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闺色 > 347章 栽赃陷害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十三皇子不由眯了眯眼睛,不知怎么的,他总觉得安乐公主的眼神不怀好意?

    “十三郎怎么了,可是冷?”纯贵妃一撇头就发现了十三皇子好像搓着手背打了个哆嗦。

    “啊,没有,只是——”十三皇子开口否认,只是还没说完,就听见阿嚏一声。

    众人不约而同扭头,十三皇子怔愣了一下,接着才抬起手指了指新安郡王身后道:“不是我……”

    “是我是我!”人群中忽然伸出一只手,白白胖胖的,然后就见萧承令挤了出来,一边抽着鼻子一边笑道:“可能是我昨儿守夜,不小心染了风寒,回头请太医开副药就好了,大家不用担心啊!”

    谁要担心你!十三皇子悄悄一撇嘴,你这家伙这么胖,肯定要比一般人更不容易生病才是,有何好担心的!

    纯贵妃笑了笑道:“你们怎么如此有兴致,出来逛花园?如今也就只有寒梅可瞧了,倒是千万注意点儿,莫要生病才是。”

    新安郡王代表诸位兄弟发言道:“是阿翁打发了我们出来,正要去承香殿拜见贵妃娘娘呢,哪料到竟在此处碰见了娘娘,倒是省了白跑一趟了。”说完便笑了笑,又对着安乐公主一礼道:“还有姑母。”

    纯贵妃还没吭声,安乐公主倒是先一抬下巴,哼声道:“行了,我可不跟你们小辈一块儿。”说着一甩手,漫不经心的扭身道:“我那里还有事儿,就先失陪了。”话音才落,便摇曳生姿的走了开去,路过萧承令的时候,还对着他甩了个媚眼儿。

    萧承令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虽然不敢对姑母生出什么猥琐心思,可也被安乐公主那一眼给瞧得心跳加速,不由挑了挑眉,然后捂着胸口悄声叹了口气。却偏偏眼前一花,整个人便被一只雪白手臂给揽住了。

    “小五郎倒是难得进京,若有空儿,不妨到我那里玩。姑母那里可有的是好玩意,保管你喜欢!”

    就在萧承令还有些傻的时候,安乐公主已经放开了他,带着婢子们扬长而去,只余下一串别有意味的笑声。萧承令心中意动,然而抬头就看见诸位堂兄弟都在偷偷瞧他,眼神有些异样,这才下意识舔了舔嘴唇,尴尬一笑。

    纵然这群小郎君们年纪尚小还未开荤,可也不是纯洁的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孩儿了,见到安乐公主的做派,哪里还不要想歪?便都挤眉弄眼的瞅着萧承令,脸上还挂着促狭的笑容。

    其中挨着萧承令的那个小子便一扭腰撞了萧承令一下,道:“堂兄何时有空儿,不如叫我弟弟我?”

    “咳!”忽然一声咳嗽响起,诸人俱都扭头,才猛然回过神来,这可不是弟兄们能随意开玩笑的场合,还有长辈在呢!瞧纯贵妃倒是一脸什么都没听到的样子正低着头跟十三皇子说话,而秦王就直白多了,站在一旁黑着脸。

    新安郡王咳嗽了一声,拉回了兄弟们的注意力,便打圆场道:“玩心这么重,若是回头先生检查功课不过关,可不要哭着来找我求情。好了,”说着便扭头看向纯贵妃,道:“贵妃娘娘,你看我们……”

    纯贵妃当然不会跟小辈们一般见识,何况都还是些少年,孟子曰人少则慕父母,知好色则慕少艾,谁都有年少轻狂的时候嘛,直到新安郡王开口,才抬起头笑道:“我那里便罢了,你们这些小子若是都去了,还不吵吵的我头疼?”

    新安郡王忙笑道:“哪儿敢吵着您呢?弟弟们都是懂事的,到了承香殿,只有乖乖听话的份儿。”

    纯贵妃笑着摇了摇头,道是不需要众人再去请安了,便只要小郎君们自己去玩,又问秦王道:“若是秦王无事,不妨领十三郎去说话?”见秦王没有反对,便拍了拍十三皇子的后背道:“去罢。”

    十三皇子正想要抱上二兄的大腿,如今正是好机会,还真不想放弃,眼见秦王正瞧着自己,便当机立断一步迈了过去,道:“多谢二兄!”又回头看了纯贵妃一眼,心中略有遗憾:不知道母妃那边在作甚了?

    丽妃表示她现在很生气,很愤怒,她吩咐了阿金带人打扫卫生,寻找自己失踪的簪子,可是却不想竟然在自己的寝殿发现了一根男人的腰带!而且绝对不是属于圣人或者十三皇子的!这可怎么得了,若是传出去,她的声誉就全完了!

    当然了,丽妃很肯定自己没有跟别的男人私相授受,更不会蠢到把陌生男人的腰带塞在寝殿的犄角旮旯里,这不是明摆着给人把柄的事儿吗?所以这腰带是从何而来,是谁放进了她的寝殿?

    眼下追究这腰带是谁的已经没意义,丽妃也不是个傻子,别人既然阴谋放了男人腰带在她宫里,必然还有下文,所以她当务之急就是把所有可疑的的不明来源物品全部毁尸灭迹!

    “娘子放心,这腰带只有婢子和阿粉看见了。”阿金小心翼翼道。

    身为丽妃倚重的心腹婢女,阿金当然不是猪脑袋,就算不如丽妃聪明,但也是知道这事儿的严重性的,所以当她被阿粉叫去看见了这腰带时,便当即塞进了袖子里,方才也是打发了伺候的宫人们才拿出来的。务必不让其他人瞧见。

    丽妃点点头,一张脸却已经红了,不知道是气的还是急的:“阿金带人继续找!再叫阿粉端个火盆过来!”

    虽然屋子里有地龙,但毕竟是冬天,再加个火盆也不是什么稀奇事,阿粉端着火盆进了屋,就见丽妃已经拿着剪刀将那不知来处的腰带给剪成了零碎,然后一把抓起扔进了火盆里。

    火盆里原先幼小的火苗一接触到布料便窜起来老高,还有一股子烧焦的味道。

    方才一直坐在旁边没吭声的卢氏忽然抽了抽鼻子道:“迷迭香?”

    迭香出西蜀,其生处土如渥丹。过严冬,花始盛开,开即谢,入土结成珠,颗颗如火齐,佩之香浸入肌体,闻者迷恋不能去,故曰迷迭香。迷迭香在前朝便已经盛行,说起来便给人一种朦胧旖旎之感,仿佛如情人间的呢喃低语,尤为洒脱不羁的世家子所爱。当然,一般人想用也用不起。

    丽妃面色一变,当即便咬牙恨恨道:“这是要置我于死地!”

    若是她没有记错,前些日子来的次数略多些儿的陈太医身上便带着一丝儿这种味道!陈太医出身世家,年轻轻轻便入了太医院,又是生的俊秀潇洒,举手投足都让人觉得斯文雅致,只看他的人,也会觉得心情舒爽许多。

    陈太医出身陈氏分支,昔年他家长辈倒是与崔家略有几分交情,故而丽妃看陈太医,便有几分看自家后辈的欣赏之意,故而多次召见他,也是存了提携之心,可是竟被人利用到这等龌龊事里头,真是叫丽妃呕的很。

    “行了,”卢氏沉声道:“此事也是你的疏忽,还不快把这些清理掉!”

    后※宫争斗不见硝烟,却残酷无情,卢氏本以为自家女儿不争不抢,低调做人便不会成为别人对付的靶子,毕竟这宫中风头最尽的也轮不到丽妃不是?哪晓得还是有居心叵测之人在背后搅风搅雨。

    只是话音才落,便听见外头传来一声呼喝:“平妃娘娘?!”

    糟了!丽妃和卢氏对视一眼,不觉惊疑,平妃怎么会挑在这个时候来了?看着火盆里尚未燃烧完全的腰带零碎,丽妃不由皱了皱眉头。而此时,外头却想起了元容的声音。

    “拜见平妃娘娘。娘娘今日盛装打扮,叫九娘乍见之下,差点都不敢认了。”元容微笑着,以没有丝毫可以挑剔的完美礼仪站在了廊下,站在了平妃面前,身后是一大片跪下的宫人内侍。

    平妃看着元容愣了一下,直到身边婢女凑在耳边说了一句,才恍然般将元容从头到脚扫了一遍道:“崔家的九娘?”

    元容躬身道:“正是,娘娘好记性。”

    哎哟,分明是她身边的人记性好,根本同平妃一丝儿关系都没有!但是平妃却是微笑着接下了这声赞誉,掩口一笑道:“你倒是会说话,跟幼时大有不同了。”说着便上前,伸手拉住了元容的小手,磨蹭了一下道:“不光人生的更好看了,这嘴巴也甜,比幼时可讨喜多了。”

    元容呵呵一笑,抿着唇羞涩的低下头去。

    就算谁都知道平妃说这话真不客气,怎么都不像是夸奖,但元容也必须当它是夸奖,然后坦然接受:“娘娘您过奖了。”

    而平妃则是拉着元容边走边道:“什么过奖不过奖的?崔氏小娘子,有哪个敢说不好的?”说着竟是无视了跪在地上的众多宫人,径自就要往里闯,嘴里还笑着道:“丽妃今儿是怎么了?本宫都来了这么久,却还不见她人影,莫不是身子不舒服,或者……不待见本宫?”最后一句已经有了些许不悦的味道。R1152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