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超能泛滥 > 026 行动
    有一扇门,一扇紫色的门,就好像卫择曾经在那个晚上的幻觉中,看到的那扇门一模一样,很诡异的出现在卫择身后,仿佛那是一个怪物的巨大的眼睛,已经偷偷在自己背后看了自己很久,卫择在看那扇门的时候,感觉门也在看着自己。

    如同水手在风暴中,听见海洋中女妖的歌唱,又似乎是沙漠中,干渴的人看见了湖泊和海洋,这扇门召唤着卫择走过来,他一时间竟然没有任何思考,就像一个被抽离了灵魂的木偶,感觉不到自己的步伐,却只看到这扇门越来越近。

    但这似乎又不是门,卫择经过它的时候,用手接触那些紫色,然而什么感觉都没有,等过了这扇门,眼前还是自己的那个病房,不过位置似乎有点不一样——不,不止是位置,很多东西不一样了。

    卫生间的门是开着的,玻璃上没有冰,没有血,也看不到人。卫择转过身,看见面前的四张床上,正躺着四个人,是的,四个人,那两个中年人正在打呼噜,童大爷的压低的声音出现,就像他刚才所说的那样:“不过你们还好,年轻一点,思想还能转的过来弯,到了我的年纪……真感觉是被老天爷骗了这一辈子。”

    卫择盯着自己的被窝,他看不清那个被窝里是否有人,或者说,自己是不是还在那里。

    他又转过身,看着自己来的那道门,却发现它已经消失——但是当自己想到它的时候,却发现空气中有紫色的东西开始凝聚——似乎自己随时能让他再次打开。

    童大爷又说话了,还是同样的内容:““其实超能力刚出来的时候,我就发现自己有了……”依然是同样的动作,童大爷拿起床头上的杯子,演示超能力,卫择现在没空去看超能力了,他就死死的盯着自己的那张床,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甚至比发现自己精神分裂,比被福哥用超能力捆住身体,都要深入骨髓的恐惧,瞬间支配了他的整个身体,他甚至都忘记了呼吸,下意识的退后几步,躲进了卫生间。

    卫生间分洗漱间和厕所两部分,厕所还有一扇门,刚才童大爷自杀是在洗漱间,卫择想了想,还是躲进了厕所。

    童大爷的声音开始激动,所有的话,都如刚刚记忆中那般,精确的发生,然后卫择听到了自己的声音:“等等……”

    卫择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跳出胸腔,他几乎有一种冲动冲出去,看看那另一个,或者说,半分钟以前的自己,但理智告诉他,不行。

    童大爷走进了洗漱间,打开了水龙头,卫择就隔着一扇厕所的门,在后面看着他——而另一个卫择,则被关在了卫生间门外。

    玻璃上开始结冰,门外的那个卫择开始变得模糊,卫择慢慢打开厕所门,童大爷并没有发现他,他拿着那把匕首,正对准自己的喉咙,大口的喘着气,他的手抖动的很厉害,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寒冷。

    这一刻,卫择没有了任何犹豫,他走出厕所,从背后伸出手去,想要夺过这把冰制的匕首——但也就在这个时刻,童大爷闭上了眼睛。

    很疼!但卫择却没叫出声,还好冰制的匕首不是金属,因为太薄而发脆,被自己的手一挡,冰匕首立刻断成了数截。童大爷转过身,看到卫择,几乎愣住了,但却又立刻反应过来,低下身去,飞快的捡起其中的一截,朝着自己手腕割去!

    卫择抢先一步,死死的按住童大爷那只拿着冰片的手,嘴里说着:“等等,童大爷,先等等!”

    童建没有说话,只是手上死死的发力,让那块冰片朝着自己的手腕凑过去——卫择的力气并不大,虽然童建已经年迈,但常年锻炼的身体,竟然还是压倒了卫择,是卫择眼睁睁看着那片薄刃切开了老人的皮肤和血管,鲜血迫不及待的迸出来,卫择几乎被吓坏了,拼命过去用手想要堵住老人的伤口,嘴里大声喊出了一句不知道从哪看来的台词:“被骗并不可悲,可悲的是被骗完,还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骗的。”

    卫择捉住了老人的手,两只手按着伤口,可鲜血还是不断的涌出来,他灵机一动,突然腾出一只手来,脱下自己的鞋子,想用袜子来止血,但这时候却发现血突然止住了——他手心感觉一阵冰凉。

    他轻轻的松开手,发现伤口位置,血液已经被冻结,再看看童教授的脸,已经没有了紧张,似乎比他还淡然,仿佛刚才他对自己做的一切行为都不存在似的。童建回过头,看了一眼刚刚浇在门缝里的水,依然冻成一块,他伸出手拉了拉,门纹丝不动,便看了一眼卫择:“超能力?”

    “我不知道,”卫择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他自己也是一头雾水,“但应该是。”

    卫择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声音有点大了,又担心门外另一个自己会听到。但是门对面静悄悄的,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他这个时候突然想到,刚才自己是在教授自杀,看到血之后,从一扇紫门进去的,如果自己进去了,阻止了教授自杀,那么没看到血的卫择会在哪里?

    然后他一抬头,却发现刚才喷出的血迹,刚好就在自己之前看到过的位置。卫择愣住了——那问题又来了,他第一次看到的时候,自己到底在哪?

    童教授站起身来,从暖水瓶里倒了点热水,给自己擦拭了一下身上的血迹,然后把毛巾绞干净给卫择:“你也擦擦吧。”

    卫择推了推门,冰很厚,根本没反应,他看了一下老人,压低声音说:“能解开吗?”

    童建摇摇头:“不知道,我试试。”他对自己这超能力根本没有仔细研究过,只是在实验室里大概测试过一次——测试的结果是在环境温度不变的情况下,降低指定目标的温度。但这个过程能不能反向操作——他没试过。

    他尝试了一下,但失败了——冰块冻的更结实了,就连空气中也出现了雾凇,两人都感觉到卫生间的空气有些让人难以忍受了。

    好在今天白天是晴天,太阳能里还有热水,但是管子又不够长,俩人只能合作,碰童教授负责拿管子,把热水放到脸盆里,卫择则把热水往门上浇。

    童教授手上的伤口不能碰热水,所以他还得每隔一段时间,用超能力把自己的伤口继续冻起来。等卫择浇了两次热水之后,童教授突然笑了:“我小孙子上幼儿园的时候啊,我给他编过一个童话,说在北极的爱斯基摩人,因为北极实在太冷,所以冰块成了最实用的材料。他们住着雪砖砌成的屋子,砖块过之间用水浇筑,就像我们用水泥;做饭用冰块聚焦阳光点火,打猎用的也是冰块磨出的长矛;到了部落之间打仗,或者捕猎最危险的北极熊时,爱斯基摩人冰就会光着身子,先用雪擦拭身体,然后把冰烧化,用水浇筑全身——这样就成了刀枪不入的铠甲,你看看我现在。”

    童教授把受伤的那只手腕拿出来,卫择看到在伤口附近,血和水的混合物已经凝结成混乱的一块整体,就像一个精致的腕甲,也似乎是一个宽大的血玉镯子。童教授不断的把一些热水撒上去,但这个冰镯子非但没有融化,反而厚度还在一点一点的增加。

    “这下好了,以后别人就管我叫制冷侠,也许靠我一个人,就能拯救地球变暖了。”童教授似乎是在说笑话,但仔细看他的脸,却又是面无表情。

    花了大概十多分钟时间,门总算能动了,卫择走出去,想要去叫护士来,却被童教授叫住了:“你让我睡个好觉吧,要是被绑着我睡不着。”

    “伤口很可能会感染的。”

    “那就感染好了,”童教授钻进被窝说,然后又威胁他,“你要是出这个门,回来就只能看到尸体了。”

    今天这是什么倒霉日子,被一个银行劫匪威胁就算了,就连教授也开始变得不讲道理。

    躺到床上后,卫择更睡不着了,之前的担心全都抛到了脑后,脑子里完全就是在回放刚才的镜头——是自己又犯病,记忆出差错了,还是真的超能力?卫择本来想在科学层面,请童教授给自己科普一下,关于时间的一些常识,但是想着想着,他又开始犹豫,总觉得还是找马医生可能更靠谱——不管怎么想,这看起来更像是一个精神病学的问题,而不是物理学问题。

    卫择就在这种百感交集中,慢慢睡着了。也不知过了多久,手机在枕头下面开始震动,卫择接起来,是范仁信的声音,听起来情绪很差:“U哥,出事了?”

    我这才出事了呢!卫择心想,但还是问回去:“什么事?”

    “福哥刚才就给我打了电话,要我开始去接人。”

    “接人?”卫择还根本没反应过来,“接什么人?接人干什么?”

    “他们要准备行动了!”卫择毫不怀疑,电话那边的范仁信肯定已经哭出来了,“还给我发了面罩,肯定是准备去抢劫!怎么办啊?我爸妈今天还不让我出门!说要看着我做寒假作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