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超能泛滥 > 021,担心
    范仁信当时就傻了!他不是没见过钱,但他从来没有一次性的,见过这么多钱!他甚至忘记了大概数一下数目,只记得是一大堆钱。

    即使理智和尊严,下意识的想要拒绝,可话到了嘴边,转了个圈,又还是咽回了肚子。

    对方一看他这模样,就知道他动了心,又俯下身去,把属于自己的那一半重新搂回暴力,又说:“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了。”

    范仁信这次回过了神,昂着头说硬话:“你当别人都跟你一样,这辈子没见过钱?把钱给我放下!”

    对方似乎这时候变聪明了,也不说话,低着头搂钱,等搂的差不多了,放下一句狠话:“那好,有本事你就来抓到我们!”说完转身,就准备离开!

    范仁信当时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大概是觉得,要是让他跑了,自己这一辈子也许都被毁了!瞬间就闪到对方面前,几乎是贴着脸,然后一把抱住了对方!下一刻,他就和对方一起,传到了一条陌生的大街。

    “你疯了!”对方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奋力推范仁信,“你会害死我们的!”

    但范仁信根本不为所动,反而伸腿过来绊住脚,企图摔倒对方。

    “全给你,钱全给你,这总行了吧。”对方的身材没有范仁信高大,这种贴身摔跤根本占不了便宜,而且听声音也有一点年纪,体力根本跟不上。没一会就被范仁信按倒在了地上。

    范仁信已经失去了理智,脑子里唯一的念头就是把对方制服,还自己清白。等对方失去了反抗,他干的第一件事,就是伸手去揭对方脸上的黑布。

    是一个中年人,看起来有些年纪了,脸上满是沟壑,还有不少污垢。再仔细一闻,身上还有一股发馊的酸臭味。再看看对方被按住的手,指甲里面全都是黑的,然后看看头发,完全就是一团鸡窝!范仁信几乎是立刻猜出了对方的身份——他应该就是个流浪汉。

    范仁信拿下他的背包,居高临下的用膝盖按住对方的身体,然后找手机准备报警,发现手机不在口袋里。

    可能是忘记在家里,又或者是掉在刚才那个银行——范仁信想去取,可又怕他跑掉。

    “你身上带手机了没?”

    “没,我没手机。”对方还在不断挣扎着,但体力实在不济,然后又求饶,“钱你也拿了,没必要报警吧,要是警察知道了你有超能力,你以后也没好日子过!”

    这倒是,一句话说中了范仁信的关键。

    “听我说,”对方觉得背上的力度轻了些,似乎有戏,就马上继续说,“你是不是刚发现的超能力?我今天发现了好多个,像我们一样的,大家都是想挣点钱,谁也别为难谁。老实说,我就算进了监狱也不怕,我之前就是个要饭的,进监狱我还省的要了。再说,我们这种超能力,全世界估计也没监狱能关得住。你放我一马,我们这种超能力,抬头不见低头见,以后总还是有接触的时候。”

    “我要是放了你,警察那里我怎么说?”范仁信还在犹豫。

    “警察那里会有空找你,我今天转了十几个银行,都被人抢空了!”

    “那里有摄像头!”范仁信当然不放心,“早晚都会找到的。”

    “你说那个啊!?”对方赶紧解释,“那都是聋子的耳朵,摆设!里面的电线早让人给剪了,我之前遇到的那一批,人家是组团作案,好几个超能力的在一起,专门抢银行,专业的不得了,对了,他们还给我留了联系方式,一个电话号码,就在我口袋里。”

    范仁信这下没有了担心,稍稍松了一口气,可听对方说起这个团伙的时候,又觉得不可思议——超能力这才出现多久啊?范仁信还以为自己是最早知道情况的,可看看人家——就好比打游戏,自己还在新手村,觉得自己造型,技能都挺帅,满地图乱逛的时候,别人都开始正儿八经,组团打副本了!

    后来范仁信就把这家伙给放了,但他口袋里的联系方式,他也记了一份。然后他把钱还回了远处,回去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天刚蒙蒙亮,他还是觉得不放心,又去放钱的地方看了,果然还是不见了——不知道是那个流浪汉后来又去偷的,还是被别人拿了,总之,这一晚上的紧张和烦恼,都成了徒劳,唯一的收获,就是那个联系方式。

    醒来之后,他盯着这个联系方式认真的想了很多东西——从一开始,做一个默默无闻的蜘蛛侠,到成为超能力组织中的重要一员,又到成为电影里的反派组织,甚至成为反派组织BOSS。

    总之,思想斗争激烈,脑洞开的不是一般的大。

    但这些都不重要,很多人以为自己在认真思考的时候,都是些重要时刻,其实不是,真正重要的时刻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小动作,比如说,他终于想的心烦意乱,然后神使鬼差的,打了那个电话。

    接电话的声音应该很年轻,他先跟范仁信约了一个地方——是市中心的一个公园,让他立刻出现,来证明他真的具备能力。

    但范仁信没有去过那个公园,他去过距离那里最近的地方,也有几公里的路,所以他解释了一下,过了大概十几分钟,到了公园,可是在那里,他并没有见到对方,可对方却在电话里,让他传送一次试试看。

    他当时照办了,从公园里传送回家,又传送过去。

    然后对方提出了要求——他说,他们的组织将会是一个非常严密,入门门槛高的组织,如果他一定要入伙,就必须展示诚意——说话的时候,是早上6点钟,他们知道有一家银行的柜台里还有10万块钱,去把这钱拿出来,就是考验。

    “可我这超能力,只能去我去过的地方。”范仁信当时解释,他的确被这个超能力组织给吸引了,“而且我还不知道,你们是不是真的有超能力呢?”他还反问了对方一句。

    “你看看你口袋里,就知道我们没骗你了。”那人在电话里当时是这么说的。

    范仁信一摸口袋,心里一沉,倒不是什么东西少了,而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样东西——一颗子弹。后来他去网上查了子弹型号,是美国的一款步枪的子弹,这款步枪精度不低,三四百米范围内,瞄准打中人,一点问题都没有。也就是说,就在刚才,范仁信很有可能,就被这样一支枪给瞄准着。

    这种危险感简直让当时的范仁信浑身兴奋。

    对方理解了他的要求,稍稍修改了任务——他们换了一家,范仁信去过的银行,然后让他在开业的时候,去抢一个取钱的客户。

    范仁信当时只是犹豫了一下,问道:“要是他抓住我怎么办?”

    对方只是笑了笑:“你难道你还怕自己跑不掉吗?”

    范仁信就同意了。

    他现在都回忆不起来,那个被抢的人长什么模样,也许是当时太紧张,他只见过一个背影,就在那人拿了钱,刚准备转身的时候,他抄起背包,跑出大门,然后跑进边上的一个公共厕所,一个传送就离开了——非常简单。

    然后他通过了考验,对方让他乘最近一班火车,来宁州,至于那20万,对方却没要。

    临行前,范仁信找了一家快递公司,把这20万打了一个包裹,邮寄给了案发地点的那家派出所,还在里面写明了是自己匿名自首。他还记得那个快递员,当时说如果是同一座城市,上午寄出去,下午就能收到,可到了第二天,他在火车上看到了新闻,这快递似乎依然没到的样子。

    今天下午,对方打电话给他,却没有直接见面,而是根据他的超能力,给了他安排了一次一日游——准确的来说,也就是宁州半日游,就是跟团,在各个景点到处逛一下,范仁信怀疑,这是什么大行动之前的踩点,可能他们会需要自己来这些地方,但又怀疑,这是对方在规划见面地点,可能到时候,见面就在这些地方随便挑一个。

    再过半个小时,就是约好的见面时刻,来的时候,范仁信满是兴奋,倒是没觉得有什么,可是这一个下午宁州半日游下来,他反而觉得有点开始担心起来,因为这半日游的景点内容里,不仅包括宁州的传统经典的古迹,还有最大的博物馆,金店,首饰店——这也是导游安排他们消费的地方。现在范仁信越来越觉得,其实这些地方,才是他们真正看重的地方,因为这些地方现金量更大,而且人流多,不容易被发现——如果他们有把一颗子弹放进口袋的本事,那拿出来,就更不在话下。

    “那你叫我来干什么?”卫择听了半天,感觉故事到了头,却还是没有听到重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