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闺色 > 367章 隔壁少女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却说元容翻了墙出去,却没发现这边的墙特别高,落地时便狠狠的摔了一跤。

    哎哟。元容低头看向脚腕,忍不住皱起了眉,瞧着这疼痛的感觉,像是崴着了啊,倒霉。

    正打算找个地方坐下,扒了鞋子揉一揉,却不意有脚步声传来。

    “啊!”元容才扭头就听见背后不远处传来一声短促的尖叫,还伴随着稀里哗啦的声音。

    “你是谁?”不远处的小道上有个粉色身影拐了过来,是个满脸稚气的少女,一脸惊吓的看着元容。

    “呃,我只是……”元容抬手比划了一下身后的围墙,有些难以启齿。

    穿着粉色襦裙的少女眼神往墙上一溜,登时懂了,不由抚着胸口道:“吓死我了,还以为是哪里来的小贼,我正想呢,是哪个小贼这么胆大包天连这里也敢闯了。”说着眼角眉梢便多了几分笑意,略带俏皮道:“小娘子是哪家的,怎的翻墙过来了?”

    还不等元容回答,接着又是一副教训的口气道:“看小娘子年纪也不小了,怎的竟然行事这般莽撞?瞧你的穿戴,定然不缺银子,想要进园子玩花点银子便是了,何必翻墙,万一受点伤,或者被护卫当成不轨之徒抓了,岂非得不偿失?”

    元容不由失笑,又有些无奈,便忙道:“停停,前面还挺像一回事,怎么越说越不着调了?我本就是今日来赴宴的客人啊。”

    “赴宴?”少女闻言不由瞪大眼睛,鼓着腮帮子叉腰道:“胡说八道,今儿来的客人我是都打过照面的,可没有像你这样的小娘子!不对,今儿的客人里头就没有小娘子,你骗不了我!”

    元容不由挑眉,今儿安乐公主的春日宴客人全是小娘子啊,要说不认得她的脸还说得通,但是说没有小娘子的话……元容抬头看了看四周,而后一脸茫然道:“难道这不是国色天香园?”

    “哦……原来你是从国色天香园那边过来的?”少女眨了眨眼睛,然后看向围墙道:“那,墙对面就是国色天香园了?我只知道两个园子很近,原来就只是一墙之隔啊。”说着便是一脸向往的模样道:“我听说今儿安乐公主在里面办春日宴,有很多小娘子应邀前来,可是?”

    元容只当她是这边园子的婢女,对春日宴心中好奇,便不甚在意的道:“是挺热闹的,不过大多数人都各有心思,却不如你们这边悠闲自在了。”说着便看了一眼少女脚下的碎瓷片,不由道:“你打碎了这些物事,要不要紧?若是你上头的管事娘子追究起来,怎么办?”

    少女闻言也是跟着低头看了看,听见元容的话面色有些儿古怪,然后便抬头哭丧脸道:“哎呀,怎么不要紧?我可是要给客人端茶倒水呢,这下子可是耽误了!”接着又埋怨的看了元容一眼道:“都怪你,你怎么赔我?”

    元容抬手扶额,她也没想到会碰到人啊,当下便摸了摸身上,最后从头上拔下一根碧玉簪子,又退了手上的一个戒指来道:“这些你拿去罢,簪子偷偷给你们管事娘子求个情,戒指当是我赔给你的,其他的我也帮不上什么了。”说完便摆了摆手,道:“你快走罢,莫要多耽搁了,我就在此歇一会,还会再翻回去的。”

    元容说着,不由用眼角的余光撇了撇身后的围墙,心中却是忍不住咒骂,明明国色天香园那边看着不过半丈高,这边便有近乎一丈了,这么大差距不是坑人吗?待会儿要爬回去,恐怕不容易啊……要不要哄这少女给她弄个梯子来?元容心里打着小算盘,却不意那少女竟不乐意了,

    “诶,你想就这么算了?”少女见状猛然扑上来抓住了元容的胳膊,“你可是翻墙进来的不速之客呢,我把你抓住了,肯定就没人追究我的不是啦!快跟我去见人!”说着便要拉元容起来。

    元容自然不乐意露面,她虽然是因为被安乐公主算计才会选择了翻墙而出的路,但她也没想到会翻到别处来,若是见了此地管事甚至是主人,岂非丢人丢到外面去了?何况她脚还崴了,更不乐意动了,便一屁股坐地上死活不起来。

    “你怎么能这样!”少女拉了半天拉不动,面上便有些委屈了,一脸控诉的表情看着元容,瞪了瞪眼道:“你若是不跟我走,我就叫人啦,到时候让人把你捉去,可就难看的很!今儿可是有好几个小郎君在此做客哦,瞧小娘子的模样定然没有出阁,要是被人瞧见了,可不大好罢?”

    元容心里骂了一句,这小东西还挺精!只是她还真不得不受这个威胁,此时她要是闹出这个笑话来,传了出去,可不大好听。

    便故作可怜道:“我也不是不想走,可是我方才跳下来崴到脚了,现下疼得很,可是不敢乱动了,万一伤了骨头可怎么办?”其实她的脚没那么严重,根据从前的经验判断,估计最严重也只是脱臼了而已。当然了,对寻常娇生惯养的小娘子而言,这个伤势也不能算是无所谓了,也就元容虽然身娇肉贵,但毕竟是吃过苦头的人。

    少女一听便哎呀一声,蹲下来看了看元容的脚,原本白皙的脚腕已经有些红了,她伸出指头试探的点了一下子,便闪电一样缩了回去,不好意思道:“对不住啊,方才是我鲁莽了,姐姐你莫要跟我计较……”说着便忽然起身往外跑,边跑还边道:“我叫人去找医女!”声音远远传来,人却已经跑没影了。

    元容不由囧了一下,想把人叫住也来不及了,便忍不住叹了口气。看来这下子是少不得要见人了,但愿这主家是个贴心嘴巴严的,不要让她见到那几位来做客的小郎君,将来也不要传出崔家九娘有关的什么话语。

    “哎,却是忘了问那少女一声,此处究竟是否何地了!”元容后知后觉的哎呀一声,便开始四处打量。

    国色天香园位于曲江之畔,是最有名的游玩之处,当然它的有名还在于它很多时候是朝平民百姓开放的,便不是达官贵人,也有机会进来一赏牡丹盛开之时的美景,不然这国色天香之名何来?

    但是曲江之畔却不止国色天香园一座园子,可以说,它的四周都是各种各样的园子,而且规模景色未必逊色,但寻常人却未必能有机会一观。元容想了想跟国色天香园东面相邻的园子,却发现还是没法确定。

    无他,因为即便是知道方向,但在国色天香园东面的园子也有好几个呢,此处又不能登高俯瞰,她还真是不好说这是哪一个。

    片刻功夫,元容便见到那少女去而复返,还带了四个人来,竟全都是身强体健,腰间还挂着长刀的女护卫!四人面无表情的过来,一人蹲下查看元容的脚,两外两人则将带来的肩舆抬到元容跟前。

    “情况不重。”查看元容脚伤的女护卫淡淡的道。对她们这些练武的人而言,摸爬滚打是家常便饭,受伤也是寻常,不过是崴了脚,哪里算得什么大事?自然不会动容了。

    元容道了声谢,便被扶着起身上了肩舆。她面上虽然平静,但心里却有些忐忑,瞧着这四个女护卫的气势便知道,这主家定然不凡啊,寻常人家哪里能随时就派出来这样专门训练的女护卫?又忍不住看了那少女一眼,能够一句话就叫来四个人,看她说话也完全没有讨好的意味,这个少女也不是普通的婢子罢?

    一行人很快就绕过了花圃,穿过了游廊,又过了一座假山,便看见一道活水潺潺流过,河上一座汉白玉石桥,桥对面便隐约可见形状舒展的翘脚飞檐,以及泛着光的琉璃瓦了。元容不由屏了口气,心中却是越发疑惑,方才也在这园子里走了许久,可她思来想去,却发现记忆中竟然没有此处半点痕迹,岂非很奇怪?

    元容前世跟着长乐公主,也算是阅尽长安各处好风景,那么究竟是她因为年代久远记忆模糊了,还是这处园子确实是个例外?

    正寻思着,便听见不远处的树林中有笑声隐约传来,而方才一直跟着走的少女却忽然面带欣喜的冲了过去,元容下意识的竖起耳朵细听,那四个女护卫却忽然将肩舆放下了地,其中一个扶着元容站了起来。

    元容正纳闷着,便听见有脚步声由远而近,有些纷乱却并不急切,反而有些悠闲的样子,不多时,便见得少女挽着一中年郎君的手臂走了出来,看见元容站着微一愣,继而便绽开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但此时元容已经没有看少女了,她的注意力都被中年郎君给吸引了过去。

    瞧他一身玄色的宽袍大袖,衣摆上绣了同色的龙纹,四指宽的腰带在后腰处打了个结,多余出的部分悠然垂下,腰间只挂了一块婴儿巴掌大小的羊脂白玉龙凤佩,肤色白皙,唇上髭须修剪整齐,眉目如墨,鬓角斜飞,一双凤眼淡淡往元容身上一瞥。

    元容差点儿给跪了。R1152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