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闺色 > 342章 黄雀在后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元容方要调侃十三皇子两句,不过是个少年,毛都没长齐呢,还男人?

    接着却听见了死人两个字,当即心中一急,便三两步跑了上前,就看见十三皇子正蹲在地上,盯着身前的一具身体。

    “别进来!”十三皇子听见脚步声忙要阻止,却不妨元容已经到了他身边,便叹气道:“你可真是淘气,都说了有死人,你还进来作甚?”说着又见元容站在那儿一动不动,便无奈探手戳了戳元容道:“怎么,吓坏了?”

    元容这才一皱眉道:“这人有点眼熟。”说着便走到跟前去仔细看了看那张脸,道:“没错,我方才还见过他呢。之前往霜露殿朝拜,服侍的人中就有这小内侍,这才多久的功夫?”

    十三皇子不由睁大眼,而后眉头紧跟着一皱,就果断下手往地上横躺的人颈动脉一摸,半晌才道:“已经死透了。若是我们方才能发现他,说不定能得到一点线索。”顿了顿又道:“也不知道是谁这般胆大,竟敢在今日生事。”

    今天可是众臣朝拜的日子,宫中也有许多命妇,就算是死了小猫小狗都不是好兆头,何况是死了人?就算死的是无关紧要之人大家面上也不会好看,何况这小内侍恐怕还有点干系……元容想到这,忽然心中一惊,拉着十三皇子便抽身往外走。

    “此事不同寻常,我们还是不要掺和进去,免得引火烧身!”

    十三皇子在宫中长大,也不是个没心眼儿的,自然也反应过来不对,忙道:“等等,不能就这么走了!”一边说着一边从旁边捡来树枝将自己和元容踩出来的脚印给扫掉。道:“说不得很快会有人找到这里来。”

    元容便也上前帮忙,将所有痕迹除掉之后,两人便随手将树枝一扔。乘着四周无人迅速退走。然而走到一半,却见十三皇子蓦地停住脚步。又一把拉住元容往回走。

    “这是作甚?”元容诧异,“左右与我们无关,这般回去,万一跟什么人碰见可如何是好?”

    十三皇子却道:“此事毕竟在宫中发生,我和阿娘都在这宫中住着,怎么算是无关?我倒想瞧瞧,究竟是谁这么大胆,到底又有何目的。”说着便拉着元容拐向了另一处。上了几节台阶,便来到一处颇为隐蔽的高处,只要把头伸出去,就正好能瞧见那处假山。若是有人经过,必然逃不过两人眼睛。

    但是元容却忍不住皱眉:“我觉得,此事还是应该告诉姑母为佳。”

    十三皇子点了点头道:“过后自然是要告诉阿娘的,不过如今我们若是先回仪和宫,恐怕就要与背后之人错过了。难道你就不好奇,这中间到底是谁在捣鬼么?”

    元容皮下肉不笑的呵呵一声,好奇心她当然是有。可那有个前提,就是不会对她造成什么影响,她前世活了几十年。安分守己就是让她能活下来并且活的越来越好的原因之一,实际上若是她能一直贯彻下去,或许前世还不至于落得那个下场。

    只是事到如今,她也不能把十三皇子扔下自己走了,便只好认命一叹:“有的时候,知道的太多并非是好事。”

    十三皇子却是冷笑一声:“那是笨蛋才有的想法,知道的越多越准确,你才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如何行事能获得最大好处。若是什么都不知道,或许到死了还懵然无知呢。”

    元容看着十三皇子理直气壮的回答。顿时有种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然没法反驳的感觉。不可讳言,若是什么都不知道的人。一定是活的懵懂,或者说天真的,若是如她前世那样的处境,对主子没有了解的话,一辈子都不要想能挣出头来。

    元容正在想着,却忽然被十三皇子扯了一下,就听他兴奋道:“快看,有人来了!”

    元容闻言不由朝远处望去,就见另一边的小道上来了两个脚步匆匆的内侍,两个人边走便四处张望着,仿佛在寻找什么东西的模样,直到走到距离假山不远之处,其中一个忽然停住,抽了抽鼻子道:“你有没有闻到什么气味?”

    另一个道:“咱们本就是循着气味找过来的,哪里能——”说着却忽然顿住,跟同伴一样抽了抽鼻子,而后疑惑道:“若是我没有弄错,这股气味该是龙涎香?奇怪,咱们的小花祖宗身上可没有这个味儿。”

    小花,还祖宗?元容听了不由疑惑,却听旁边十三皇子有些失望道:“莫非这两人竟是误打误撞来的?”随后又跟元容解释道:“他们说的小花祖宗,恐怕是纯贵妃养的那只花斑猫。”

    也就是说,这两人跟假山里头那死人没关系,纯粹是找猫来的?还是说,这两人只是借着找猫的由头而已?

    却见那两人在原地转悠了一会儿,不觉便摸到了假山一旁,旁观的元容不由拍了拍脑袋,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接着就听十三皇子哎呀一声,低声道:“居然忘了这一茬!”

    十三皇子忽然往元容身边一凑,然后抽了抽鼻子道:“你身上这股子梅香虽然淡,但我们在那处假山停留许久,恐怕会留下气味!”继而便有些庆幸道:“索性这宫中亦栽有梅花,只愿他们莫要多想!”随后又低声喃喃自语了一句道:“若他们真的只是找猫,应该不会那么仔细……”

    就在这时,便听见有人叫唤了一声,元容忙抬眼望去,只看见一截衣角消失在假山后,想来是那两人发现了那具尸体了?之前元容和十三皇子怕那尸体不易被人找到,还好心的将之往外挪了挪。

    “怎么办?”两内侍看着尸体都有些慌张。

    终于还是其中一个道:“此事还得禀告娘娘,娘娘如今乃是宫中位分最高之人,有人死了,当然得娘娘来处置!”

    “可是,我们还不知道这死人是哪个宫殿里的,若是那一位的人,娘娘反而不好插手了!”那人说着却是往东北方一指,那是平妃的凤仪殿所在方向。在这宫里,纯贵妃虽然是贵妃,可却无宠,平妃名义上虽然低一等,可有宠又有子,便是纯贵妃也不愿意得罪她。

    两人争论一回,决定不下,先前开口的内侍不由往那死人身上一掏,想着若是能找到点什么能证明身份的东西也好,哪晓得却不经意间碰到了一处了不得的地方,登时大惊失色:“这个人不对!”

    说着便干脆扒掉了那死人的裤子,一看之下不由倒吸一口凉气道:“果然,他是没有净身的!这人不是宫里人!”

    两内侍对视一眼,都觉得自己两人碰上了大事,那年长些的内侍不由搓了搓手道:“要不我在这儿守着,你快些回去禀报娘娘!今天不同寻常,可千万不许声张出去!”

    另一个内侍不由咽了口唾沫,使劲点了点头就往外跑去,而剩下那个人,则是原地转了个圈儿后,开始小心的把死人往假山的缝隙里头拖。此处虽然偏僻了些,但也难保会有人正好经过,被人看见就不好了。

    而就在此时,躲在远处看着的元容和十三皇子却是不由对视一眼,道:“事情大发了。”从那两内侍的处理方法来看,这死人可能确实与他们无关。

    尤其是元容可能还不了解这事情的严重程度,而十三皇子却在最初就发现了那死人的不妥,因为他离得近,曾经不小心摸到了那人下颌上的胡茬。宫里的内侍哪个会长这玩意?

    只是这死人被两个内侍发现,此事恐怕已经脱离了原先预计,两人再躲在这儿大概也看不到什么,便打算撤退。然而当元容最后不经意瞥了一眼时,却又停住了脚步。

    “你看那儿。”元容扯住十三皇子,往一边抬了抬下巴道:“有个宫人鬼鬼祟祟的过来了。”

    说是鬼鬼祟祟,其实那宫人猛然看上去也没有什么不妥,走路规规矩矩,也不曾像那两个内侍一般边走边四处看,然而当她不经意间看见那跑走的小内侍时,却忽的一闪身躲了起来,等到小内侍人影消失,才有站了出来,还抚了抚胸口,貌似松了一口气的模样。

    十三皇子顿时来了兴致,要笑不笑道:“看此宫人年纪,恐怕在这宫里资历不浅,然而我却觉得她面生,也就是说,她并不是某位娘娘身边的女官——”十三皇子抬手托着下巴往墙上一倚,道:“这般做贼心虚,肯定有鬼。”

    十三皇子话音未落,便见那女官已经走到了假山前,也许是听到了什么,忽然停住了脚步,而后原地站了站便从怀里掏出一块帕子,然后取出一个纸包撒了些粉末在上头,然后便握着帕子蹑手蹑脚顺着假山摸了进去。

    “不好,那小内侍恐怕要遭!”十三皇子低吼一声,转身就往外跑,元容伸手去拦他,却慢了半拍抓了个空。(未完待续)R655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