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帝武纪 > 第二十五章 剑感 三
    “嗷呜!”狼王长嗥一声,把悲愤与悲凉冷凝成一个太阳也休想融化的坚强而冷酷的意志,藏进心底。

    “御风真雷。”我体内的真气锋利如刀,锁住树枝的五指像是五把钢刃牢牢地扣紧,一股蛮力如同鬼魅一般冲向刀王。

    嘶!居然?消失了?

    狼王眼中寒芒一闪,身形微伏,不知去向。

    怎么会?

    空中瞬间掠过一线阴暗的黑气,闷音如雷,猛地轰出!

    咚!

    我不知退进,目光呆滞地望着四周,已经几乎完全失去了语言能力,我很难确保这份理智还能保持多久。

    原先就疲倦了的身躯,还要对付此等敏捷的对手,胜算并不大。

    狼王顿时身上擦出了无数耀眼的火星,从皮毛间不断爆绽。魔兽的二等姿态?

    “受死吧!”狼王的手臂上浮现出一个金色的十字架,凶悍绝伦的他,与早些时候那个沉默着的按兵不动的组织者丝毫不同。

    “再会了,真希望能再见你一面啊。克里斯蒂娜!”

    在生命的尽头,我放声宣泄,我爱她,我始终无法忘却,我为自己曾经千百次的懦弱而无比懊悔。

    嗷!

    狼王全身瞬间发力。

    我脸色的血色,顷刻间褪得一干二净,苍白如纸,斗志、梦想、依恋,所有的一切全都冰消瓦解。恐惧如同涨起的海潮,吞噬着我心灵的每一个角落。

    我顿时失魂落魄,呆若木鸡。

    不可能……怎么可能呢……这是她的剑……克里斯蒂娜的佩剑……她怎么会出现呢……

    “所以说,像你这样的呆瓜,我要是不在的话,真不知道,你这条命得丢几次啊。奥斯维德。”

    她的右脸戴着半块瑰红色的面具,蹙着柳眉,明眸柔美地泛着微光,她那缺少表情的俏美脸庞,那粉蓝色的长发,那风中吹送而来的一阵芳香,都让我不禁眼角抽动了一下。

    我实在难以置信会是她来救我:“克里斯……”

    克里斯蒂娜撇过脸去,冷漠地咳了一声:“够了,我只是执行任务而已。不要多想,你没有欠我人情,我们也不需要有过多的交集。希望你没有忘记上次的话。”

    “又来一个送死的,正好!”

    狼王睁大了眼睛,锁定猎物,像是本能般地,借助地势,高速移动着,就算是剑姬的得意剑术,也难得奏效。

    “哈哈哈,你是不可能跟上我的速度的。让我瞧瞧,接下来攻击哪里好呢?就那小子的大腿好了。”

    什么?

    我尚未反应过来,大腿就被他蛮横地抓破一大道口子,一阵剧痛袭上心头。

    “接下来,就是那个女孩的脸蛋,呀呀,你说这么漂亮的一张脸要是被划伤,那得多难看啊。”

    狼王像是一阵暴雨,向四周爆射而去,带着尖锐而像是箭矢的啸音,吭!克里斯蒂娜熟练地抵挡着他的进攻,似乎每一步都在掌握中。

    “那这样呢?”狼王身上陡然亮起了红色火焰,那带着妖异的魔能,熊熊燃烧,我试着推开剑姬,却被火拳直击右脸,好在逃得及时,只是磨伤,嘴角溢出一缕鲜血,眼中闪过了一抹战意。

    “呆瓜,你推我干嘛?老是那么自以为是。赤龙斩!”

    克里斯蒂娜气愤地聚集魔能粒子,朝着这边发动攻势,全力一击?她是打算在一招内决出胜负吗?

    “嘻嘻。”

    奇怪?狼王居然毫无畏惧。甚至在笑?莫非?

    我高声喊道:“快闪开啊!”

    克里斯蒂娜没有反应过来,就被那反射回来的魔法冲击震晕过去。

    百分百逆袭?没想到这个在《帝》游戏中被判定为作弊技能的招式,居然会有这般效果。

    狼王兴奋地笑道:“接下来是你了,小子。”

    我没有能力保护好她。

    我真是个自欺欺人的呆子,老是无视那铁一般的事实,无视那弱肉强食的生存法则,蚂蚱捕食蝴蝶,人类捕杀禽类,强者处决弱者,这看起来正常的现象,却正是罪恶的开端。

    我真没用,正是因为我的弱小,而害她受伤。

    “你为什么要伤害她?”

    “哈?你说什么,这么小声?”

    “我说你为什么要伤害她!”

    噗通!

    心里突然一阵惊悟:吾主,使用我的力量吧。

    我冥冥之中,似乎看见了,那纯净的光芒,那把利不可摧的剑刃,它就在那里,像是在呼唤着我。

    那是?我顿感晕阙,直接选择准许。

    猛地,体内散发出纯正的魔能。

    一个巨大的墨黑色的光圈笼罩上空,神圣庄严的气息扑面而来。

    我的身后幻现出玻璃般支离破碎的暗红色的羽翼。

    “恶魔之翼?你是?”

    狼王似乎发觉到些什么,不禁瞳孔收缩。

    “可怜人,我不过是个了却你生命的终结者罢了。你孤独无助,成为了魔族的叛徒,我就当是清理门户好了。”

    “别,你也是魔族吧,听我的,冷静,别做傻事!”

    啊!

    我的双眸褪去了淡蓝,变成了无意识的残红,一剑斩杀了他。

    血濡湿了我的衣袖。

    为什么要自相残杀?这是我从他口中最后听到的言语。

    之后,我彻彻底底地倒下了,身体体力达到了负值,那把剑更是肆虐地夺取了我残余的所有能源。

    “奥斯维德?”在完全失去意识前,她似乎醒来了,她渐渐地走向了我……我不知为何觉得面庞有些湿润……

    而当我醒来,已经在家中,米娜和霍尔,老爸都很担忧地在房间内等待着我的苏醒。

    米娜的面颊上像是绽放着蔷薇:“哥哥醒了?”

    老爸缓缓地长舒了口气:“太好了。吓死我了,特瑞西医生还说有生命危险呢。”

    我关切地问道:“她怎么样了?”

    米娜不解地答道:“她?哥哥,除你之外,还有人去了禁区吗?说起来,密米尔老师也真是,怎么能够让你去做那么危险的事情呢?”

    “难道是我在做梦?”

    我疑惑地望着自己的手,将被子掀开,的确,因为伤口很深,都要纱布包扎过了,如果受伤是真的,那么剑姬来救我也是真的了。她又再次救了我,可我却总是惹她讨厌。呼,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我有点口渴。”

    “这是药水,喝点吧,治病又解渴。”

    我望着那暗绿色的药水,迟迟未动。

    老爸鼓舞道:“怎么了,这可是上好的药剂师提炼出来的啊?还是说,嫌味道太重了呢?忍耐一下吧,孩子,药剂越苦效果越好。”

    我激动地说道:“不,我不是说药要问题,我的脸?怎么又好了,我记得,我之前不是被……”

    “那可是我的功劳。不好意思啊,维德,之前让你受了那么大的耻辱。”

    飘逸的银色长发,妩媚的脸庞,曼妙的身姿,以及那优雅的举止,我没有想到,眼中的她,会比过去更加的迷人。或者说,经过跟卡尔的一战,我更加发觉到她的美。

    “对不起,亚拉苏大人,我……”

    扑!

    “呜呜,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她扑到我的怀里轻声地抽噎着,而米娜她们也不禁动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