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闺色 > 380章 终究无情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天气晴朗,头顶悠悠飘过一片白云,微风拂过,十分悠然惬意。

    伴随着哒哒的马蹄声,在距离巳时还有两刻钟的时候,裴宁便已经单人独骑到达了勒马坡。

    今日的裴宁一身月白宽袖长袍,外罩玄色纱衣,大片的云纹绣中间一朵荆棘花静静开放,越发显得他丰神如玉。

    时候还早,满目绿野的勒马坡上只有几道稀疏的人影,闻得马蹄声响,只是不以为意的扭头瞧了一眼,便不再关注。

    毕竟大家都是出来玩的,哪里会将精力耗费在不相干的人身上?

    裴宁也只随意的瞥了两眼,而后便下了马,将马儿随意的拴在了树林边缘的一颗歪脖子树上,然后拍了拍衣袖,从马身上的兜里拿出水壶喝了一口,又湿了帕子擦了把脸,才舒了口气,而后微微一笑,靠在一颗双人合抱的大树旁小憩起来。

    不知道该来的人此刻是不是已经到了呢?

    裴宁微微眯着眼睛,看着阳光透过树叶落在身上形成的光圈,不由掸了掸衣角。

    马儿适时的打了声鼻响。

    而后裴宁便听见了细微的脚步声,沙沙的,仿佛微风拂过树叶形成的声音,他抬了抬眼皮,却依旧一动不动。

    直到一个身影出现在眼前。

    裴宁睁开眼,就瞧见一个陌生的脸孔,脸孔的主人正俯身看着他:“你在睡觉吗?”

    那是个容貌清秀的少女,少女面色有些不合时宜的苍白,看起来单薄的仿佛随时都要被风吹走一般。

    裴宁略皱了一下眉,继而淡淡道:“不是。”

    “那是在等人?”少女眨着眼睛看着裴宁,仿佛万分好奇一般,“你等得,是个美貌女郎吗?”

    裴宁身子动了动,而后略微歪了一下头,微笑道:“是的。”

    “啊……”少女有些失望的抿了抿颜色浅淡的唇,然后沮丧道:“我还以为今天运气好,才会碰见少郎君你,原来竟已是名花有主了?”说着却又有些不甘心道:“能让你这样的人甘心情愿等待,想来她一定很美了……你很喜欢她吗?”

    名花有主?裴宁闻言不由嗤笑一声,难道不该是名草有主才对吗?

    只是说到喜欢的话,应该是自从他遇见年幼的元容开始,就对她有些不同罢?原本只是因为她与众不同的聪慧早熟而关注,后来当他知道她也是与自己一般,成为这个世界上的异类时,大概就注定了他会被对方吸引,他对她的感情,也许是始于那种对同类的天生亲切感?

    想到这儿,裴宁不由嘴一歪,轻笑一声干脆点头道:“是的。”

    少女闻言不由掩口,仿佛有些不能置信,黝黑的眼珠子骨碌转了几下。她的眼睛很是灵动,跟面色不同,倒是显得她整个人很活泼,很有活力,只是一会儿功夫,少女便失望的垂下了头,耷拉着眼皮绞着衣角道:“是这样啊。”顿了顿又道:“那,那她什么时候才会来?”

    裴宁道:“不知道,但我会等到她来。”

    孰料话音才落,便听得一个柔美但语气却不善的女声响起道:“许久不见,裴郎居然变成多情公子了?”

    裴宁回过头去,便看见了一身红衣缓缓行来的安乐公主。

    安乐公主今日虽然着红,但却非是英姿飒爽的胡服,而是尽显女性线条之美的齐胸襦裙,长裙逶迤在地,越发显出安乐公主的身姿玲珑,发间的红宝石步摇随之轻晃,趁着那大红的唇和色彩浓艳的花钿,几乎闪花了裴宁的眼睛。

    这样炽烈的妖娆的安乐公主,毫无疑问是美丽的,魅惑的,与她相比,身边这个呆愣住的少女就是一枚青涩的还未成熟的果子,除却容貌,光风情都能甩她十八条街出去。

    少女和少妇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美丽。

    安乐公主毫无疑问是个美人儿,且她知道自己的优势在哪里,并且毫不遮掩,她从不惮于尽情展现自己的魅力,如她这样的容貌风姿,若是生在寻常人家,也许会是一场灾难,但她不同,生于萧氏就是她最大的资本。

    裴宁一眨不眨的看着安乐公主,直到她走到近前,才轻笑一声道:“贵主说笑了,我怎么不知道,自己何时成了多情公子?”

    安乐公主忽然大笑起来,笑的花枝乱颤,不光她发间的步摇,连那雪白的胸脯都一起颤动起来,对男人而言简直是红果果的诱惑,她上前两步,媚眼如丝的看着裴宁,伸手去抚摸裴宁的脸颊道:“裴郎可知,卢氏十六郎近来在京中声名鹊起,与你一同被誉为双璧?他生的不比你差呢,只可惜我只爱你这样儿的。”

    裴宁眉毛下意识的一动,而后便垂下眼看着安乐公主,淡淡道:“他确实担得起这声赞誉。”

    卢玄其人,他自是见过的,单就容貌而言,确实不差,只是他的俊美与裴宁不是一种风格,裴宁是乍一看就让人觉得是冷峻淡漠,而卢玄则是翩翩佳公子,温柔有礼,清新雅致,只是气质太过出众,反而让人容易忽略他的脸。

    就连元容,也曾经在他面前夸赞过卢十六郎如玉公子。

    只是听着元容夸赞,裴宁会有一种想要把卢玄拉到跟前同他一比高下的冲动,但眼下听着安乐公主暗叹,他却觉得遗憾了,若是安乐公主真的转移了目光,将这份执着投注到卢玄身上,他倒是要庆幸一二。死道友不死贫道啊。

    而且对于安乐公主而言,恐怕亦是幸事——如果安乐公主不再给他造成烦恼,那他手上也能少染一条人命。

    安乐公主听着裴宁的话,忍不住又笑起来道:“你这样说,让我很不开心。”而后便将饱满的胸脯往裴宁怀里一送,柔声道:“你就这么盼着我移情别恋?”

    香风入鼻,让裴宁不由皱起了眉头,他扶着安乐公主的肩膀将人推出去道:“贵主说笑了,既不曾恋过,何来移情别恋?”

    安乐公主闻言面色骤变,而后便一脸幽怨的握住了裴宁的手,双眸含情脉脉道:“你这是何意?自我当初第一眼看到你,一颗心就落在了你身上,若非你出门游学杳无音讯,我何至于另嫁他人?如今你竟然说不曾恋过?”

    裴宁却是无动于衷,抽出手退后两步,表情依旧淡淡道:“贵主既已另嫁他人,又何必再说这些。既然有缘无分,你我男婚女嫁,各不相干不好吗?”说着转身便走,而且还抽空拉上了呆立在一旁的少女。

    “裴宁,你真的如此狠心?”安乐公主抬脚便追,奈何她衣裳碍事,不若裴宁大步流星一般,而后又见他竟然拉着另一个少女上了马,登时怒极:“我还以为你真的对崔九娘钟情,原来却也是拈花惹草之辈!”但就算是这样的裴宁,却依旧不愿意跟她产生瓜葛!

    安乐公主顿时感到了一股悲哀和羞辱,她站在原地看着裴宁骑马行到身边,居高临下的对着她说“贵主好自为之”,终于被愤怒冲昏了脑子,撕掉碍事的裙摆便冲回树林上了马,咬牙道:“裴宁,我要叫你后悔!”

    “娘子!”旁边牵马的侍从不由唤了一声。

    “传我命令,不必留手了!”远远的传来安乐公主依旧带着怒意的声音。

    原本她心中起了恶意,已经在来到勒马坡的必经之路上埋下了针对崔元容的杀招,但心中仍旧抱有一丝奢望,如果裴宁肯略微朝她低一低头,她就肯对崔九娘手下留情,可惜,裴宁终究是个无情无义的混蛋。

    安乐公主马鞭一抡,便咬牙朝着裴宁追去,却冷不防跟前突然窜出了一头老虎!

    “娘子!”尚留在树林里的侍从闻听老虎的吼声和马嘶声混成一团,顿时心中一紧,连忙伙同众人赶了过去,岂料才出了树林,就远远的看见安乐公主从马上跌了下来!

    元容一大早吃过饭,便拿了本书到外头晒太阳。她还想着安乐公主找麻烦的事儿,所以今日不打算再去凑热闹,哪知才坐了盏茶功夫,就见顾云雾找了过来,说是要带她去见秦王妃。

    “王妃要见我?”元容有些意外的指着自己鼻子,见顾云雾重重点头,才满心不解道:“你可知道王妃找我何事?”

    顾云雾拉着元容胳膊起身,推她往屋里走道:“姑母只说找你聊天说话,总之不会是祸事啦,你快些梳洗打扮,然后跟我走!今日的重头戏是沙场点兵,会有各种抢阵可看,不看可惜了的!连秦王都说很不错呢!”

    所幸元容本就梳洗打扮过了,因此只换了身衣裳,便匆匆跟着顾云雾去了秦王妃那里。元容到的时候,就看见秦王妃并儿女们都坐在高台之上,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神态轻松满面笑容,显然心情很不错。

    看见元容和顾云雾便招手道:“你们来的正好,对战要开始了。”话音才落,便听见一阵急促的鼓点响起,正是大比开锣了!

    元容被安排在了承安郡主身边,小圆子倚靠着姐姐,正跟元容讨论什么糕点最好吃,忽然就见一神色慌张的内侍跑过来耳语一声,而后秦王妃手中的茶碗便是一抖。

    发生什么事了?R1152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