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闺色 > 354章 来约会吧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哎哟……”元容看着眼前端坐在马车中的裴宁,不由失笑。

    “先有信,后有东西,”元容晃了晃手中的信纸,又拍了拍腰间挂着的锦囊,看着裴宁甚为不解道:“你还来作甚?”

    元容是真不解,若说先前裴宁写信给她诉苦,又遣人送了东西给她,且不管那锦囊里放了什么不和谐的东西,但至少这行为并不稀奇,就连崔家的门房都司空见惯了好吗?但问题是,今次非得偷偷摸摸算咋回事?

    之前她还纳闷呢,见到阿青匆匆忙忙回去就开口询问:“你什么时候多了个外头的朋友?”

    阿青走到元容身边跟她咬耳朵:“是裴郎君亲自来啦,就在角门上等着呢,九娘要不要出去见见?”又把那锦囊塞到元容手里道:“这是裴郎君遣人送给九娘的,婢子也不知道是什么。”

    元容一边接过锦囊一边纳闷,既然裴宁亲自来了,怎么还要遣人送?哦对了,不是说是阿青的朋友吗?后来听阿青说了经过,顿觉裴宁是闲得发慌,没事找事来了,本待将人打发走,但当她打开锦囊一看,便又改了主意,披上斗篷就亲自出了门。

    然后就看见了那一架毫不起眼的马车,四周不但没有裴氏的标识,而且外表十分朴素不起眼,就连那拉车的马,看起来也是瘦巴巴的仿佛吃不饱的样子,若不是因为马车里的人,元容走在路上真不会对这马车多看一眼。

    马车正门边一个敛眉垂眼的婢子素手拉着车帘,裴宁则是动了动身子,由端坐变成懒洋洋的斜倚着马车壁,对着元容微微一笑,道:“瞧你说的,难道我就不能来看看你吗?俗话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们可是隔了好多个秋天未见了,还不准我生出些想念来?”

    是想念还是念想……真的没有说错吗?

    元容微微一笑,却不对裴宁的话发表什么感想,只是道:“裴九郎到底是来作甚的?”往前两步,斜倚身体在马车门边,一手撑在车辕上,眼神扫过那美貌婢女,而后落在裴宁身上道:“这般逍遥自在。”亏你信上还是一副委屈幽怨的口气!

    其实元容本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她只是单纯对裴宁的做派看不顺眼,平日里对外都是一副生人勿近的高贵冷艳模样,私下里却又是截然相反,说他表里不一真是一点都不过分。若是叫那些对他仰慕憧憬的人见到这番情景会如何?

    但裴宁却觉得元容话里似嗔似怨,仿佛带了几分酸意,很是开心,便爽朗笑道:“回到了长安,总算是脱离苦海,当然要放松一二了,难道还能苦着脸来见九娘?那我的俊美无俦的浊世佳公子形象不就大大的坏掉了,以后还怎么有脸见九娘?”

    元容嘴角一抽,不觉得这其中有什么关联,便恳切道:“裴九郎实在是多虑了。”

    裴宁却竖起食指摇了摇,又举起手中天青色的酒杯,晃了晃酒杯中清澈醇香的液体,郑重道:“怎么能算是多虑?若我不是生的这般出色,九娘当初定然不会看我看的呆了的。虽然说,容貌美丑皆是皮下白骨,百年之后俱都归于尘土,但这是个看脸的世界。九娘何时见过朝堂之上有其貌不扬之人?”

    元容闭上嘴巴。虽然觉得有哪里不对但好像没法反驳呢,毕竟裴宁说的都是事实。

    当初两人道左相逢,不过路上惊鸿一瞥,就让元容深深记住了裴宁,若是他生的平常些,定然不会是这般,说不定元容连目光都不会在他身上停留。不过,若是裴宁生的其丑无比,还跑出来吓人的话,估计她的印象也会同样深刻……不过,这话题是不是歪的有些远了?

    “裴九郎今日来,不是要与我讨论容貌问题的罢?”元容发觉有路人往这边看,便下意识的拉了拉头上的兜帽,盖住半张脸,只露出半截鼻子一张红唇来,道:“若是没有要事,我可要先回了。”说着又拍了拍腰间的锦囊,道:“还要多谢裴九郎相送的东西,若是到时用上了,我欠你一个人情。”

    裴宁叹了口气道:“何必分的这样清楚,我可不是为着你的人情来的啊?”说着便冲着那婢女一努嘴。婢女十分有眼色的从车里挪出来,同样用兜帽遮住了大半张脸,然后冲着元容福身一礼,道:“小娘子莫要误会,婢子可是有了夫家的人。”

    这又是从何说起?元容不由失笑,再看向裴宁时,却见他一脸正经的放下酒杯,抬手一引道:“阿容这么站着不累么,不若先上来坐坐?”接着便扭头对旁边想要阻止的阿青笑道:“放心,我可是正人君子,不会对你家九娘怎么样的。”

    阿青心说,这世界上道貌岸然之辈多着呢,单看宋南风那模样,谁又会想到他就是个不学无术内里一包草、还胆大包天到敢对公主出手的纨绔子弟?何况裴宁心悦九娘,她是相信裴宁不会帮着别人害了九娘,但却难保他不会作出什么来好叫九娘跟了他……

    不得不说,阿青你的思维发散的太广阔了,人家裴宁的品行真没那么糟糕。而且不看看你家九娘是什么人?那可是敢跟皇子寻仇的猛人,裴宁若是敢做什么,下场绝对不会太美好!深知元容脾性的他怎么会这么不智?

    元容寻思了一下,便踩着小板凳上了马车,待车帘子放下后,才往旁边一坐道:“原来你这车里还另有乾坤。”

    裴宁的马车虽然看着不起眼,当然内里装饰也与外表一般十分朴素不起眼,但却是特制的,不但空间利用更合理,乘坐也更舒服,底下不知道铺了几层毯子,柔软的很,马车动起来一点都不膈的慌。

    元容不由抬手撩起车窗帘子往外瞧了瞧,道:“你要带我去哪儿?我方才出门并未跟阿娘说。”

    “放心,不过是想着马车停在崔家门口不好看罢了,一会儿我们说完话就送你回去。”裴宁说着,便执起银壶对着元容一比划,从车壁抽屉里取出一个同样天青色酒杯来道:“可要来一杯?正经的梨花酒,在树下埋了三年的。”

    酒液从银壶中倒出,清澈的液体在空气中划出一个漂亮的弧线,然后稳稳落入杯中,随着马车行走微微打着旋儿晃动着,却不曾漏出来一滴。元容俯身轻轻抽动鼻子,便闻到一股清甜的香味,从鼻尖一直甜到心里。

    元容举起酒杯浅啜一口,不觉微微一笑,接着就听见裴宁道:“这梨花酒方起出来的时候,一共有三十坛,不过两天功夫,就被人索去了十八坛,还剩下十二坛,你若喜欢,便都送给你。”

    “都给我?”元容讶然笑道:“也太大方了罢,不给自己留一些儿?”

    裴宁叹气道:“如今我这‘酒中仙’名声可响亮了,虽然大家不会索要方子,但凭着交情要几坛酒,我还能说不吗,每年我辛辛苦苦酿出来的好酒,一不留神就能被瓜分干净。这梨花酒便是不送给你,恐怕也留不下几坛。”

    ====

    “哎哟……”元容看着眼前端坐在马车中的裴宁,不由失笑。

    “先有信,后有东西,”元容晃了晃手中的信纸,又拍了拍腰间挂着的锦囊,看着裴宁甚为不解道:“你还来作甚?”

    元容是真不解,若说先前裴宁写信给她诉苦,又遣人送了东西给她,且不管那锦囊里放了什么不和谐的东西,但至少这行为并不稀奇,就连崔家的门房都司空见惯了好吗?但问题是,今次非得偷偷摸摸算咋回事?

    之前她还纳闷呢,见到阿青匆匆忙忙回去就开口询问:“你什么时候多了个外头的朋友?”

    阿青走到元容身边跟她咬耳朵:“是裴郎君亲自来啦,就在角门上等着呢,九娘要不要出去见见?”又把那锦囊塞到元容手里道:“这是裴郎君遣人送给九娘的,婢子也不知道是什么。”

    元容一边接过锦囊一边纳闷,既然裴宁亲自来了,怎么还要遣人送?哦对了,不是说是阿青的朋友吗?后来听阿青说了经过,顿觉裴宁是闲得发慌,没事找事来了,本待将人打发走,但当她打开锦囊一看,便又改了主意,披上斗篷就亲自出了门。

    然后就看见了那一架毫不起眼的马车,四周不但没有裴氏的标识,而且外表十分朴素不起眼,就连那拉车的马,看起来也是瘦巴巴的仿佛吃不饱的样子,若不是因为马车里的人,元容走在路上真不会对这马车多看一眼。

    马车正门边一个敛眉垂眼的婢子素手拉着车帘,裴宁则是动了动身子,由端坐变成懒洋洋的斜倚着马车壁,对着元容微微一笑,道:“瞧你说的,难道我就不能来看看你吗?俗话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们可是隔了好多个秋天未见了,还不准我生出些想念来?”

    是想念还是念想……真的没有说错吗?R1152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