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超能泛滥 > 029 线人
    在网上,很多人还把超能力的获得当作一种礼物,把使用超能力当作一种娱乐活动的时候,曹倩已经开始厌恶它了,尽管她的超能力,按照最新的超能力评估系统分析,是最值得关注的那一类,也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如果让曹倩来评估自己,那绝对是A,如果再算上她个人的小等级,那肯定是A+,不,A++,后面还得加上备注——人类未来的公敌,建议自杀。

    曹倩的本来工作是做内勤,天天准时上班,准时下班,每天活的就像一只,喜欢看剧的猪,快乐的吃,喝,睡,哦,还有看剧。家里人一直很得意,他们给自己找了这样一份完美的工作,似乎一只猪的人生,就是自己人生最好的注解,下面自己最大的任务,就是等一只配种公猪,繁衍后代就可以了。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当她发现自己的超能力时,第二天一早就去找了他们所长汇报——她希望超能力能给自己的生活带来一点不同,现在,生活的确不同了——但似乎并不是她想象的那种不同。

    这两天时间下来,曹倩发觉自己几乎快得了强迫症——她每天的工作,就是以一个警察的真实身份,假装成一个大夫,给每一个假装成“精神病人”的罪犯,以心理鉴定的名义,来进行审讯。前天还好,一天也就送过来几十个,昨天一下子暴增,一天就是上百个!这么多的人类渣子,曹倩还得一个一个,耐着性子听他们在心里如何幻想自己,一个一个翻动他们记忆中那点龌龊事……

    这工作听起来挺酷,但相信曹倩,这绝没有想象中的美好。这个世界上有一句话绝对正确,不管多么有趣的事情,当它成了一项必须做的事情,绝对不可能再有趣。

    昨天一直熬到凌晨,最后一批是一伙抢劫犯,用超能力抢银行,这听起来很新鲜,但……这可是信息社会!

    他们下手太晚了,如果是在超能力出现的当天晚上去,记得把监控录像搞掉,那一点事都没有,只能说明他们反应快,抢占了市场先机,所谓第一桶金,就是如此;是第二天去,可能警方不会有太大的反应,因为当官的都还在开会探讨,在决定诸如“坚决肃清超能力犯罪的嚣张气焰”“超能力安全扫盲”……之类的议题,但这个时候去,银行里也绝对找不到多少钱,银行经理们的反应可比当官的要快的多,不过在这个阶段虽然赚不到多少钱,能挣点经验也是不错的,一份抢银行的工作经历对充实美好的人生,应该还有不错的帮助;但要是到了第三天……

    要是到了第三天,还有人指望靠抢银行发财的话!那只能说明,他们把这个世界想的太简单了,或者说,对自己,对自己的超能力太过自信!

    不是不可以抢,但如果想抢完没事,那最好能力要求在B级。这个级别的大多数能力,起码能保护一个傻瓜不被逮住,虽然可能这个过程会有点狼狈。要是到了A级,那连逃跑也不需要了,你不是缺钱抢银行么?警察给你钱。

    在做梦的时候,会下意识的思考并吐槽,这应该算是什么病?还是说,自己其实没睡着?是自己看剧看多了的后遗症?

    又有一个人,不,是一大堆乱七八糟的念头靠近过来了,是郑重山,他找自己干什么?约会?哦,不敢,给自己带早饭?他也没吃,有事,有人要,是卫择要……自首!?

    郑重山刚刚靠近熟睡的曹倩,也根本不需要叫,曹倩自己就抬起头,醒了。

    “叫他进来吧。”

    卫择进来了,刚开始念头还算单纯,一百二十万,抢劫,绑架,福哥……卫择坐下来了,看到了自己,开始复杂了一点,为什么不是警服而是白大褂……其实他更喜欢警服,医院系的制服已经有何皎了?……

    曹倩低头看了一下自己这褂子,也的确,不如护士服有诱惑。

    “我是想……”卫择刚开口,但对面的曹倩就摆摆手。

    “别说话,”曹倩说,她越来越讨厌听别人用嘴巴说话了,因为太慢,“你坐着就行。”

    自从有了读心术之后,曹倩看人的眼神也越来越不一样了,以前都是看脸,然后是身材,如果对方的条件比自己好一些,也许还会再回顾一下自己。但现在不同了,每个人在她面前都成了一部连续剧,虽然大部分人都很平凡,就像那些上百集的肥皂剧,但不管多么无聊的剧,曹倩也总能从中找到一点闪光点。

    卫择这家伙,还有啥新鲜的呢,毕竟都被看过一遍了。不过看看更新,最新的一集还不错——抱歉,这是追剧留下的坏毛病。嗯,童建自杀,这样两部连续剧的剧情就串起来了,不错。然后是,一个残疾人,哦,一个很厉害的残疾人!剧情开始精彩起来了,手枪,抢劫,绑架……哦,这些东西还真是……140万?自首?

    曹倩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因为这是第一次,她发觉自己有机会可以参与这些剧情了!

    但是仔细想想,所长会同意吗?用超能力去抓捕罪犯,警察和罪犯,超能力对决?!……曹倩知道,按照所长的年纪,他肯定不会太欣赏这样的剧情,这有些太……太不和谐了。

    哦,不仅仅是如此,还有,竟然还有更精彩的!紫门,超能力,这是,穿越时间?S,绝对是S级能力!哦,如果是我,一定要定一个SSS级!不过……就用过一次,还不算确定,那就勉强算S吧。

    曹倩的眼睛里都快冒出星星了!

    卫择觉得很奇怪,眼前这位女医生……哦,女警官,看着自己的眼神怎么越来越不对,刚开始似乎有点不耐烦,然后开始很有兴趣的盯着自己,仿佛她的眼神正在给自己整容变成金城武似的,接下来……

    卫择有些不确定的看了一眼边上的郑重山,他有些不确定一个警察用这样的眼神看着自己,到底算不算是一件好事。

    “好了,”曹倩盯着卫择看了七八分钟——这时间不算长,但是在这样尴尬的氛围中,对卫择来说,几乎就是过了一上午,“你先回去吧,我待会会来找你。”

    卫择刚关上门,曹倩就立刻拿起手机,给所长打了电话。

    “千真万确,一伙劫匪,他们还绑架了一个公司的老总!……对,就是用超能力,还有枪,数量也不少…所长,这是个大案子!”曹倩对着电话,说话就像连珠炮,颇有些刚走出电影院,开启好友分享模式的架势,但对方正如她预料的那样,对这样的剧情似乎并不太感冒。

    “做好你自己的本职工作,你的任务就是搜集信息,行动现在由市局统一调度,需要你的时候会通知你。孙子兵法都说,要知己知彼,更何况现在这种特殊的环境……他们都有哪些能力,你能提前知道?要是他们当中也有一个有你这种能力的呢?”

    “不可能,”曹倩说,“那样他们就会识破卫择当初其实没有超能力了。”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要是对手比你想象的要聪明呢?或者他们根本就不在乎……我们现在要做的是等待和观察……至于救人,我会跟市局反馈……但轮不到我们做主。”

    曹倩颇有些失望,但马上又想到一个话题:“我听说市局现在成立了一个刑警七队?”

    “你消息倒挺快……上午开会刚宣布的。”

    “那你有没有推荐过我?”

    “你已经是了,第一批过审的名单就包括你,这两天你的工作,其实就算是七队的工作,小郑也是七队的。”

    “啊……”曹倩曾经看到过一个笑话,说一个小孩做梦梦到他爷爷,很开心的问他,说课本上都说我们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那什么时候才能过上共产主义的美好生活呢?他爷爷看了看孙子住的地方,吃的东西,还有玩的玩具,然后告诉他—争辩—你现在已经过上了。曹倩的心情,跟那个孙子大概是一样的。

    “那到底谁负责这个七队?我要找他汇报一下工作。”

    “人选还没定,上面还在争……说到汇报工作,曹倩,你要以后要注意一下控制你的能力,尤其是对我们的同志,这样对你自己也有好处。”

    曹倩没说话。

    但是听了一会唠叨,她就有点忍不住了:“难道就没有什么特别行动吗?”

    “你现在的工作还不特别吗?你这两天提供的信息量,在全国范围内都是顶尖的,所以我更不可能把你派出去抓抢劫犯,你这能力天生就是坐办公室的,行动的事别想了。”

    “可那个卫择怎么办?还有他朋友?”

    “让他们继续潜伏……告诉他们我们正在努力,让他们多提供一点情况。”

    “只要让我找机会去跟他们见一面……就装作我是他们朋友,就这么简单……”

    “不行,这是命令。”所长的语气不容置疑。

    曹倩有点丧气,刚提起来的精神又萎靡了下去:“那钱呢?”

    “按老规矩……”所长说了一半,才意识到对方不过是个菜鸟,只能又详细说,“你去银行开一个账户,你控制这个账户,可以从里面抽一部分出来,给他们当作线人费,还有行动经费。”

    “抽一部分?”曹倩有些没转过弯来,“是多少?”

    所长倒是有些后悔,这是电话而不是面谈了,要不然也不需要多费唇舌:“你自己看着办吧,看任务需要……”

    然后又停顿了一下,多说了一句废话:“原则上不超过百分之20。”

    废话!曹倩在心里吐槽,什么话的前面要是加一句原则上,那就等于没有原则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