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闺色 > 348章 都是误会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丽妃今儿是怎么了?本宫都来了这么久,却还不见她人影,莫不是身子不舒服,或者……不待见本宫?”平妃这话说的诛心,是明明白白指着丽妃不给她面子。说起来,丽妃和平妃同为世家出身,又是同时进的宫封的妃子,连生儿子都是前后脚,丽妃就是真失礼,也轮不到平妃来指责,而且丽妃也不需对平妃多么诚惶诚恐。不过是因为平妃受宠些儿,又有帮着纯贵妃协理宫务的差事,大家平日都给她面子罢了。话音才落,便听见吱呀一声,却是屋门缓缓打开,丽妃缓步走了出来,对着平妃笑道:“平妃今儿怎的到我这里来串门了?”自从丽妃趁着平妃怀孕间隙怀上了儿子,平妃就看丽妃不爽了,早的时候没少找丽妃麻烦。但丽妃也不是省油的灯,见招拆招,平妃吃了几次亏之后就学乖了,不敢再对丽妃搞大动作,平时看见丽妃都恨不能当做是个屁给放了,无视**修炼到极致,要说她亲自到仪和宫,这还真是个稀罕事儿。平妃闻言哼笑道:“怎么,莫非丽妃这仪和宫竟是禁地,我还来不得?倒是丽妃你,这么久才出来,可不是在屋里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罢?”说着便一副好奇模样往屋里探了探头,却是正好跟卢氏对了个正脸。卢氏年纪大了,动作又慢,这会儿正扶着婢子慢慢吞吞往外挪呢,瞅见平妃便笑了,当即一礼道:“娘娘真是说笑了,见不得人的事儿倒是没有,只有一个快动不了的老妪。”说自己是老妪,卢氏这口气明显是自嘲。然而放在这个场景下,却更像是对平妃的嘲讽了。丽妃过去扶着卢氏,跟着道:“今儿好不容易母亲入宫。关上门也只是想说几句悄悄话罢了,我可不信平妃没有宣召家里人?”说着便微微一笑。看向平妃的目光带着探究道:“平妃贵脚忽然踏我这地儿,倒是让我真真吃了一惊。”元容在一旁忍不住抿了抿唇。她跟丽妃其实不熟,前世她虽然跟着长乐公主常常入宫,但也不会跟后妃多有接触,而今生她出世时,丽妃早已经进宫多时,故而竟然不知道,原来看着端庄的丽妃。嘴皮子竟然也这么溜!再看平妃,从前一张艳如桃李的脸蛋如今也已经有了老态,虽然更多了几分风韵,但眼角的细纹却是已经遮掩不住了,也怪不得,她称雄后宫二十来年,这年纪可是不小了。不过当然,跟如今老态龙钟的圣人比起来,依旧十分年轻。平妃被丽妃抢了话头,颇有些气不过。又想到某人在自己耳边信誓旦旦的话,不由眯了眯眼睛,心下暗道我先不与你计较这些。只勾起嘴角道:“丽妃与我也算是大有渊源了,我便是来你这儿串个门又有什么稀奇的?咱们两家也算是故交,从前未出阁时也一起玩过的,倒是正巧可给崔老夫人道个好。”尊老敬老是自古流传下来的美德,虽然平妃身份高,但卢氏也不是什么随便的老妇人,五姓世家的名头拿出来还是响当当的,而且最主要的是,到了卢氏这个年纪。就算是乡间的耆老,见了圣人都不用跪拜的。何况是卢氏,何况见得还只是个妃子?福个身都是给面子了。所以平妃如此说。对于卢氏而言并非是什么天大的面子,不过是寻常礼数而已,卢氏也没有受宠若惊的意思,只是淡淡回了一礼,道:“多谢娘娘关心,老身倒是活的健忘。”无怪卢氏不给平妃好脸色,平妃一来就居心叵测的给丽妃扣帽子,而且还掐着点儿来的,哪个不会以为她是来找茬的?既然是来找自己闺女麻烦的人,卢氏会给她好脸才怪了!反正又不怕她。平妃碰了不软不硬的一个钉子,顿觉没趣,眼中闪过一抹厌恶之色,才复又撑起了笑脸道:“老夫人倒是好福气。”又转头看向丽妃道:“我可是专程来找丽妃你说话的,怎么,丽妃经适房要把客人拦在屋外么?”说完也不等丽妃回应,便抬脚就往屋里走,一边走还一边感叹一声道:“丽妃这屋子布置的真不错,还有不少好东西呢,我那里都没得,真是叫人羡慕……”平妃说着,便伸手去摸那放置在墙角的八角琉璃宫灯。元容跟在后面进了屋,看见平妃的举动便不由得眯了眯眼睛。这平妃,还真是来者不善啊。==“丽妃今儿是怎么了?本宫都来了这么久,却还不见她人影,莫不是身子不舒服,或者……不待见本宫?”平妃这话说的诛心,是明明白白指着丽妃不给她面子。说起来,丽妃和平妃同为世家出身,又是同时进的宫封的妃子,连生儿子都是前后脚,丽妃就是真失礼,也轮不到平妃来指责,而且丽妃也不需对平妃多么诚惶诚恐。不过是因为平妃受宠些儿,又有帮着纯贵妃协理宫务的差事,大家平日都给她面子罢了。话音才落,便听见吱呀一声,却是屋门缓缓打开,丽妃缓步走了出来,对着平妃笑道:“平妃今儿怎的到我这里来串门了?”自从丽妃趁着平妃怀孕间隙怀上了儿子,平妃就看丽妃不爽了,早的时候没少找丽妃麻烦。但丽妃也不是省油的灯,见招拆招,平妃吃了几次亏之后就学乖了,不敢再对丽妃搞大动作,平时看见丽妃都恨不能当做是个屁给放了,无视**修炼到极致,要说她亲自到仪和宫,这还真是个稀罕事儿。平妃闻言哼笑道:“怎么,莫非丽妃这仪和宫竟是禁地,我还来不得?倒是丽妃你,这么久才出来,可不是在屋里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罢?”说着便一副好奇模样往屋里探了探头,却是正好跟卢氏对了个正脸。卢氏年纪大了,动作又慢,这会儿正扶着婢子慢慢吞吞往外挪呢,瞅见平妃便笑了,当即一礼道:“娘娘真是说笑了,见不得人的事儿倒是没有,只有一个快动不了的老妪。”说自己是老妪,卢氏这口气明显是自嘲,然而放在这个场景下,却更像是对平妃的嘲讽了。丽妃过去扶着卢氏,跟着道:“今儿好不容易母亲入宫,关上门也只是想说几句悄悄话罢了,我可不信平妃没有宣召家里人?”说着便微微一笑,看向平妃的目光带着探究道:“平妃贵脚忽然踏我这地儿,倒是让我真真吃了一惊。”元容在一旁忍不住抿了抿唇。她跟丽妃其实不熟,前世她虽然跟着长乐公主常常入宫,但也不会跟后妃多有接触,而今生她出世时,丽妃早已经进宫多时,故而竟然不知道,原来看着端庄的丽妃,嘴皮子竟然也这么溜!再看平妃,从前一张艳如桃李的脸蛋如今也已经有了老态,虽然更多了几分风韵,但眼角的细纹却是已经遮掩不住了,也怪不得,她称雄后宫二十来年,这年纪可是不小了。不过当然,跟如今老态龙钟的圣人比起来,依旧十分年轻。平妃被丽妃抢了话头,颇有些气不过,又想到某人在自己耳边信誓旦旦的话,不由眯了眯眼睛,心下暗道我先不与你计较这些,只勾起嘴角道:“丽妃与我也算是大有渊源了,我便是来你这儿串个门又有什么稀奇的?咱们两家也算是故交,从前未出阁时也一起玩过的,倒是正巧可给崔老夫人道个好。”尊老敬老是自古流传下来的美德,虽然平妃身份高,但卢氏也不是什么随便的老妇人,五姓世家的名头拿出来还是响当当的,而且最主要的是,到了卢氏这个年纪,就算是乡间的耆老,见了圣人都不用跪拜的,何况是卢氏,何况见得还只是个妃子?福个身都是给面子了。所以平妃如此说,对于卢氏而言并非是什么天大的面子,不过是寻常礼数而已,卢氏也没有受宠若惊的意思,只是淡淡回了一礼,道:“多谢娘娘关心,老身倒是活的健忘。”无怪卢氏不给平妃好脸色,平妃一来就居心叵测的给丽妃扣帽子,而且还掐着点儿来的,哪个不会以为她是来找茬的?既然是来找自己闺女麻烦的人,卢氏会给她好脸才怪了!反正又不怕她。平妃碰了不软不硬的一个钉子,顿觉没趣,眼中闪过一抹厌恶之色,才复又撑起了笑脸道:“老夫人倒是好福气。”又转头看向丽妃道:“我可是专程来找丽妃你说话的,怎么,丽妃经适房要把客人拦在屋外么?”说完也不等丽妃回应,便抬脚就往屋里走,一边走还一边感叹一声道:“丽妃这屋子布置的真不错,还有不少好东西呢,我那里都没得,真是叫人羡慕……”平妃说着,便伸手去摸那放置在墙角的八角琉璃宫灯。元容跟在后面进了屋,看见平妃的举动便不由得眯了眯眼睛。这平妃,还真是来者不善啊。(未完待续)R1052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