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超能泛滥 > 037 鉴定 1
    回到医院,两个新病友满足的吃着带来的全家桶,卫择、范仁信还有童建三个人则围着床上的那台电脑,准备看他刚刚发现的超能力证据。

    许晓云也想把脑袋凑进来,也想看看,可惜位置实在不够,只能努力把自己脑袋挤进去。

    卫择一扭头,一嘴的香软,下意识就怪叫了起来:“你干什么!”

    许晓云真委屈啊,她也想叫的,可惜晚了半秒钟,气势一下子就弱了,贼喊捉贼不是没有道理的。只能捂着自己的脸,也瞪着卫择,眼睛里水盈盈的。几秒钟之后,一扭脸跑了出去。

    没多久,卫择他们三个都听到了许晓云的内心独白:“王八蛋!王八蛋!王八蛋!……”

    童老发现的证据其实并不明显,监控录像设在客厅,画面中李娟看起来很忙,一个晚上一共出来了几十次,在客厅和书房之间来来回回,动个不停,画面中,很多次她都是都拿着同一把枪,一会做着瞄准状,有时候扣了扳机,但似乎没什么反应,有时候又没有,只是不断的拆弹夹,检查子弹。

    也有一些不是拿的枪,而是许多奇奇怪怪的东西,有钱,她拿着百元大钞对着日光灯照,还拿验钞机来回检验,也有一些其他的生活用品,手机,电脑,甚至还有厨房的菜刀……

    她在干什么?卫择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所以然,因为画面中并没有展现出所谓的“超能力”,比如物体突然起火,发光,或者空中飞行之类的,就李娟一个人神神叨叨的来回来去,看脸上的表情似乎有点不耐烦,但有时候有点兴奋,如果不是知道她的身份,卫择甚至还会以为她是在进行某种伟大的科学……

    “她在做实验,”童教授和范仁信都看出来了,几乎异口同声的说,然后童教授继续,“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她大概知道了自己具备某种能力,但还不确定这个能力的具体功能!所以现在一遍一遍的做实验。”

    “那她的能力会是什么?”卫择还是不太明白。

    “复制。”童教授拉了一下进度条,把画面切到她用人民币做实验的画面中,在这个画面里,她用两台验钞机同时数两叠钱,在桌子边上她还放着一叠,这个验钞机是高级货,遇到**会停一下数钱过程,把**吐到一边,然后继续点钞,这些钱被李娟专门归类,扔在边上的一个小火盆里,直接烧了,然后她回去房间,过一会又拿出来一叠,把其中的几张扔在那堆真钞里,继续数。

    如此来回两三次之后,她就停下了这个实验,似乎是放弃了,然后又去实验其他项目去了。

    “一般的普通人,哪里来的这么多**?”童健说,“现在弄**比真钞还难,而且你们之前也提到过,在超能力出现以前,李娟的经济存在一定的困难,加上她本人就在银行柜台工作,整天接触的都是钱,超能力大爆发的那个晚上,她又刚好在里面加班……我觉得要换成是我,我也肯定希望面前的这一大堆钱都是我的。”

    “换谁谁不想啊,”范仁信说,“可惜,即使是超能力,弄出来的还是**。”

    “如果超能力能复制真品,那我倒情愿有这个能力……”童教授笑,“我再复制个宇宙,自己去做上帝算了。”

    “就算能复制个假宇宙,那也是好的。”卫择看了看画面中,李娟急急忙忙的拿着枪,把一颗一颗子弹拿出来检查的模样,突然,似乎想到了什么!

    他把身上带的枪拿出来,跟画面中的一对比,是一模一样的。

    枪是当初福哥给他们发的,福哥又是从哪搞来的枪,卫择不得而知,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李娟既然能入伙,肯定她的能力福哥是考察过的,肯定也用她做了什么。

    “这枪会不会也是假的?!”卫择看范仁信。

    范仁信愣了一下,然后很快想到:“你在我家开过一枪,听声音不像啊……”

    “枪给你,今天晚上你去实验一下……最好找个实物靶子。”这可是保命的东西,真到关键时候,一掏枪,抬手一扣扳机,飙出一管子水来,那就……

    “还有这些钱……福哥这么大方,他不会给我们**吧?”

    童健摇头:“应该不至于这么蠢,你们拿了钱是去花的,他要是用**骗你们,你们谁还愿意继续跟着他干。”

    范仁信把装钱的书包背上,带上了枪,又问:“那我们是不是要去找下一个目标了?”

    卫择摇了摇头:“不用这么急,复制只是我们的猜测,这样,今天晚上你再去她家一趟,我们也做个实验,验证一下……有人来,你先走!”卫择听到了外面急促的脚步声。

    何皎这时候带着另一个小护士冲进门来,一脸怀疑的看着面前几个人:“刚才我们接到电话,说你们跑出去了!还要打人?”

    “天地良心,我们一直在这!”卫择举起手来说,然后一指刚吃完全家桶的那俩货,“不信你问他们!”

    ……

    为超能力的事情发愁的,绝对不只是卫择他们几个,陆有前也是一样,此刻,他正盯着手机里,卫择的电话号码,发着呆,心情无比的复杂。

    到底要不要打这个电话呢?陆有前还在犹豫,毕竟他跟这个精神病只是交易过两次,说交易那是好话,不好听的,就是他乘人之危,坑了这个傻子两笔钱。那时候是自己有求于对方,自己随便开价——现在,风水轮流转,到对方开价了。

    也许他也成了傻子,比这个精神病更傻的傻子,跟精神病不同,他只被坑了一次。其实也算不上坑,是他自愿的,自愿走进自己挖的这个大坑,但被自己坑更惨,连抱怨权利都没有,而且这一次,比这个神经病坑十次都惨,他现在甚至会想,如果自己跟他一样是个精神病多好,往医院里一躲,也许什么事都没了。

    但世界上有这么便宜的事吗?要是每个借了钱的人都可以装精神病躲过去,那这个世界上开精神病院这比生意肯定能发财。

    而且!陆有前现在很怀疑——这家伙真是个神经病吗?

    事情还是要从两天前说起。

    自从超能力大爆发以前,陆有前辞职以后,几乎天天都在网上找超能力的消息,网上真真假假的骗子那么多,每有一个他都会认真核实,查证,筛选……

    他坚信自己一定会有一个,特别与众不同,特别过人的超能力……这不是自信,而是一种……他从小就这么觉得,自己会与众不同,虽然他跟其他人上一样的学,读一样的书,最后的成绩也不算好,后来从事的工作也只是开出租,哪怕是谈过的几个女朋友,也只能说是一般。

    但他仍然一直这么觉得,他也不清楚自己这种独特的优越感是从哪里来的,直到他听说超能力大爆发的事情,他突然就明白了,并回想起当初上学的时候,一直记得的一篇古文:“天将降大任于是人,必先苦其心智,劳其体肤,空乏其身……”后面,后面的他不记得了,但他知道,前面的三个前提条件他肯定已经具备。

    所以他毅然决然的辞了职,带上攒的三万多块钱,开始了寻找超能力之旅。

    很快,从网上筛选的信息中,他就找到了一个似乎比较靠谱的结果,是一家超能力鉴定中心,显然,是刚成立的那种,但很火爆,网上一搜资料,反馈都不算负面。和其他所谓的鉴定中心不一样,这一家甚至提出过一个承诺——如果不能鉴定出超能力,免收鉴定费。

    现在有很多所谓的鉴定中心,其实就是打着鉴定为名,专骗鉴定费的骗子公司,网上已经爆出了很多例子,这些鉴定公司干的事情无非就是那一套,跟过去卖保健品的套路惊人的一致:请几个老专家,弄一台可能开关都没打开的不知道什么破仪器,然后让你过去,问一堆奇奇怪怪的问题,去仪器面前走两步,等十几分钟,再送过来一份报告,说根据鉴定,您的超能力尚处在“潜伏期”,谢谢惠顾,鉴定费是刷卡还是现金?

    这一家既然敢提出,发现超能力再给钱,那哪怕自己去了,就算是被骗,最多也就是被骗点时间。而且万一,自己真的被鉴定出来了具有某种超能力,那付钱也不冤枉——虽说这家机构的收费有点贵,要5万块钱一个人。

    陆有前当时全部的存款,加上身上的现金,也就三万5出头,四万不到,但他还是去了,他想的倒是挺好——哪怕真鉴定出来,自己也可以说没有吗?嘴长在自己身上,而且退一万步,有了超能力,差的那一万多块钱算个什么?

    这家鉴定中心就在一个普通的商业办公楼里,跟陆有前一样,来的人也很多,大家看起来情绪都很高,熙熙攘攘的,看起来像是菜市场分析,陆有前到的时候,正好里面据说是又被鉴定出超能力了,简直是一片沸腾。

    每个进来的人,都要按要求先填一些基本信息,负责招待他们的前台小姐看起来很专业,还耐心的解释这些表格的作用:“如果你们被鉴定出超能力,我们还可以作为中介,为你们介绍最合适的新工作,这些数据也可以作为以后我公司的分析依据。”

    填了表格之后,还要领号牌,这里的人太多,都是排队鉴定的,接待员看了一下陆有前的牌子,帮忙查了一下排位表,主动说道:“你的牌子上午肯定是排不到了,如果晚上有空,如果您方便的话,我们可以提前半个小时给你打电话。”

    陆有前没走,而是在大厅里,听其他人聊关于超能力的话题。刚开始的时候,他还在发愁那差的一万多块钱的事,但听了大半个小时之后,他脑袋里就完全没有这一万块了,因为一万块的话题在这里根本就是个P,这里只要谈到钱,所有人的开口都是十万,百万以上!而且一脸的认真,脸上一副,你千万别嫌少的模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