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闺色 > 343章 落单被坑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承香殿,纯贵妃正在跟娘家人说话,却见心腹女官急匆匆的走了进来。

    “何事?”纯贵妃柳眉轻蹙,纵使不悦也依旧好声气。

    女官先告罪,接着便凑到纯贵妃耳边低声说了几句,然后就见纯贵妃面色变了。

    “可是有人来找你麻烦?”娘家人忙问道。

    虽然纯贵妃无子无宠,但却是贵妃之尊,圣人尚要给她几分脸面,娘家对纯贵妃自然是上心。

    毕竟打了纯贵妃的脸,就相当了打了他们家的脸,作为娘家人自然要给纯贵妃撑腰。

    纯贵妃面色变了变,便摇了摇头温声道:“非是如此,但却有些棘手。”见娘家人待要说话,又道:“此乃宫中事务。”

    意思就是外人最好莫要掺和。凡事都不必说的太明白,大家都是聪明人,当然听得懂。

    “那……我等便先告退了?”看纯贵妃的样子恐怕没有功夫和心情再跟她们聊天了。

    纯贵妃对娘家人的知情识趣很是满意,便忙吩咐婢子将自己准备好的礼物都拿来,又遣身边颇有脸面的内侍前去相送,自己则是转入内室换了身衣裳,匆匆忙忙就出了门。

    且说另一边,十三皇子转身便走,元容欲要阻拦却慢了一步,心中一急,忙快步跟上时,却发现十三皇子在石阶上停住了脚步,待元容走上前,才回过头来看了元容一眼。

    “怎么不走了?”元容不由问道。

    十三皇子皱了皱眉,道:“若是去的快了,反而显得刻意。”顿了顿又道:“我知道你肯定不希望我过去。”

    元容道:“那你准备如何呢?”

    十三皇子挠了挠脸,道:“我只是可怜那小内侍,不希望他就这么死在冰天雪地里。宫人纵然命贱,也不是就该死的,我去救他,想来那宫人纵然胆大包天也不敢对我出手,而且承香殿纯贵妃恐怕也快来了,你回仪和宫禀告母妃。”

    元容一挑眉,虽然她觉得十三皇子说的有理,可她若真这么做了,难道丽妃不会对她有意见吗?然而还不等她开口,就见远处人影一闪,却是那宫人鬼鬼祟祟的从假山后面出来瞅了瞅,而后又躲了回去,不知道在干什么勾当。

    十三皇子见状便一推元容道:“别磨蹭了,快走,我这就要过去了。”说着就闪身出去,装作若无其事般往出事那处走去。

    元容不由得蹙眉叹口气,这十三皇子年纪不大怎么主意倒是不小?但她也来不及细想,扭头便提着裙子小跑起来,边跑边想着见了丽妃该如何说话,却不意转角处脚下一滑,而恰恰此时身后忽然传来一股大力,整个人便不由自主的朝旁边扑了过去。

    噗通一声,元容发出一声闷哼摔倒在地,却是弄了一身的雪。

    膝盖有些疼,元容咬着牙忍着疼探手揉了一把,不由扭头往回看,到底是谁下手阴她?

    却见一个衣着华贵的窈窕身影站在不远处,正低着头摩挲着拇指上的翠玉扳指,而方才下手推人的,想来就是站在一旁那看起来壮硕的宫人了,再看她脚下不远处,便是一支横亘的圆溜溜棍子。元容就是一脚踩到棍子上才站立不稳的。

    元容扑腾了一下衣裳缓缓站起来,面容冷峻:“是你推得我。”

    “呵,是她推的你,却是我吩咐的。”那身影抬起头,背着光朝元容走过来,面目逐渐清晰,那美丽而又充满风情的脸上,是张狂而得意的笑,”崔九娘,这回你可落在我手上了罢?“

    竟然是安乐公主。华服重裘的女子上了浓重的妆容,越发美艳逼人,但若是细看,却能发现她浓墨重彩下的精气神并不那么充足,甚至眼下厚厚的粉,也不能遮住那乌青的颜色。看来,在那件事情之后,她的日子过的并不太舒心。

    元容是猜对了。她自那之后便放松了对安乐公主的关注,毕竟是个死了孩子的女人,她也没有那闲心落井下石,也正因为此,她确实不知道安乐公主面临了什么。

    因为跟人偷情导致名声败坏成为整个长安城中的笑话,又因为疏忽照顾导致幼子一病而亡,安乐公主在双重打击之下,心情自然舒畅不到哪里去,何况还有恼人的家事——赵岐这回是铁了心的要休妻。公主是高高在上没错,但他赵岐也不是没了公主老婆就活不下去,眼下他头上都绿的冒烟了,哪里还能忍得?

    只是眼下时候不对,安乐公主压着,赵岐也不敢挑这个时候闹事,才一时风平浪静,然而却也只是暂时的宁静罢了。

    安乐公主心有不甘,自然要将心中这股子气发散出来。她先将宋南风整的哭爹喊娘,叫宋家连夜把人给送去了南方,只能算是开胃菜,接下来她要做的,便是将这个敢跟她抢男人的小贱人踩到泥里去!

    “你是不是很得意,”安乐公主走上前,将元容上下扫了一眼,对她的狼狈模样略满意,不由微微一笑,而后眼中闪过一抹狠厉:“本公主对裴宁痴心一片,裴宁却不屑一顾,反而对你另眼相看,真是了不得啊。”说着一抬手,从她袖间反射出一抹冷光来,冰凉的物件便贴上了元容的脸颊,“你说,若是本宫毁了你这张脸,他还会喜欢你吗?”

    原本元容不觉得有谁会这样大胆,光明正大的在太极宫里害她,就算是安乐公主,只要她还有几分理智,就知道此时害了元容,不仅会得罪崔氏,连圣人都会勃然大怒。这于她而言有何益处?

    但听着那满怀怨恨的话语,元容还是心中一惊,下意识的退后一步,避开了那冰凉的刃锋。不管理智告诉她该如何如何,但谁能保证安乐公主就会权衡利害?

    她是真的怕安乐公主一时失心疯,不计后果的给她毁了容。就算是崔家能给她撑腰,就算圣人大怒,又能让她的脸变好吗?能弄死安乐公主给她出气吗?

    都不能。所以元容宁可气短,万万不敢去试安乐公主的刀锋。

    “贵主何出此言?裴九郎怎么会喜欢我——”

    元容试图解释,然而话才出口就被安乐公主打断:“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安乐公主嗤笑一身,眼皮子一抬,道:“你哪里比我好?论出身、容貌、才学,我哪里不如你?只有一样,你比我年轻,面皮这样嫩……我却连孩子都生了两个了……”

    不知道为何,元容觉得安乐公主的精神有些不正常了,不由又退了一步,压抑着呼吸道:“贵主依旧年轻貌美,我怎能相比?贵主莫要听人胡言乱语误会了我,那裴九郎有克妻名声,便是生的再好,我也不敢觊觎他。相比美色,我更珍惜性命。”

    “闭嘴!”安乐公主忽然一声断喝,将手中匕首扔了,抬手就给了元容一巴掌,“贱人!你不用花言巧语糊弄我了,你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信,相比你,我当然更相信二郎,”安乐公主说这,嘴角忽然一勾,“你们两个那么熟,他说的话我没有理由不信,不是么?”

    “若非二郎来找我,我都不知道你和裴郎两个都在看我笑话。”安乐公主哼笑,笑声里却有几分让人不易觉察的凄凉,然而只一瞬的功夫,她又恢复了那高高在上的气焰,“二郎倒是对你有情,叫我莫伤你,但他不过一个晚辈,我为何要听他的?”

    元容闻言一滞,心中忽有酸涩感散开,却是说不上对萧承训什么感觉了。萧承训既然对她尚有情,又何必将她和裴宁的事情捅出去给安乐公主这个疯女人知道?可见纵有那一番情谊,他该下手的时候也毫不手软。

    今日是她疏忽,甩掉下人跟十三皇子出来,却又落了单,倒是不如跟着十三皇子去救人了!可惜她势单力孤,安乐公主却人多势众,她这回铁定要认栽了。

    瞧见元容面上苦笑,安乐公主胸中一阵快意,大笑一番之后,才道:“不过你放心,我不会弄死你,也不会毁你容,”说着便上前拍了拍元容的脸蛋,元容方才连退几步,已然退到了湖边,再往后一步便要掉进湖里,已经是退无可退,“我只要——”

    安乐公主轻声说着,忽然一个用力一推元容的肩膀,“下去罢!”

    如今天气差不多已是最冷的时候,不论大湖还是小池子都已经冻住,宫里的也不例外,除去被刻意凿开的池子之外,冰层已经厚到能够承受住好几个人的重量——池水比边缘矮了有半人高,元容砸进去,便是那么厚的冰层都出现了裂纹。

    巨大的冲力让元容屁股朝下又滑行了丈许,冰凉之感透过衣裳刺入骨头,很快就让元容整个人都有些僵硬起来。屁股都要摔成八瓣了……

    安乐公主居高临下的看着池中的元容,顿觉畅快,便蹲下身来,随手团了个雪球朝元容扔来,看着元容狼狈闪躲,不由笑道:“崔九娘,若是你不能自己爬上来,便在此好好待着罢,看看你运气如何,会不会有人来救你!”R1152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