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闺色 > 379章 恶从心起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却说安乐公主从元容这儿碰了钉子,纵然迁怒过一回,犹觉心中怒气不能散,便牵了马狂奔而去,直到晌午时分才兴尽返回。

    安乐公主一舒胸中郁气,正觉神清气爽时,却不料眼角余光一瞥,就发现远处一个人跟受了惊的兔子一般,急忙转身跑了。

    嗯?安乐公主脑中灵光一闪:这厮的脸面似乎有些熟悉,莫非我见过他?

    又有,这般鬼鬼祟祟的举动,莫不是做贼心虚,所以才见了我就跑?

    安乐公主这边才眉头一蹙,便听见身边婢女惊呼一声:“娘子,那人好似裴郎君身边的小厮!”

    大家都知道,在安乐公主这里,凡是不指名道姓提到裴郎君的,必然是裴宁无疑。

    可以说安乐公主的心思,那是路人皆知,已经完全不需要遮掩了。

    裴宁身边的小厮?安乐公主闻言眼珠子一转,顿时起了心思,抬脚便欲要跟过去。

    身后的人待要跟上,却被安乐公主抬手阻止:“你们都在这等着。”

    全都是些笨手笨脚的粗货,万一弄出点动静来惊了人怎么办?。

    那个既然是裴宁的下人,而她又没有在行猎场上见到裴宁,说不得他此刻正藏在哪儿,她跟着这个下人,也许就能找到裴宁!

    至于说危险,在这里会有什么危险?这可是围场之外,五十步之内必有禁卫,谁敢对她不利?

    那小厮跑的不快,也许是回头看看没有人追上来才放松了警惕,随后便一路优哉游哉的,来到了一处背风的石台上。

    一个穿着墨色长衫的身影正慵懒的躺在那里晒着太阳。一手遮着眼睛,衣裳上的暗金色绣纹在阳光下不时折射出耀眼的光芒。

    “九郎,你要的东西我带来了。”那人说着,便放下了一直提着的食盒,又从腰间解下一个酒葫芦来。

    那身影伸了个懒腰,然后便迎着阳光侧过身来,肌肤白皙。披发如墨。眼睛微阖,整张脸似乎都在发光一般,慵懒的仿佛才睡醒的猫。

    “呵。”裴宁轻笑一声,扭过头来,眼睛不经意的往旁边一瞥,道:“来的倒挺快。”随后便接过酒葫芦。打开塞子仰头灌了一口,道:“叫你跟阿容说的话都说了?”顿了顿又道:“她怎么回?”

    安乐公主在裴宁转过脸来的那一瞬间就握了握拳。正当她考虑到底是直接冲上去抓人还是背后听墙角时,耳朵里却捕捉到了一个让人很敏感的名字。阿容?安乐公主低下头,眼神晦暗,竟然用这么亲昵的称呼。简直该死!

    不过安乐公主虽然愤怒,却也顺势决定要多听一耳朵。不知道两人都说了什么?纵然有可能这些话会让自己更加生气,但安乐公主还是想要知道。她想要知道关于他们俩的一切。

    那小厮背对着安乐公主。仿佛丝毫不知道有人在偷听一般,道:“崔小娘子抱怨了一句。说后山不安全呢,叫九郎下一回挑个能看风景的地儿。”

    “那勒马坡和蝴蝶泉怎么就不是风景了?有满山绿意,一捧清泉,再有微风徐徐吹过,阳光暖身,不要太惬意。”裴宁摇摇头,对某人的不识货叹息一声,才笑道:“那她是答应了?”

    “是,崔小娘子道明日巳时准时赴约。”小厮答道:“九郎放心便是,崔小娘子纵然抱怨两句,可哪一回不顺了您的心意?”

    裴宁大笑:“这倒是,她性子素来随和,倒是由着我的时候多。”说着便拍了拍小厮肩膀,道:“你以为要娶妻,定然也要娶个能顺你心意的,若是太厉害,我怕你降不住!”

    安乐公主闻言似有明悟,难道就是因为自己太厉害,才让裴宁望而却步,宁愿不娶妻也不愿意尚主?可是那崔九娘哪里就是性子随和了?分明就是个跟她一样、不,比她更有心机且一点亏都不肯吃的小贱人!

    在那一瞬间,安乐公主恨不能上前去拎着裴宁的领子将他摇醒:其实根本不是那回事!裴郎你是被那小贱人给蒙蔽了眼睛!什么性子随和都是假装的!她分明还想嫁入萧氏呢,心思也根本不在你身上!

    然而下一刻,安乐公主还是抑制住了自己的冲动,她知道,若是她此刻真的冲出去,也是白费功夫,裴宁已经被小贱人迷了心窍,哪里还会信她的话?原本就对她避如蛇蝎,这下肯定会退避三舍了!

    最省心省力的法子,就是让那小贱人给“克死”——安乐公主嘴角勾出一抹笑,谁叫裴宁还有个克妻的名声呢?崔九娘虽还未嫁入裴氏,但他们俩私相授受,被克死了也是正常。

    别怪我心狠,安乐公主远远的看着裴宁暗道,我只是为了让你清醒,不至于受人骗……

    下了决定之后,安乐公主便悄然退走,所幸已经听到了两人约会的时间和地点,那么她正好利用这个机会,先做好布置,到时候就让崔九娘无声无息死于意外,到时候无论是裴宁还是崔家,都只能认了——自此以后,裴宁恐怕再无有娶妻之念了罢?

    而到时候,自己不顾生死对裴宁一往情深,那么他肯定会被感动的。

    都说男人对女人是由怜生爱,只要裴宁一动心,那就是她的囊中之物,只要她得了他的心,还不是想要如何便如何,到时候若是腻了,便可将他抛弃,到时候就是他来求着自己不要离开了罢?

    瞧着安乐公主渐行渐远的背影,裴宁不由一笑,而后眯了眯眼,忽的对身边人严肃道:“我方才的话你还记得吗?”而后不等人回答,便又道:“你最好全都忘记,一个字都不准泄露出去。”

    哎哟,他方才一时做戏太投入,想要刺激安乐公主一下,便说了些……实在是有些夸张的话,要是让崔九娘知道了,不晓得会是什么表情?是会羞恼脸红呢,还是暴起揍他?

    元容并不知道有人冒用她的名义欺骗了另一个女人,实际上她根本没有见到什么来替裴宁传话的人。她此刻正在领着阿墨在厨房奋战,务必要化力气为浆糊,既能消散了胸中不爽,也恰好能做出来晚上的饭,甚至宵夜。

    不过行宫里自然是不能像在府里一般专门给配个小厨房,所用不过是临时堆的土灶,元容虽然会用,却业务不太熟练,好容易一锅咸肉包子出炉,自己也弄成了花脸猫,而正好崔元靖听说妹妹被欺负急忙回来,瞧见她的模样顿时就笑了。

    “我听说安乐公主来找你麻烦了?”崔元靖一边问一边打量着妹妹,却怎么都没看出来有哪里不妥。

    元容做包子出了一身力气,这会儿已经没有精神生气了,特别无所谓的一摆手:“这不是意料中事吗?阿兄不必担忧。”

    崔元靖怎么可能不担忧,只是他皱着眉苦着脸特别像包子,倒叫元容忍不住笑了出来道:“好啦,我是什么性子阿兄还不知道?若是受了委屈,我现在早就暗搓搓的在琢磨怎么报仇了,哪里还有心思做包子?倒是阿兄你,这么跑了回来,可莫要引得上头不快。”

    “这倒无妨,为兄已经跟韦相告假了,且这会儿,圣人也用不着我。”崔元靖道,“我就回来看看你,若是无事,我再回去。”

    元容道:“哦,不会耽误正事便好。”说着便指了指才出锅的白生生的包子道:“阿兄在外辛苦了半日想必也饿了,不如来尝尝我的手艺?虽然此处缺少许多调料原料,但腌肉滋味本就足,倒是也差太多,若是阿兄觉得果然不错,就带上几个回去,分给同僚也可。”顺便跟大家联络一下感情么。

    崔元靖倒是不客气,接过来就咬了一大口,登时眼睛一亮:“嗯,不错。”说着便三两口将包子下了肚,才道:“味道很好,就是个头太秀气了,跟你这个人似的,这么小小一个,”还照着元容身量比划了一下子,笑道:“我吃了一个,都不顶什么。”

    旁边阿墨已经动作利索的用篮子捡了十来个包子装上,又盖了一层布免得弄脏,放到崔元靖跟前道:“虽都是腌肉包子,只是包子皮上点了红点则多放了辣子,三郎吃的时候注意些。”

    崔元靖嗯了一声,然后才回味过来,道:“哎,我本是要问你安乐公主之事的,都被你给带的偏了,差点忘记。”说着便抬手揉了揉妹妹的头发,道:“不过见你无恙我就放心了,其他的等我晚上回来再说,你下晌就莫出去了,圣人那边许了诺言,说是要将为行猎优胜者赐婚。”

    元容便想起之前的事情,不由好奇道:“阿兄,优胜者是谁?”

    崔元靖闻言面色一僵,似乎有些难以言说的模样,随即便扯开了话题道:“左右你也不认得,打听这些作甚?”然后一摆手道:“你乖乖的在这儿待着,等我回来给你带些好玩意。对了,你可有想要的毛皮?今儿大家都挺卖力,猎物很是不少,若是你有想要的,我便买了回来。”(未完待续)R655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