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超能泛滥 > 040 鉴定 4
    看到这三个字,陆有前几乎是一下子,就跌在了沙发上,一点站起来的力气,甚至念头都没有了,一片空白。

    “怎么可能?”陆有前喃喃道,“这怎么可能呢?我怎么可能没有超能力?随便一个小孩子都有!”

    “这份报告的意思,只是说我们暂时没有找到你的找能力,并不意味着它就不存在,”阮淑见过很多像他这样的客人,怀着很大的希望进来结果落空,安慰的话也是早就准备好的,“事实上,也有很多人在我们这里没有测试出来,但是回家没多久,通过自查自己找到的,这些人还省了一笔鉴定费。”

    兄妹俩人都站了起来,摆出送客的架势,但陆有前却仿佛没有看到,依然傻坐在沙发上。隔了半晌,陆有前似乎像是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对,还有B测,你们这里不还有测试吗?”

    兄妹俩互相看了一眼,阮彬解释说:“B类测试是收费项目,而且我们同样不能保证能够查出超能力……这只是一种更详细的筛查,并不意味着更高的鉴定成功率。”事实上,从目前搜集到的数据来看,如果在A测中没有结果,在B测中得到结果的可能性还会更低一些,这个项目只是为了安慰一下那些有钱人——反正也努力做过检查了。

    “那我就要B测,”陆有前站起身来,语气急促的说,“我肯定有超能力的,我知道……”

    阮淑看了陆有前一眼,说:“陆先生,B测的收费标准是8万元一位,您的订金不够。”

    “我可以借,你们等等,我马上……”就像是被魔鬼的鞭子抽打一般,陆有前急急忙忙的冲下楼来,人群看到又一个这么急着冲下来的家伙,以为肯定是个超能力者,纷纷把他围住,雪花一般的名片又纷飞了过来。

    陆有前找到之前借给自己一万多的那个老板,喘着气说:“我还要借3万!”

    “什么?”对方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很快猜了出来,“A测结果没出来?”

    陆有前咬着牙坚持说:“我要去做B测,肯定会有结果的!再借我3万!”

    对方摇头:“你先还我那一万五,好借好还,再借不难。”

    话是这么说,但陆有前知道,只要自己还了钱,就永远别想再借出来了。

    陆有前退后了两步,又跑到边上一个似乎很有钱的人身边——白天的观察让他知道,这个人似乎是专门负责拆借资金给其他商人的,之前陆有前看过很多次,他跟别人交易都是几十万,几百万的出入,有现金也有刷卡,偶尔也直接跟那些超能力者谈交易,但似乎没一个能够谈成功的。

    “我要借3万,”陆有前冲过去,就对那个正在看手机的老板说,“马上!”

    “3万?”老板上下大量了他一眼,又看了一下跟着他过来,最初借给他钱的老板,马上猜了出来,“A测没结果?”

    第一个借钱给陆有前的老板就在他身后,微微的对这个同行摇了摇头。

    “有抵押吗?”

    “有,”陆有前只感觉脑子里有一股火在烧,在这一个瞬间,所有的事对他来说都不再重要了,只有超能力……报告中那刺眼的“潜伏期”三个字,就像一颗钉子一样,从头顶到脚底板,已经把他整个人都钉住,他甚至感觉现在的自己不会呼吸、喘气、甚至思考,当前唯一需要,不惜一切代价需要做的,就是拔掉这跟钉子,“我手机就在这,还有身份证,信用卡……这里还有一块翡翠,说是缅甸的……”陆有前说话间,迫不及待的把身上他认为能够值钱的东西掏出来,放在这个陌生人面前。

    “这些不值3万,”老板随手翻了翻这些东西,抬了一下眼皮说,“最多也就1万。”

    “我家里还有电脑。”

    “那是在你家,而且那能值几个钱,”老板摇头轻笑,又问陆有前后面那位,“他借你多少?”

    “1万5。”

    老板看了陆有前一眼:“你要真急着用钱,这样,直接借你5万,先把他的钱还了……我不喜欢跟别的债主到时候一起抢着追债,你就欠我一个。”

    陆有前有些害怕了,但他又说不出拒绝的话来,他下意识的点头——也许还有下意识的想法——我肯定会有超能力的!等我再次下楼,我用我的超能随便在这里找一份工作,就能还清所有的钱!

    “我借给你钱,还有一个要求,”这位老板接着说,“这5万块钱,我给你3天的时间还,3天之内你要是还上了,不收你一分钱利息,就当我帮你一个忙。但你要是还不上……”

    这位老板沉吟了一下:“那你也得帮我一个忙,然后我们一笔勾销。”

    陆有前真是被超能力冲昏了头脑,他甚至还没问要他干什么,就把钱给收了,然后急匆匆的上了楼。

    所谓B测,就是一种重复类的测试,鉴定中心列出了所有现在已知的超能力选项,然后让被测试者,一个接着一个去尝试使用类似的超能力——这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当然还有钱,以及信心。

    隐身,不是,陆有前哪怕用尽自己的脑细胞,也无法指挥他们把自己的身体,变得让光线容易通过——哪怕一丁点。

    传送,那更不可能。

    读心术,这就不用测了。

    产生高低温,排除,电,磁,排除……飞行,排除……

    每经过一个测试选项,陆有前都会觉得自己更愚蠢一些,原来那些对自己莫名其妙的信心,也会被削弱,他的期待值越来越低,刚开始测试A类能力的时候,他还兴致勃勃,觉得下一项测试就会产生好结果,但到所有AB类能力全都测试完毕之后,他好几次都在心里开始对上帝妥协了:只要有一个能力就行,只要给我一个就行,哪怕是能用手指当打火机用!

    但现实就是这么残酷,你以为条件已经够低了,但永远还有更低。

    等测试到D类超能力的时候,他几乎已经绝望了,因为D类能力根本就算不上所谓的超能力,只是——有点“革命性”的改变而已。据说超能力大爆发的那天晚上,医院很多绝症病人突然发现自己的病好了,也许对他们来说,这是最实用的超能力,但对原本就是健康的自己来说,这根本就没什么值得期待。

    即使如此,那也比没有好——但即使是这么低的要求,上帝似乎也不打算让他实现。

    陆有前有一点脚气,嘴里这两天上火,口腔溃疡,似乎也没变好,这就排除了疾病痊愈;然后他的脸也没有变得更英俊——或许原来就不差吧,他也只能这么安慰自己;最后,他也没有在一夜之间掌握到什么新知识,比如十几种外语,或者脑袋突然变成一个一流的工程师,又或者音乐家之类——他曾经很羡慕那些会做饭的人,但他似乎在做饭方面的知识,也没有任何进步。

    测试一直持续到深夜,等他从楼上下来的时候,大厅里的人已经离开的差不多了,也有几个人朝着陆有前看了一眼,但很快他们就知道不用看了——陆有前手上都没有拿鉴定报告。

    陆有前没有看到那位借钱给他的老板,也不想去找,他像一具行尸走肉一般,晃晃悠悠的走回了自己家里去,仅仅是短短的一天,他失去了他最珍贵的两样东西,一年多辛苦劳动的成果,以及他认为自己一直拥有的,能让自己能够变得卓越的,某种希望。

    第二天一早,他躲在被子里不想起床,就是发呆,这个世界那么多人有了超能力,为什么自己还是个平凡人——比通常意义的平凡人更平凡的平凡人?

    他的大脑一遍又一遍的想着这个问题,乐此不疲,但又永远不想知道答案——或许,他早就知道答案,只是他永远不会甘心接受它。

    直到他的手机叫响了他,电话那边是昨天借钱给他的人:“你的测试结果我知道了,下午约个时间,我们谈谈。”

    陆有前不想去,就他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和思维了,所以他还是去了。去之前他的想法很简单,要钱没有,要命一条,打不了被打一顿,无所谓了……他甚至在家里准备了一些红花油,还特别多穿了几件衣服。

    但对方似乎没有揍他的打算,相反,他的态度很不错,约他出去并没有谈钱的事情,相反,对方只是满怀诚意的,跟他讲了一个很真实的故事,然后给了他一把枪。陆有前很怀疑自己当时根本就没听清楚那个故事,因为从看到这把枪之后,他脑子就似乎进入了死机状态。

    可是等他带着枪回到家的时候,他又记起来了,很清晰的记起来了,那个人说的故事很简单,要他帮的忙也很“合情合理”,是的,站在对方的立场,合情合理,而且这个忙并不白帮,如果成功了,他的所得几乎不比那些超能力者的获利少。

    一直到晚上,再次睡觉之前,陆有前都感觉之前这24小时内发生的事情,有点不真实,仿佛过了几次过山车,身体已经忘了地面的感觉。整个人飘的厉害,就像踩在棉花糖做的云彩上,是的,当他闭上眼睛,脚下还是软绵绵的,踩的很舒服,但只要睁开眼睛,就会吓得尖叫出声来。

    一直到晚上做噩梦的时候,陆有前的脑海里,都会出现那个借钱给他的家伙,对他说的那个故事的情节:

    他叫宋旭,他的父亲宋建军是一个大公司的老板,专门做保险和借贷的公司,就在几天之前,一伙有超能力的人光天化日冲进了他们的公司,抢走了所有的现金,还绑走了他的父亲本人。他报了警,但警方毫无作为,而对方曾经打电话过来,要一笔巨额赎金——数目大到家里的其他所有成员一致反对赎人的地步。他是父亲唯一的儿子,家里的钱他并不能控制,所以他这几天一直在找超能力相关的消息,希望能够花钱请一些有超能力的人,去拯救他的父亲,刚开始他曾经以高级保安的名义招到了几个人,但是当这些超能力者拿到了真的能杀人的武器,知道真可能需要拼命的时候,全都跑了个干净。

    所以他希望能够找几个真正“信的过”的人,所以他才帮助了自己,他希望陆有前能够帮助他,看在这5万块钱,以及救出他父亲之后的巨额回报的份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