睡不着胡思乱想呢,便把头埋进了厚厚的被褥里头,在马车上装死,任凭萧琅顾云雾叫了她几回,她也依旧赖在马车里不出来。

    直到外头响起一个好听的男子声音,带着笑意道:“阿墨,你们家九娘呢?今儿天气这样好,不如出来骑马散散心?”

    阿墨正跟车夫坐在外头晒太阳了,先是眯了眯眼儿,才看向裴宁道:“是裴郎君啊,九娘在马车里呢。”阿墨顿了顿,还没再说呢,就听见马车里响起动静,然后就见一只素手掀起车帘,睡眼惺忪的看向裴宁道:“裴九郎,你不好好的跟着你那些好朋友去玩,来此作甚?”

    裴宁抬手摸了摸鼻子,对元容不太客气的口吻倒是不以为意,反而笑道:“他们这会儿都在父兄跟前做孝子呢,哪儿有功夫出去玩?倒是你,我听郡主说了,这么好的天气想叫你去跑马,你却死活不出来,莫非是哪里不舒服?”虽然是关切问候的话语,但听裴宁的口气,就知道他根本没当回事。

    瞧元容这面色红润有光泽,眼睛里水当当的,哪里像是不舒服的样儿?倒是这慵懒的姿态和不大亲切的口气,倒像是才睡醒,有起床气呢!裴宁头一歪,一双黝黑的瞳仁凑近了跟元容对视一眼,而后就被元容一伸爪子给推了出去。

    裴宁也不生气,只管对阿墨道:“还不快拿湿帕子给你们九娘擦擦脸。”小样儿,我都看见你的眼屎了!当然这么不和谐的话他肯定不能当面说,不然这个现在还慵懒的小娘子说不定会跟爆炭一样从马车里蹦出来跟他决斗。

    元容擦了脸,也精神了许多,又叫阿墨快手给她挽了个简单的发髻,换了身儿颜色清爽的白底碎花胡服,蹬上马靴出来,站在车辕上手搭凉棚往远处看了看道:“这微风清凉,日头暖融,只消手执一册书,手边再泡上一壶清茶,就是最好的享受,跑马有什么意思?”

    裴宁点头道:“是啊。”

    元容失笑:“那你还来找我作甚?”

    裴宁道:“不是因为担心你吗?”然后一摊手道:“若是可以,我也想要坐到马车里慢悠悠的喝茶晒太阳呢。只可惜,我若是如此,定然会被阿兄提着领子揪出来的,他认为那是女子之态,男儿就该骑马。”

    从现代而来的裴宁虽然被时代同化了不少,但终究非是个标准的封建公子哥,也没有他兄长那对男女平等而言不和谐的想法,再者,究竟是谁规定了只有女子或者幼童才能坐马车,成年男子只能骑马啦,再过几百年,成年男子都能做轿子呢,还得是富贵之人才能坐。

    “呵,大公子说的不错,你见过哪个郎君坐马车啦?”元容呵呵笑道:“所谓入乡随俗,你就好生的骑马罢。”

    此乃当前风气。而且今次圣人行猎,随行之人众多,也确实只有女眷才会坐马车,所以跟着来的年轻公子,甚至是朝中大臣,都是骑马而行,唯一能够坐马车的男子就是圣人了,天子仪仗一打,谁敢唧唧歪歪?

    裴宁哼笑着摇了摇头,正待说什么时,却见得远处忽有沙尘扬起,竟是从对面远处奔来一骑,待到了近前一看,却赫然是东宫禁卫的装束!裴宁瞧着那禁卫一脸严肃的被带去了圣人驾前,心中忽然升起了不祥的预感。R1152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