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超能泛滥 > 025 自杀
    3院的熄灯时间是晚上10点,9点半的时候,护士过来巡了一次房,可惜,来的不是何皎而是那个胖护士,护士很为他们着想,让他们早休息了半个小时。

    可几个人却大概是因为刚刚打牌打兴奋了,一个劲地说话,只有卫择一个人躺在病床上,缩在被子里想事。

    卫择以前的生活是简单的,他也喜欢简单的生活。他的爱好纯粹而专一,除了工作,其他时间全都花在上网、游戏上面,在卫择这种人看来,甚至谈恋爱都是一种不必要,既然这个世界上,已经有了小电影这种东西来帮助男人发泄本能,何苦还要去找真人?真人会吵架,会有矛盾,会要人负责任,甚至还会生小孩——想想还真是可怕。

    父母在世的时候,他们不止一次的指责过卫择这种生活态度的消极,等他们不在了,长兄如父,就轮到哥哥来指挥自己了。但不管他们怎么说,卫择还是没有改变的迹象——他也尝试过,被哥哥带去参加社交活动,但无一例外,跟电子游戏比起来,现实中的娱乐节目看起来又愚蠢,又无聊,KTV唱歌,一群人轮流听对方发出噪音;出去自驾游,大家比谁更会吹牛,然后找个风光秀丽的野地,跟蚂蚁、蟋蟀甚至草蛇一起,轮流试探彼此厨艺的下限;还有高尔夫球,据说是贵族的运动,与其说是运动,还不如说是花钱,租一大片草坪,开开车,说说话……

    萨特有句话,他人即地狱,卫择其实不知道萨特是谁,但他感觉这句话说的挺好,他非常理解,有时候他甚至会想,要是自己早几个世纪出生,说不定也是一块哲学家的料子,但上帝安排他出生在21世纪,注定只能成为一个失败者,甚至,精神病患者。

    以前的卫择,从来没有为生活,真正的认真努力,或者发愁过,家里条件本来就不错,还有哥哥这个大学毕业就创业成功的天才,这就挺好,所以他努力与否真的不重要——这真是一个绝佳的堕落借口。如果没有精神病这档子意外,卫择觉得自己这辈子肯定能过的特幸福。

    可现在,这美好的人生,突然出现了一大块的阴影。

    犯罪片卫择看过不少,可抢劫之前先发钱的老大,他还真是第一次见。先发钱,再私底下透露一点狠话。好在自己现在是在3院,而且没有透露过什么家庭信息,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只要对方没有读心术的话,卫择肯定对方是没有的,要是有的话,自己装超能力这一关就过不了。

    真正犯难的,还是范仁信这个小屁孩。卫择记得自己高中的时候,虽然有点幼稚,可也绝对没到这样愚蠢的地步——他难道根本就没看过网络小说吗?不知道主角得到异能的第一件事,就是韬光养晦?更何况他还不是主角!小说里要都是他这种主角,作者们肯定都饿死了!

    现在倒好,不但用超能力满世界晃悠,还妄想加入什么组织——更不能原谅的是,自己还傻乎乎的,跟着他一起去了。

    现在一想到刚才,那个福哥在小公园表演的那一幕,卫择就觉得寒毛直竖,总觉得自己的四肢随时要跟身体说再见。他在现场真正感受过那种力道,连一丝一毫的挣扎都做不到,就好像整个人被钢筋捆住了一样,再想想那个双杠,那么粗的铁栏杆,被玩的就跟塑料筷子似的。

    然后还有枪,虽然他已经能想象,全国像范仁信这样的超能力应该不止他一个,而且可能会很多,这样的能力下,走私什么东西都是可能的。可他还是下意识的恐惧,这可是枪啊!一扣扳机,就能打死人的东西。

    两个中年人一开始的时候是最热闹的,还在唠叨他们开公司的事,甚至都开始找地方,商量房租了——听起来似乎很认真的样子。但他们说的兴奋,安静下来也快,没一会,卫择就开始听到呼噜声。

    卫择一直留意着边上的童大爷,但一直没有动静。又感觉不像是睡着了,而是一种刻意保持的安静。

    卫择不知道,童建也一直留意着他,但今天的卫择跟往日不同,先不说已经知道了他的打算,就光是刚才发生的那点事,就够折腾他半宿的。

    窗外,整个医院的灯光也都渐渐暗了下来,卫择在脑袋里想了很多主意,怎么找理由,让范仁信的父母卖房子搬家,怎么去报警,解释这把枪,还有钱的又来,又或者怎么婉拒福哥,让他高抬贵手放过自己……但人就是这样,不怕没主意,就怕主意多。卫择思来想去,觉得哪个方案都好,可又都坏……

    就这么一直纠结着,一直在床上翻来滚去,直到童大爷忍不住,先出了声:“小卫,还没睡呢?”

    “嗯。”卫择说,“睡不着,您也没睡?”

    “也睡不着,”童大爷的声音完全没了之前打牌的精神,“咱俩说说话吧。”

    “行。”

    童大爷侧过了身体:“小卫,你应该是大学毕业了吧。”

    “对,”卫择说,“毕业好几年了。”

    “大学学的什么?”

    “测绘……不过专业早忘了。”卫择这时候记起来,之前那个女警官跟自己说过,童大爷是一位大学教授,应该还是很厉害的那种。

    “是理工科,”童大爷,或者说,童教授有点欣慰,“你见过超能力没有?”

    卫择犹豫了一下:“见过。”

    “说说看。”

    卫择就把刚才看到的情形认真描述了一遍,不过当然没有提对方的身份。

    “你有什么感觉?”

    “刚开始,就像是看动画片,可后来,就是怕,”卫择说,“这些东西……太不合理了。”

    “是啊,太不合理,”童教授叹了一口气,“不过你们还好,年轻一点,思想还能转的过来弯,到了我的年纪……真感觉是被老天爷骗了这一辈子。”

    卫择到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了。

    “其实超能力刚出来的时候,我就发现自己有了,”童教授从被窝里拿出一只手,去拿过自己的水杯,那杯子里的水是睡前刚倒的,还能看见冒着热气,“那时候我媳妇冲到我书房,说她有了超能力,能隔着快递包裹看到东西,我当时还以为她是开玩笑。”

    童教授手用力一握,卫择借着窗外暗淡的光,看清楚那杯子里的水瞬间就成了一坨冰块。

    “她又说网上都说,人人都要有超能力了。当时我就是这样,拿着一杯热水正在喝,就说这个世界上,要是人真能有什么超能力,那就给我一个反热力学第二定律的超能力好了,这样我就能拯救宇宙了!然后……哎,我就被送到这里来了。”

    卫择看着那坨冰,有点紧张的看着老人,直到他又缓缓把被子放了回来,才稍微松了一口气。

    “以前我经常在课堂上跟学生讲,说科学家就是要自信,就是要敢说话,敢像上帝一样说话!”童教授虽然还是面无表情,可卫择已经听出了他的情绪波动,“因为我们的话背后,都是无数个数据的支撑,都是无数个正确的支撑,我那个时候说,科学害怕反例,因为只要一个反例,就能推到整栋理论大厦。这种害怕能让我们谨慎,但也能让我们自豪,因为能够让科学害怕的反例也从来没有出现过……可是现在,可是现在……”

    老人哽咽起来,泪水顺着他的手指缝溢了出来,卫择感觉有点不对劲,赶紧走下床来,然后他看见,老人捂着脸的手拿开了,取而代之的,是手上不知道何时,刚刚出现的一把透明的利刃。

    这是眼泪凝结成的匕首,也是童教授准备自杀的工具,在漆黑的房间里,这把匕首是唯一闪光的东西。

    “等等,童大爷,”卫择轻轻的说了一句,“等等。”

    童教授慢慢放下了手,也走下床来,朝着卫生间走过去,嘴里却说:“也是,在这里影响不好……小卫,不要跟过来。”

    卫择没听他的想要跟过去,童教授却已经打开了水龙头,但卫择几乎没听到多少水声,但等他想打开卫生间的门时,发现门已经整个被水冻住了。然后整个透明的玻璃门也都蒙上了一层冰花,童教授的身影开始变得模糊。

    很奇怪,卫择原来以为自己是会不顾一切来阻止的,可真正面对的时候,却又没有勇气高声喊人,甚至不敢用力撞门,他不知道自己是在怕什么,又或者是尊重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就这么看着对不对,但他的行为的确就是这样,隔着一扇模糊的玻璃,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空气冰冷,眼前洁白的玻璃窗上,一道鲜红绽放,就像迸发在卫择眼前的一朵花,卫择感觉这血就像是从自己心脏里喷出来的,他浑身一紧!一个念头突然冒了出来,他顺着这个念头,下意识转回了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