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闺色 > 370章 老老实实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太子在宴请客人,不管他的客人是什么人,但总归不是他自家人。

    那么为何要叫自己去?她虽然是误入,算不请自来,但总归算是阿莞的客人罢?

    还是让她跟阿莞一起,是想要让人误会她是阿莞的姐妹,还是逼她表露崔氏女的身份?

    她本人无足轻重,但是会不会给人一种崔家私下里原来和东宫关系不错的错觉?

    几个疑问在元容脑中快速闪过,很快就定格在了某一点上。

    太子没有在她面前表露身份,阿莞也没有,所以她可以不知道两人的身份,那么身为客人,她总该有拒绝的自由。

    “此等场合似乎不适合我去,且我脚上仍旧作痛,还请姐姐替我告罪一声,就容我偷个懒,在此歇一会儿。”元容略带歉意对那传话的婢子福了福身,而后又看向阿莞道:“阿莞去罢,不用陪我。”

    阿莞只微微撇头看了元容一眼,眼神幽深,片刻之后才淡淡一笑道:“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勉强了,阿爹那里我会跟他说。”

    如果真的单纯如白纸,如果能成为太子宠爱的、记挂在心上的女儿?许多事情阿莞只是不去想,但不代表她不懂。所以元容神情一犹豫,她就知道她大约是要拒绝的了,果然如此。虽然不曾交心,但阿莞对这个难得能聊得几句的朋友颇为珍惜,便也觉得放纵她。

    便转头对红玉道:“为我梳妆罢,去见客人总不能太过不修边幅,不然就太失礼了呢。”

    传话的婢女面容清秀,在一开始便不着痕迹的打量着元容,对元容拒绝的话也并未表露出惊诧之意,然而当她想要再劝说一二,反而阿莞拖了后腿时,她才露出了几分惊奇之色,但是自家小娘子既然已经发了话,她也只好闭嘴了。

    元容在一旁微笑着看阿莞梳妆,不时跟她聊上几句,譬如头上戴什么样儿的花,身上佩什么样的饰物等等,阿莞似乎很有兴致,几乎每样都要询问元容,到最后竟是全身打扮有七分都是元容的意见。

    “这样的装扮……瞧着倒是有些新鲜。”阿莞对着镜子照了照,她平素穿戴都是清新甜美的范儿,如今被元容着呢一捯饬,倒是张扬明丽了许多,她原本就生的肤白貌美,只是略带几分稚气,如今一打扮,瞬间就长大了两岁似的。

    “人生的好看了,穿什么都好看,若是面貌丑陋,便是穿的如天仙一般,也是成不了天仙的。”元容笑道。

    虽然这话有些刻薄,但这是个看脸看出身的年代。俗话说爱美之心人人有之,容貌这一样是天生父母给,虽然美丑并不由人的意志而转移,人的品性也并不跟容貌相关,但从心而言,谁不愿意对着一张好看的脸呢,东施生得不好不是错,但非得效颦就不要怪人嘲笑她了嘛。

    阿莞接受了元容这个隐晦的恭维,对她点点头之后便出门了,末了还不忘交代留守的婢女好生伺候元容。

    倒是个十分体贴的小娘子,元容暗道,可惜前世命途多舛,虽然生在天家享受富贵,但太子一死她便身份尴尬,好不容易出嫁却又婚姻不顺,最后年纪轻轻便香消玉殒,实在是可惜。不知道今世又会是如何的命运轨迹?

    却说太子见到了一人前来的阿莞,略有意外,既是意外元容没有一起出现,也意外阿莞的新鲜装扮,不由道:“阿莞今日的装扮甚为特别,可是有什么缘故?”说着便伸手揉了揉女儿的发顶,而后在阿莞的额头轻轻一点。

    原本光洁如玉的额头中心位置,此刻已经多了一朵梅花,乃是元容用毛笔调了胭脂为其画上,虽只三两笔疏梅,却比之寻常花钿更有韵味。

    阿莞怕太子弄花了她的妆,不由愣着不敢动,等太子收了手,才又凑上前笑道:“是九娘的提议,阿爹瞧着可还好?”

    顿了顿,又想到元容是违背了太子的意思,生怕太子生气,便道:“若是阿爹瞧着还成,就看在女儿面子上莫要生九娘的气了,她的脚上有伤,何况并不知晓阿爹身份,并非故意违背阿爹意思的。”其实说故意也不对,只能说九娘不是故意违背太子的意思,而元容并不知道她爹就是太子,也算得不知者不罪不是?

    太子明白阿莞的意思,面上不置可否,只是轻笑了一声。他虽然有些意外,但也并不很在意,崔九娘来是锦上添花,不来也无关大局,生气倒犯不上,只是才相处了这半日功夫,就能让阿莞替她说话,这份本事却不可小觑,更何况……她真的没有猜出来自己的身份?这恐怕就未必了。

    崔九娘素有聪慧之名,尚在年幼时就能从歹人手中脱身,可见临机应变能力亦是不凡,这样的人必定是细致、并且观察力惊人,难道会没有看见他的衣着?他方才虽然穿的简单,但衣裳上面却是有龙纹的,在这天底下,能穿这样衣裳的人有几何?而有资格穿绣龙纹的衣裳而处在他的年纪,又恰巧在长安的人呢?

    若是元容晓得太子心声必定会觉得冤枉,她之所以认得太子,那是因为前世就见过而且印象深刻好吗,但不管如何,结果却是一样——她认出了太子身份,也算是殊途同归罢。

    不过太子无心计较,也并不会跟女儿解释这些,所以自是拍了拍女儿的肩膀,然后便领着阿莞去见他的客人去了。

    元容则是有些无聊,留守的婢子并不会跟阿莞那样同她谈天说地,只是恪守一个婢子的本分,对元容照顾周到,要什么给什么,没要的也会特别有眼力界的给补齐了,只是除去元容询问之外,一个字都不说,而且即使是回答元容的问题,也是有一说一,多一个字没有。

    这样的对话让元容觉得有些累,很快便也不吭声了,左右她也没想着要打听什么,何必做一些让人容易误会的事情呢,便老实坐着,要了一本杂记翻了翻,很快饭菜便也上齐了,每样不多,但足够精致,一问之下才知,是阿莞吩咐了厨房将席上菜色分了些许给她。

    对阿莞表达了谢意,元容便开始吃饭。她如今饭量不小,竟是把所有的菜吃了个七七八八,倒叫伺候的婢子不由侧目,这小娘子饭量快赶得上咱们家郡主两个了!

    元容无视了身旁的异样目光,酒足饭饱之后歇了一会,但因为孤身在异处的缘故,竟是一点儿都没有睡衣,在屋里溜达了两圈之后,便以极其无聊的心态拿起阿莞针线笸箩里的细布飞针走线起来,待到有婢女进来时她手上一双袜子已完工。

    “小娘子这是……”婢女看着元容一巴掌按在针线笸箩里的袜子有些惊奇。

    “是阿莞游戏之作,我瞧着有趣便绣了几针。”元容随口敷衍了一句,便道:“姐姐来此可是有事?阿莞还没有回来呢。”对不认识的看起来似乎有头有脸的婢女,元容是一律叫姐姐,倒叫那婢子颇有受宠若惊之感,连道不敢当,“婢子正是奉命先来告知小娘子一声,莞娘被郎君请去待客,恐怕一时半会不能回来陪小娘子说话了,莞娘的意思,是随小娘子心意,若是觉得无趣,可遣人去隔壁将小娘子的婢女请过来,或者直接送小娘子回府?”

    元容有些意外阿莞的直接,不过想到以阿莞的身份,原也不必对她多么小心翼翼,便也就释然了,想了一下道:“既然如此,那我却是不便在此继续打扰了,还请派人将我的婢女请来,然后我们主仆一同回府便是。”相比再去隔壁春日宴找事,她还是先回家再说罢,今日这般情形,她若是还去蹦跶,恐怕讨不了好。

    当然了,还有一层原因就是今日碰上了太子,虽然太子可能不会太在意她这个人,但是她也不大敢在太子眼皮子底下搞事,尤其搞得还是人家妹子。就算太子跟这个妹子感情不怎么地,那也比她这个外人强。

    婢女应声离去,元容这边才过了盏茶功夫,就听见外头有动静,抬头一瞧,就看见阿青和阿墨前后脚进了门,两人看见元容皆是一喜,而后又是满心的疑惑,自家九娘怎的会到了此处来?而且看样子,还是得到了主人家的优待!

    元容心里赞叹了一声不愧是太子的手下,动作就是快,然后就起了身,正好太子那边来了人,道是郎君有客、且元容行动不便不用再去拜别,请小娘子见谅云云,还附赠了礼物。元容当然不敢、也不能跟太子计较,于是主仆三人便直接出了园子,上了精致奢华的马车,然后被径直送到崔府门前。

    崔家闻讯出来迎接的人都很是意外,当然了看见元容一瘸一拐的也有些心惊,但尤其心惊的却不是那些满脸心疼的妇人婢子,而是正好外出回府的二管家崔忠,当他看见驾车的人正脸时,差点连手中的东西一块儿扔了,哎呀咱们家九娘什么时候跟东宫勾搭上了?!R1152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