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闺色 > 378章 无功而返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安乐公主一身火红胡服,可谓明艳动人,可她手上还拿着的那鞭子就让人不怎么愉快了。

    元容不由皱了个眉,然后看着安乐公主中途眼睛一点不错的无视了想要上前行礼问好的夫人女郎,径直朝她们这边走来。

    这是来找麻烦的?元容下意识的起了身,随即却又摇头否定,安乐公主再是嚣张,也不好在众目睽睽之下作的太过分罢?何况还有承安郡主和小圆子在,吓着了她们秦王不会找罪魁祸首算账?

    元容方才定了定心思,就见安乐公主已经走到了近前,她虽然心中对安乐公主不甚看得起,但表面文章却做得一向到位,今次也不例外,当即上前恭敬垂首问好,端的叫一个谨小慎微,任是最挑剔的人来,也找不出她一点儿礼数上的不周。

    安乐公主自然也不能,只见她冷着一张艳若桃李的脸,面无表情的看着元容俯下、身去,却彷如根本没看见她这个人是的,眼神直接略过落在了承安郡主和小圆子面上,微微点头温声道:“承安怎么也在此?”

    承安郡主握了握小圆子的手,安抚下有些躁动不安的妹妹,才柔声回答道:“回姑姑,我同阿妹来此访友。”这里的友人,自然是指的地主元容了。

    元容有些微动容,承安郡主这话虽然简单,但其实却在隐隐表明要回护她啊。好歹崔九娘是她承安的朋友,安乐公主若是肯给她这个侄女儿几分薄面,就不要在今时今日来找元容的麻烦。

    虽然承安郡主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当然实际上她的身子也是有些弱,但性子也略微腼腆内向,但却并非是不会察言观色的笨蛋,何况前几日在春日宴上发生的事情她也有所耳闻,只看安乐公主的反应就能大约猜到,她此次来恐怕是专门找茬来的。

    且不说这事儿本就是安乐公主没事找事,光自家姐妹就这么不客气的才吃了人家的点心,所谓吃人嘴短,哪里就能心安理得袖手旁观呢?何况元容本是她爹给兄长看好的阿嫂人选,就算如今事有变故,也不能叫人随意就欺负了去呢。

    便续道:“哪知才说了几句话,就看见姑姑了,姑姑这一身打扮真是明艳动人。”承安郡主说着,面上便露出了笑容道:“姑姑可是恰好路过此处?若然如此,那我们便不好耽搁姑姑的事情了。”

    这是用话拿着安乐公主。对一般人而言,话说到这个份上,除非是想给这个侄女没脸,还真就得顺着她的话头往下接,所幸承安郡主话说的妥帖,连下台的梯子也给备好了,只要安乐公主肯退让一步——若是懂得什么叫得饶人处且饶人的道理,安乐公主就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了。

    “侄女可是说错了,姑姑我今儿没旁的事情,就是专门来找人的。”安乐公主皮笑肉不笑的扭头往元容面上瞅了一眼,道:“我有些事情想跟崔九娘聊聊,侄女不妨先避让一二?”安乐公主高昂着头,优美的脖颈活像一只高傲的天鹅。

    元容眉毛一挑,正待说话,却见承安郡主上前一步,笑的温柔却又坚定道:“我跟九娘还没说上几句话呢,姑姑就要把人抢走?所谓事无不可对人言,姑姑若不嫌弃,我倒是想留下来听上一耳朵。”说完便扭头对顾云雾道:“表妹不若先回去跟阿娘禀告一声儿,就说我留在此处跟姑姑说话。”

    这是拿秦王妃来压安乐公主了。安乐公主闻言面色骤变,紧紧盯了承安郡主半晌,见她毫不退缩的对视回来,才冷笑一声道:“好侄女,竟会为了个外人来跟姑姑犟嘴了?莫非在你眼里,我这个姑姑还比不上一个外人?”

    安乐公主着重点了点外人两个字,却让在一旁垂首而立的元容忍不住勾了勾嘴角,心道若非安乐公主从中作梗,她和承安郡主还真可能已经是一家人了,安乐公主才是那个外人呢。一旁顾云雾也是个机灵的,当即便冲安乐公主告了罪,转头就走。

    “好,当真是好得很!”安乐公主深吸一口气,面色很是难看了,她是没想到自己今儿竟然被个小辈拿话挤兑至此,然而想到今日不止是臣工家眷在此,远处圣人和列位重臣俱都在座,她若是闹得动静太大,恐怕那些讨人厌的御史又要弹劾她了,万一圣人面上过不去恼了她,那可就因小失大了。

    想到这儿,安乐公主就有些格外恼怒承安郡主,错非她在此碍事,她早就悄没声儿的把崔元容给弄走了!当下暗恨,便狠狠瞪了承安郡主一眼道:“好,今日我便给你这个面子!”又扭头对元容道:“算你走运,咱们改日再好生亲近亲近!”

    亲近你奶奶个腿儿!元容心中不由暗骂,但脸上却是丝毫不露,仿佛没有听明白安乐公主话语中暗含的威胁似的,只依旧端谨恭敬的道:“多谢贵主。”然后便摆出了要送客的架势。

    安乐公主面色难堪的冷哼一声,当即拂袖而去,没走两步却朝着旁边矗立的旗杆猛然一挥鞭!啪的一声,那旗杆便断裂成两半,半截旗杆连同随风飞舞的旗子一同落了下来,没惊了元容倒是惊了隔壁的女眷。

    那边有个十来岁的丫头忍不住尖叫一声,却被怒气上头的安乐公主当头一鞭挥去:“吵死了!”一鞭子抽的那边人仰马翻后,略微出了口气的安乐公主才终于离去,却没看见身后好几双怨毒的眼睛。

    听见隔壁传来的断断续续哭声,元容不由暗叹安乐公主得罪人的本事又上涨,这回还连累了她,便忙叫阿墨备上四色礼物去隔壁赔罪,而她自己则是到承安郡主跟前郑重道谢:“今儿多亏了郡主。”

    承安郡主不由摇头:“本是我萧家人无礼,该是我跟九娘道歉才是。”说完又拍了拍把头埋进她怀里的小圆子的后背,道:“姑姑她脾气向来不好,便是我们这些晚辈也常常不经意间惹恼她,让九娘见笑了。”

    说起这位长辈,承安郡主也是一肚子不满,奈何她身为晚辈,却是不好对人说长辈是非,反倒显得自己有失礼数,便也只好说些场面话了。实则这整个长安城里,不知道安乐公主其人的又有几何?早就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的话题了。

    “这与郡主没有干系,郡主是晚辈,又怎能管得到长辈头上?”元容摇头笑了笑,又看向小圆子,略有些担忧道:“小郡主可是受了惊?”小圆子乖巧又可爱,又加之前世早早病逝,让元容对这个小女孩更多几分怜惜。

    “是有些不妥当,所以我便要告辞了。”承安郡主点点头道:“今日多谢你的糕点。”

    元容笑道:“不过是些小食罢了,郡主喜欢倒是我的荣幸。”说着便去将今日带着的食盒整个拿了出来,道:“还有一些没动的,郡主不若赏脸都带回去罢。”

    承安郡主温温柔柔的笑了笑,显然是对元容的举动很受用,虽然吃食不算什么,但重要的是态度么,跟安乐公主相比你真是天上地下了,当即便叫人提了食盒,道:“我瞧着姑姑不像是善罢甘休的样儿,接下来这几日,你千万小心些。若是……若是姑姑太过分,你不妨着人给我送个信。”

    这是要保她的意思?元容有些吃惊,毕竟承安郡主是晚辈,要护着她跟安乐公主顶牛恐怕不能够,除非请得秦王妃出马——这个人情可就大了,元容忙一叠声的谢过了承安郡主,才送人离去。

    元容又惊又喜的表情让承安郡主很受用,其实别看她嘴上说的好听,但其实心里也恼的狠了,所以最后那些话,不只是为了给元容一个人情,也是为了让自己或者说秦王妃有借口给安乐公主找点麻烦。

    要知道,圣人一直挺喜爱安乐公主,又因为要显示自己仁慈不忘为他流血流汗马革裹尸的旧部,不免把安乐公主捧得过高,可是让许多正牌的公主都看不惯她呢。再者,要是安乐公主能够安分守己也还罢了,偏偏她又从不消停,连累整个萧家的公主名声都不好了,哪儿能不让大家背后议论?

    承安郡主心里想着,才走了一半却不妨看见了秦王妃身边的婢女,略有诧异,却见那婢女忙疾走两步上前来,一脸担忧的仔仔细细将姐妹俩看了一遍,好似姐妹两个方才是去做什么危险的事儿一般。

    “姐姐何故如此惊慌?”承安郡主不由道。

    婢女左右瞧了瞧,才压低声音道:“是娘子听了顾小娘子的说话,心中担心,才叫婢子去瞧瞧的。小娘子可有吓到?”说着便去看依旧趴着的小圆子,心中不由发狠,若是小圆子被吓到了,娘子还不要撕了安乐公主?

    那边厢,元容却是一刻都不耽误,一边叫人去通知崔元靖,一边直接叫人收拾东西离开。倒不怕安乐公主再杀个回马枪,只是被安乐公主这么一闹,她哪儿还有什么兴致?R1152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