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超能泛滥 > 041 破绽
    陆有前幻想过自己拥有了超能力,用超能力欺负其他普通人的场景,小时候就幻想过,等超能力大爆发之后,更是如痴如醉的,以成年人的视角推演过,也得出过很明显的结论——在超能力面前,所有普通的武力都是可笑的。

    而现在,陆有前似乎就要扮演这个可笑的角色。

    陆有前很想拒绝,他身体里残存的每一份理智都在呼吁他拒绝这种妄想——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去对抗超能力者。但心底却又有另一个念头,或者说,世界的某个角落又有某一个魔鬼在轻声诱惑他:你原本就什么都没有了,现在却还有一拼的机会,想一想,你还有什么可失去的呢?

    怀着这样的想法,第二天一早,陆有前就来到了这个叫宋旭的家里。

    严格来说,这是宋旭刚刚组建的营救小组,第一次全体内部会议,一共有五个人参加,除了宋旭和陆有前,还有其他三个,是宋旭花大价钱请来的“超能力保镖”,是绝对专业的。之所以说他们专业,是因为这些人在获得超能力之前,从事的就是警察工作,超能力事件之后刚刚辞职转行。

    然后大家就开始讨论营救方案。

    营救方案的基础是一些零散的视频,都是在事发的那一天,大楼里的一位员工,偷偷用手机拍下来的——大楼的监控录像被完全破坏,完全没有价值了。这些视频中显示,对方起码拥有两个A级超能力——传送,以及隔空移物。

    如果要按那三个警察的说法,这两个A级能力还不是一般的A级能力,都是A++级别——ABCD的区分,是警察内部的大概区分方式,而每个警种内部,又会根据这些等级再自己细分小等级,这三位请来的“超能力保镖”以前都是刑警,以前内部在说A级通缉犯的时候,对一些特别危险的通缉犯,都会默契的用“A++”之类的形容,这个形容被沿用到超能力的划分上来,即使是同一种超能力,对于那些特别危险的,他们也会用“A++”,来和单纯的A作区分。事实上,在刑警队内部,ABCD的分类,远远不如加号重要——一个A类,没有加号的超能力罪犯,远远不如B+,甚至C++来的可怕。

    ABCD往往只是指代那些客观的能力,是硬件,就像罪犯有没有带枪,而加号却往往能够意味着这些罪犯本身的犯罪意愿,以及抵抗程度——没加号的只是初犯,是罪犯中的菜鸟,哪怕他能力再厉害;一个加号意味着很强的恶意倾向,面对警察会反抗;两个加号,那是绝对有组织,有预谋,决不妥协的罪犯,危险性最强。而这次要针对的这个犯罪组织,是绝对无可置疑的A++。

    这些知识听的陆有前浑身发冷。

    但可怕的还远远不止这些,这几个“专业人士”已经从警方那里得到了确切的消息,知道对方把人质绑在哪,这也就是说,行动的前提已经具备,接下来要讨论的就是行动的细节。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对敌人的了解,就限于上面的那些内容,接下来的就需要了解他们自己。

    三个“专业人士”的能力都不高,没有一个A级的,事实上,在刑警队内部,B级以上,包括B级能力要辞职都是不可能的,需要经过一段还没有最终确定,但据说很长的“审查期”,所以现在的这三个人两个C级,而且是C级里面……不太具备威慑力的那几种类型,还有一个是D级。

    两个C级的能力,一个是可以隔空去物——是的,虽然超能力名字一样,但只评到C,因为他“隔空”的距离太短,“取物”的力道也太小,现场实验,这个超能力的极限也就是在一米的范围内,推动一只没装水的杯子。在实战中,这个超能力最大的作用,无非也就是可以隔着门打开锁,或者在足够近的距离,用刀片花开对方的喉咙。

    另一个则是拥有透视功能,如果按照陆有前之前在B测项目里,看到的那张超能力分级表,一般来说透视功能都是B级以上的,但是这个家伙的超能力实在是逊了点——透视的厚度仅有短短的几厘米,差不多只等于一个厚实一点的手掌的宽度,一般的门墙都无法完全透视,几乎就是聊胜于无。

    至于最后那个D级的,反而看起来是这三个“超能力者”当中,最实用的一个——他学习到了一种,原来通过几年的艰苦努力才能学习到的本领——近身格斗特别厉害。据说之所以会有这个超能力,是因为他原来在刑警队内部的比武中,每次都是垫底的。可惜,这个能力即使在原来的那个,靠枪和子弹说话时代,也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厉害,更别说现在面对的还是一群货真价实的超能力者。

    “那你的超能力是什么?”三个专业人士说完,下意识就问陆有前。

    “他没有超能力,”宋旭说,“我找了好几天,没有一个超能力者愿意趟这种浑水,所以请他来帮忙。”宋旭并没有提陆有前借钱的事。

    让陆有前最意外的是,反而作为雇主的宋旭,是这次行动的主力,他的超能力是飞行——也是这些人当中,最正儿八经的一个超能力,当然,也是这次行动最大的前提——宋旭负责把他们送到行动区域,以及帮助他们撤退。

    大家彼此熟悉之后,宋旭开始给大家看此次行动的目标,他父亲的模样,那些绑匪的模样——在那次抢劫过程中,虽然整个大楼的监控录像都被对方捣毁,但还是有一些内部员工冒着被发现的风险拍了一下视频,通过这些视频,大家可以大概辨认出,对方的模样,以便提前制定策略——在行动中如何针对他们。

    首先给大家看的一个,就是一个两条腿都残废的残疾人,虽然双腿残疾,但他绝对是此次行动最大的障碍——案发的时候,他能够用超能力同时举起五六十号人,还包括整个办公室的桌椅板凳。

    然后是一个很年轻的,学生模样的人,虽然在视频中没有直接看到他使用超能力,但经过几个专家的推断,几乎可以确定他就是接送人——据公司的目击者声称,案发当时,这个年轻的学生是最后离开的两个人之一,而且在案发现场,当这个学生出现的时候,那个超能力最强的瘸子明显加强了戒备措施。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个人的时候,陆有前感觉对方已经有些熟悉——虽然他还戴着口罩,但总感觉自己在什么时候见过他。

    然后剩下来的几个人就没有重点介绍,因为在现场没有其他超能力的使用痕迹,只是从现场那些受害者的口供里,可以得出结论——这几个人应该没有什么战斗力,整个行动中就是打下手的层次,从冲进公司,控制局面,到进董事长办公室,绑走人贩,整个过程那个瘸子才是核心。

    然后宋旭他们就开始讨论行动策略:这几天时间,他们已经在人贩被绑的地下室周围设了监控点,虽然这个地下室的房间是完全密闭的,可以猜测,他们出入肯定也是靠超能力出入,但借用红外线观测仪,依然可以大概分析出屋子里面的情况。

    宋旭的父亲应该就在里面,行动受到了限制,但依然有吃喝。平时只有一个人在看着他,每天上午那个瘸子和学生会一起出现,视察一下情况——肯定是学生带着宋旭过去的,然后绑架室内会有一个小小的轮换,原先负责的看守会出去,大概一两个小时后回来,然后学生和瘸子也离开。其他时间就一切如常,到了晚上,唯一的看守者也会去另一个房间睡觉——他会把陈旭的父亲拷在床上然后离开,这个时候也是最佳的行动时机。

    行动的最大困难不是在对方的超能力,也不是可能的战斗——而是整个房间。因为对方有超能力,完全不需要通过正常的门窗出入,所以所有的门窗都被彻底堵死了,唯一和外界的交流,就是一条狭窄的通风管道——连一只猫要从这个管道进出都会有困难,人更是不可能。

    要想一个办法,能够在不惊动守卫的情况下,迅速突破焊死的防盗门,然后把人救出地面。宋旭提出了一个激进的方案,去搞一个考场常用的手机信号干扰器,隔绝房间和外界的联系,然后赌一把,直接破坏大门冲进去——就赌那个负责看守的家伙没有什么过人的超能力。但这个方案几个专家不接受,实在是太过冒险,他们提出还是用化学品每天伪装清洁工,在外面慢慢腐蚀铁门,然后行动那天悄悄把人质救出来。但这个方案的风险同样也不小……

    就在宋旭他们在热烈讨论几个方案的优劣时,陆有前却一直在注意视频里的几张截图,包括那个学生,以及最后一个进公司的那个团伙成员。尤其是最后那个负责在公司门口放风的家伙,陆有前越看,就越觉得熟,可具体是谁,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他小心翼翼的把电脑挪了过来,一帧一帧的盯着这个家伙的行动看,看到他在进公司之后,大概因为公司里暖气开的太足,下意识解开了外套,露出了里面的绿色里衬。

    他突然想起了自己听过的,那个3院的医生对卫择开的玩笑:“红色的衣服倒是没有,不过我们普通病服其实还配了帽子,你要的话可以送你一顶。”自己当时反应了很久,直到看到一套病号服,才知道这个玩笑的笑点。

    那绝对是3院的绿色病号服!那绝对是卫择!那个被自己坑了两次的精神病!这是他的第一个念头。

    他怎么可能有超能力!一个精神病怎么都会有超能力!这是紧接而来的第二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