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超能泛滥 > 027 犯罪
    卫择脑子一下子蒙B了。

    就好像一个人花了几个小时的时间来清理一团线材,但一直都没什么结果,这个时候突然有人冲进来说,起火了,快跑!

    但眼前的情况似乎比假设还更糟糕一些,来告知他的人没有让他跑,而是一脸哭相的问他:“我看到火了,我们到底跑不跑啊?往哪跑啊?”

    刚跟范仁信见面的时候,虽然觉得他身上有学生气,但起码看起来也像个大人了,但是一遇到事,反差立刻就出来了,他不担心自己的命,卫择的命,他父母的命,而是担心自己的寒假作业!

    “过来!马上过来!就现在!”卫择像一个弹簧一样从床上跃起,冲到走廊上,对着手机喊。

    “可我爸妈……”

    “马上过来!”卫择几乎是在命令语气了,这颇有些像他们以前打2v2,遇到高手,打到关键时候时,卫择命令的模样,而一如游戏中的那样,范仁信服从了。

    一分钟不到,卫择刚穿好衣服,正准备穿鞋,范仁信就慌慌张张的沿着走廊往这里跑,后面还有个护士在喊:“喂,这里不让外人进的!”

    卫择看了一眼那个护士,把范仁信放进门,然后关门,径直把范仁信带到卫生间:“走,先去你家!”

    “我家?……”范仁信似乎还没接受这个事实。

    卫择在拿出昨天的那把手枪,褪出子弹检查一下,又装上,然后看了一下四周,又看了范仁信一眼:“怎么了?你别告诉我你超能力又没了。”

    “3300,3300!”护士推开了外面的门,先看了他的号码,叫了两声之后又喊他名字,“卫择,卫择?刚才我看到有人进来了。”

    “别废话,快点走!”

    然后就换了一个厕所,门外也换了个人在喊:“小信?里面是谁的声音?”

    卫择伸手就去拧厕所门,范仁信挡在他面前,表情都快扭曲了,嘴巴一张一合的,似乎在说话,可卫择一个字也没听到,不过看口型也能猜出来:“待会我怎么说啊。”

    “就实话实说,”卫择推开范仁信,打开门,看到一个满脸惊讶,面带慌张的中年妇女,手里还拿着几本“课课练”,一脸追杀的凶手模样,看样子应该是范仁信他妈了,“阿姨,我是范仁信的朋友,现在情况紧急,有个情况要跟你们说一下。”接着他就举起了右手,拿着枪的右手!

    范妈可能怎么也想不到大清早的,她追着儿子做作业,结果追到卫生间,从里面莫名其妙走出来一个陌生人,还拿着手枪,转过头去,声音都颤了:“老范,老范你出来!”

    “艹……又怎么了?”伴随着一声国骂,一个男人手里捧着手机,低着头出门,嘴里说着,“要是寒假作业……”然后他就抬起了头,看到了没做作业的儿子,不认识的陌生人,以及这个陌生人手里的手枪。

    这三样东西,在这样一个清晨排列起来,按时间顺序排列,已经足够让一个人的表情,产生“丰富多彩”的效果了。

    范爸识相的住了嘴,但他手里的手机却没消停,还在拼命叫嚷:“快点吧,我等的花都快谢了!”

    “你这牌打的真是太好了!”

    ……

    卫择伸过手去,接过手机,看了一眼:“牌不错。”然后直接关机。

    看了一下手表,问范仁信:“你刚才说福哥找你接人,他给你多少时间?”

    “半个小时!”范仁信把手机给卫择,他的手机一直在震,“他们一直在打我电话!”

    卫择接过电话,放在一边,这才对面前范仁信的父母说:“叔叔阿姨,你们先别紧张,我是范仁信的朋友,现在有个情况要跟你们说一下……阿姨,把你手机给我。”

    接过范母的电话,毫不意外,上面正在拨打110,但似乎没人接。

    再次关机,接着说下去:“我长话短说,你们都知道超能力了吧?”

    夫妇俩都摇头,一脸的茫然,显然,对他们来说,超能力这种事情还处但在谣言,或者说,无关紧要的事项阶段。

    卫择没有解释:“要是不知道,你们待会去问问别人,或者上网去查,现在情况是这样,我们有超能力,我们遇到了另外一群有超能力的,他们很可能在找我们麻烦,所以,方便的话,叔叔阿姨最好赶紧把房子卖了,就算卖不了,最近也别住家里,出去住一段时间,明白了没?”

    夫妇俩看他们的眼神开始不对了,并不是卫择期待的那种。尤其是他们看卫择的表情——卫择刚刚掏枪的时候拉开了外套拉链,露出了穿在里面的病号服,几个大字写的清楚明白:……第三精神病……

    卫择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从沙发上拿了个枕头,垫在枪口位置,然后转移枪口想找个目标证明一下,夫妻俩却显然理解错了,俩人猛地冲过来,各自抱住卫择的一条腿,范母对着范仁信大喊:“仁信快跑!”

    卫择扔掉枕头,果断对着最近的一扇门扣动了扳机——声音没有想象中的大,但还是一下子把所有人都镇住了!

    卫择当着夫妇俩人的面,后退几步,然后把子弹卸下来,把枪和子弹都放在桌上,把范仁信叫过来:“我们走。”

    范仁信脑袋垂着解释:“爸,妈,你们别怕,他是我朋友。”

    “叔叔阿姨,这枪你们留着防身,走!”卫择把范仁信拉过来,他现在看都不敢看父母一眼,“先去火车站好了。”

    然后下一秒就是火车站,还是昨天晚上同样的位置。

    范仁信脑浆现在估计都快被吓凝固了:“我爸妈肯定会报警的,还当面用超能力……我们还开枪了?!”范仁信似乎还没接受这个事实。

    “开了,怎么了?”卫择却似乎完全没有了起床时的情绪,他感觉自己现在的状态前所未有的好,又冲动,又冷静,就像一台正在同时播放几部A片的电脑——不可思议,这真是一个绝妙的比喻,他完全享受其中的内容,而且感觉处理起来游刃有余。

    “福哥叫你去哪接人的?”

    “就是我去过的……”范仁信意识到问题所在,“我们真去接?”

    “干嘛不去?”卫择冷笑,“除非你觉得,你不怕那个瘸子。”

    “那可是……”

    “别可是了,”卫择按住他的肩膀,“人家的枪口就顶在你脑袋,抢劫不会死,最多进监狱,你这超能力,还怕进监狱吗?”

    其实卫择也是刚刚想通,他也不怕——虽然没机会试验,但他的超能力应该就是回到过去。如果局面真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他的超能力还有让他后悔的机会。

    于是卫择就留下来等,范仁信一个一个接电话,一个一个去接人,接完一个,都过来跟卫择说一声是谁——中间还跑错几次,骂手机运营商无数次——真不能

    怪信号不好,毕竟手机是按正常人设计的,没人能要求手机信号的切换速度能跟上超人的速度。

    最终集合的地点……卫择不是很清楚,不过他猜,应该是在一家办公楼里,这一点,还是从他们走在走廊上,周围人身上笔挺的西装,还有光亮的地板上看出来的。

    所有人都用面罩蒙着面,显然他们引起了所有人的注视,但可惜,注视并不一定就是重视,哪怕卫择已经注意到,他们这条走廊上的监视器,在几秒钟之内全都被拧断了“脖子”。

    在一家公司的玻璃大门前,福哥回头看了一眼,那个叫娟子的女人,得到点头后,顿了顿拐杖,一行人停了下来,然后福哥伸出手,敲了敲门。

    前台的小姑娘有点警惕,隔着玻璃门问:“你们是谁?”

    “找人。”

    “找谁?”

    “你们老板。”

    小姑娘后退了几步,似乎有些害怕,但福哥已经没了耐心,眼皮一台,小姑娘就像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按了过来,脸死死的贴在玻璃门上:“开门,我就说一次!”

    门打开之后,福哥回头先交代:“小范,你跟我进来,卫择,你在门口守着,有人就报信。”

    范仁信看了卫择一眼,卫择点头。

    福哥扔掉拐杖,身体往里面飘过去,这公司外面看起来没多大,但人应该不少,没出几分钟,里面就传来男人的质问,女人的尖叫,桌椅板凳跟人体以及地面,彼此相互之间,热情打交道的声音。

    卫择在前台翻了一下,有公司的宣传资料——乾坤财富。再着前台那个女的,身体抖得跟筛糠似的,正一脸恐惧的看着自己,她脖子上有一道明显的淤痕,应该是刚才福哥留下的。

    “你们公司是干嘛的?”

    “卖保险……还有贷款,主要是贷款。”

    跟钱打交道的,难怪,不过现金应该不多啊。

    就在这个时候,里面传来了一阵怒吼:“你们是谁?知不知道我是谁?外面的人呢,给我进来……”

    然后就是这个声音的主人传来杀猪般的嚎叫:“别……我有钱,都给你们,都给你们……”

    卫择注意到前台的眼色,他转过身,看到几个保安正隔的远远的看着这里,卫择刚想着怎么跑进去自保,这个时候前台姑娘撒腿就冲了出去,嘴里还叫着:“他们有超能力,快报警叫警察!”

    那几个保安听完脸色巨变——他们应该听说过类似的事情,没有任何犹豫,转身就跟着这姑娘一起,消失的无影无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