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超能泛滥 > 028 自首
    卫择走进去的时候,情况似乎已经得到了控制——每个人都在自己的位置上坐着,整个气氛有序而和谐,没有交头接耳,没有东张西望,所有人都摆出一副高中生在做期末考试之前,等待老师发试卷时的表情。

    当然,在这些和谐场景之外,还有一些不那么正常的内容,有几个鼻青脸肿的人在半空悬浮着,不断的翻滚。就像几条被扔到陆地上的鱼,徒劳的挥舞着手脚,指望抓住什么来稳固自己的身体——看起来,这应该就是另类的罚站了吧。

    卫择沿着一片狼藉的痕迹,来到最里面的一间办公室,人已经不全了,那个叫黑子,还有小超的都不在,只剩下瘸子和娟子,看来活都干的差不多了。果然,没过一直,范仁信就从卫生间里出来,然后说:“下一个谁?”

    娟子叫了一声:“我!”然后跟着去卫生间。

    看起来,要是照这样发展下去,以后家里的卫生间都要成传送点了。

    卫择在办公室里仔细看了一圈,团伙却没看到任何人,显然他进来之前,是听到这里传出了声音的。他看了一下福瘸子——这是他自己在心里,给这位犯罪团伙老大起的外号,他手里正拿着一个很大的口袋,里面差不多都已经给装满了,刚走的那个娟子,卫择也记得她手上拿过同样的口袋。

    范仁信再次出现的时候,福瘸子已经的拐杖又回到他两条手臂下,还招呼了一下卫择:“小卫,你先走。”

    范仁信传送的目的地也是室内,应该是类似于地下室,或者仓库的地方,房间里很空旷,几盏晃悠悠的白炽灯,发着一点惨光。地上有几桶纯净水,还有一大堆的饮料和方便面,范仁信给卫择拿来了一瓶,然后悄悄给他指了一下,嘴里轻轻说道:“绑架。”

    卫择顺着范仁信的手看过去,是一个穿着西服的男人,脸上有好几道血印子,也不知道是被什么东西砸的,看起来很惨。此刻正垂着脑袋,不时的抬起头看一眼四周,接触到卫择的目光时,下意识又缩了回去。

    “怎么现在成兔子了,陈总?”那个叫小超的年轻人拿着水果手机,正对着他拍照片,“我们现在还想知道知道你是谁呢?你是谁?说说看?看看能不能吓到我?”

    被叫做陈总的人一直都低着头,显然深谙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一句话也不说。

    房间有一扇防盗门,卫择装着找手机信号,想尝试着开门,但发现门纹丝不动。叫小黑的嘿嘿一笑:“福哥让我把门焊死了,反正我们以后也用不着门了。”

    卫择拿出手机看了一眼,还真是没信号,于是顺水推舟,故意小声问了一下黑子:“这是哪?手机信号都没有?”

    黑子笑了笑,却没说话,这时候福哥也来了,卫择第一次看到他脸上洋溢起笑容,他把之前拿过来的几个袋子一起用超能力拿起来,吸引住所有人的目光之后,然后又往桌子上一砸,大声笑道:“痛快!弟兄们,分钱!”

    ……

    卫择提着又一个沉甸甸的塑料袋回到了医院,这一次的数量更多,也更惊人,差不多是上次的五倍,每个人都分了六十多万,范仁信个人的还要多出20万。大概是这点钱实在太过沉重,传送刚完成,他就一屁股坐在地上,颤抖着问卫择:“这么多钱?抓到了是不是要枪毙?”

    卫择不是学法律的,不知道抢劫罪判刑年数和数额之间的比例关系,但他怎么想,他们这一群人一次性抢了近五百万,这数额怎么也算得上的特别巨大了,更不用说还有绑架。

    五百万,一次彩票中大奖的钱,也是这家公司大部分员工,一年的总年终奖数目——有时候卫择真的不理解这些老总们的心理,明明是正经的公司,明明这就是电子商务的时代,可发点年终奖还是喜欢搞古代山寨那一套,大块吃肉,大秤分金,这下好了,这么大的现金量流动,不想被注意到都难——范仁信在接那个娟子的时候才刚刚了解到,娟子原来是银行的一个普通柜员,在异能出现的那个晚上,福哥他们抢银行的时候,她非但没有报警反抗,反而主动投靠。

    卫择想了想:“按照道理来说,他们每个人应该都有超能力,说不定也有跟我们类似的考察——你知不知道其他人都是什么超能力?”

    范仁信摇头:“他们都很小心,似乎都不想说这个。”

    卫择这倒也是能够理解,这毕竟是一个抢劫团伙,不是游戏里合伙刷副本,谁都想尽量给自己多留点后路。

    “把钱给我,”卫择接过范仁信的那个塑料袋,“你听我说,回家之后,好好安慰一下你父母,抢劫的事情就别和他们说了,你们家最好别住了,去外面租个房子,最好还是把那个给卖了……我一会就去报警。”

    “报警?!”范仁信忍不住叫了出来,“警察要抓我们怎么办?怎么跟警察说清楚。”

    “把事情说清楚,总比接下去不清不楚的好。”卫择显得比较冷静,“毕竟这是我们第一次作案,钱我们也主动交,到时候还积极配合警察。要是等过一段时间,那就真的说不清了……就算情况最差,我们被判刑了,我都不在乎,你在乎什么?你这能力还会怕进监狱?”

    “可我还要上学……”

    “你想上学谁还能不让你上怎么着?就算高考没考上,你想上什么大学,还不是随时都能去?”卫择看了看范仁信,堵住了他接下来要说的话,“就这样说定了,时间长了我怕反而出岔,除非你有更好的办法。”

    范仁信脑袋都木了,当然没有。

    说是出去抢劫了500万回来,可实际用的时间还不超过一个小时,这其中还不算分钱之后,福哥让他们每个人都谈谈拿了钱之后买什么的“获钱感言”,以及之后,他展望他们的美好未来,发表的十几分钟的即兴演讲.

    黑子说的是,攒钱,准备以后去申海买一座大房子!那里的房价肯定涨!嗯,即使是按这个速度,他还得攒一段时间;

    小超,全名袁俊超的,打算马上去买车;

    娟子准备去把房子贷款先还了;

    卫择当时也只得硬着头皮编,说打算买股票;

    相比较而言,范仁信编的就靠谱的多,说的最理想主义,却也最能让人理解——他要再攒点钱,去环游世界。如果在超能力出现之前的世界,他肯定是被当作傻瓜,但是现在,这个理想因为他的超能力,变得可以理直气壮起来,就像一个飞机驾驶员说要环游世界一样;

    至于福哥,他的目标最宏大,他准备用这60万,在宁州租十几个地方作为“出发基地”,方便他们随时转移,大概是因为这次行动中,他看出来了范仁信能力的作用,所以事后他单独从自己60万当中,拿出20万给范仁信,作为他“个人奖金”,甚至单独谈心的时候说,以后就拿他当组织里的核心人物,当然,范仁信自己也傻,或者说怕,竟然不知道拒绝。

    也就是一个小时,140万,照这个赚钱的速度,用不了多久,卫择都可以在经济上俯视一直俯视他的哥哥了。

    140万不是个小数目,卫择企图像上次一样,把它们尽快塞进自己书包的时候,却发现已经很难做到了,于是他只得先把里面原来的衣物拿出来,腾空之后再放,做完这些之后,他又背着书包出门,准备去找那个女警察。

    “准备去哪?”许晓云正在走廊上晒太阳,伸腿拦了他一下。

    “有事。”

    许晓云站了起来,看他的眼神有点怪,就像是她洞穿了卫择的什么奸计一样。卫择被这种眼神看的有点发毛:“怎么了?”

    “你是不是准备逃跑?”许晓云小声的问,然后又说,“要不带着我一起跑吧?”

    “逃跑?”卫择有点摸不着头脑,“跑什么?”

    “别骗我了,”许晓云刚才看到了卫择在捣鼓衣服,“你看医生带衣服干什么?护士一早就找你,是不是你电击治疗治了一半后悔了?准备越狱,哦,越院?”

    不得不说,许晓云想象力还是真不错。

    卫择苦笑:“这里双层门禁,又是大白天,我要跑,也得找个容易的时候啊……不说了,我真有事。”

    许晓云哼了一声,似乎是不相信她说的,卫择直接就走了,等到走廊转弯的时候,还特别回头看了一下,许晓云已经不见了。

    卫择直接走下楼梯,找到那两个警察在医院的办公室,敲了敲门,开门的是那个男的警察,这让他有些失望。

    “什么事?”郑重山打着哈欠,刚又熬了一个通宵,他现在已经有点后悔,当初主动跟这位美女一个组了,美则美矣,可这刺也太扎手了,而且有工作狂的倾向,从进驻医院到现在,他们就没睡过一个囫囵觉。

    卫择顺着门缝往里面看,曹倩正在里面,趴在办公桌上,看起来似乎是在睡觉。

    “我找一下……那位……”卫择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她,“女警官。”

    郑重山脸上露出一个“都是男人”的笑容,却用身体堵住了卫择的那点视线:“到底什么事?”

    不说肯定是不让进了,卫择索性就明说了:“我是来自首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