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超能泛滥 > 018 脾气
    范仁信见到卫择的时候,他正在走廊里,躺在椅子上睡觉。昨天晚上他又紧张了大半个晚上,到后半夜才有点睡意。上午还被范仁信的事吵醒,刚吃了饭,晒着太阳,就睡着了。

    范仁信好奇的看了看卫择——卫择长着一张娃娃脸,虽然年纪比自己大四五岁,但看起来还是差不多。要是把胡子刮干净点,说不定别人以为自己比卫择还大点。光看这模样,绝对想不出来他在游戏世界里有那么狡猾。他正想着怎么把卫择叫醒,边上隔壁姑娘说道::别叫他,刚睡……他这病,一晚上都睡不着觉。”

    “什么病啊?”来的路上,犯人就问了那个陆有前好几次,但他都没回答。

    “护士说是幻想症,可我看他白天挺正常,就晚上会发病。”

    想到卫择前几天,在网上跟自己说到这个话题,范仁信还以为当初卫择只是随便聊聊,没想到他真有问题。

    “那我四处看看吧……这里让随意走动吗?”网上都把精神病院说的挺神秘的,进来的时候,他也看到有双重门禁,还要身份证。

    “按规定,你最好还是少跟其他人说话,甚至都包括我……对了,说说超能力吧,你在外面,亲眼见到过超能力吗?”许晓云还是对这个话题更感兴趣一些,可惜医生不给自己上网和电话,她想找个地方去了解情况都做不到。

    范仁信摇头:“都是听说的多。对了,他醒了告诉他一声,我下去打几个电话。”

    范仁信在走廊里转了几圈,也就是瞧瞧热闹,但也的确没什么好看的。大部分的病人看起来都呆呆傻傻的。下楼梯的时候,有个人很快的走过他,跟他撞了一下,范仁信一瞧,正好是刚才一起坐车,送他来的陆有前。刚才在车上看到他,还是正常的表情,现在却是满脸的喜色:“怎么这么高兴,捡到钱包了?”

    “哪有……”陆有前说,“怎么,没找到卫择?”

    “找到了,他在睡觉,我过会再上来……”范仁信忽然皱了皱眉头,对着走廊尽头那两个穿警服的问,“怎么精神病院里还有警察值班?”

    “怕精神病人闹事吗……”陆有前倒不奇怪,“我们小区那边,现在早上菜市场都有警察在转了。”

    范仁信没跟陆有前瞎聊,急匆匆的下楼,到小公园,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打电话:“喂……人到齐了没……地方是你们定的,你们自己都不守时?这以后……”

    “我最多再等你们一天……不是忙,是我觉得你们没诚意,让我干的事情我也干了,还故意躲着不见人,有什么好怕的!警察又不是神仙,要说神仙,我们比他们更接近一点。”

    “别说了,最多一天,最好是今天晚上……现在?”范仁信下意识的朝周围看了看,“火车站,你确定?”

    话音刚落,范仁信的身体就在空气中,如同薄雾遇见朝阳般的消散了。

    ……

    大概是太阳慢慢落山,阳光逐渐失去温度了,又有小风吹着,卫择终于还是慢慢被冻醒了。

    下午觉和晚上的觉效果差很多,一觉下来绝不是神清气爽,而是脑袋都麻木了。卫择敲着自己的脑袋,问隔壁床的童大爷:“几点了?童大爷?”

    “5点多啦,正要去吃饭,”老人戴着眼镜,正在看手上的平板电脑,“要不你帮我带回来吧。”

    卫择有点不情愿,但还是接过了盒子,还有童大爷的饭盒。这个瞬间他倒是想起了自己上大学的时候,也是四张床,也是饭点出门,也是总帮其他人带饭,也是不情愿,也是接受了。

    正是饭点,食堂吃饭的人相当的多,而且环境很乱。食堂里有一块专门的区域,那里病人吃饭都是卡点,集中式的,他们的管理也是监狱式,或者说,准军事化管理,那些病人通常都是有严重问题的,所以一般在他们吃饭的点,其他普通病人都愿意带回房间去吃。

    给卫择打饭的师傅卫择认识,就是之前,要他打牌的那个,边上还站着个更熟悉的少年,看样子似乎不开心,没有了那晚上打三国杀的神采飞扬,而是狠狠的咬着嘴唇,盯着打菜师傅的鞋子,磨蹭着不离开。

    “你看着我干什么?又不是我偷你的……存点钱还要瞒着我们,有银行不存,怪谁?楼上就有警察,你去报警啊好了……别傻站着,有空去把寒假作业给做了。”

    “都做完了,”少年很委屈的说,又狠狠看了一眼卫择,问他,“你看到我东西了没?”

    “什么东西?”

    “我那天在下面,埋的东西,那天我埋的时候,就你一个人在。”少年似乎想起了什么,看着卫择也是一脸的怀疑。

    “我问你什么东西……”

    “别搭理他,”厨子看起来是孩子的父亲,给他饭盒里加了块肉说,“他就是个人来疯……”

    然后回过头,加大音量:“站这也没用,早说了压岁钱都让我们存,你不给,丢了又来找我们要。”

    “不只是压岁钱,”他竟然一下子没压抑住,哭出了声,“还有我一个寒假打工的钱……好几千块呢!”

    “那你就去报案,楼上就是警察。”

    “这里都是精神病!”他哭的更凄惨了,音量和泪水一样,也不受控制的倾泻的到处都是,“网上说,精神病不管干什么都不犯法!”

    这一声凄厉的控诉,让原本熙熙攘攘的食堂顿时安静了下来,所有的病人都把目光集中到了这个打饭窗口,卫择一看,这小孩脸都被吓白了,于是他又加了一句:“对,杀人听说也不算。”

    少年反应挺快,一转身,就跑的没影了。

    卫择把饭给童大爷,他正在桌子上写东西,皱着眉头,看起来很不开心的样子。

    “小卫啊,”童大爷打开饭盒子,对着饭菜叹了一口气,问,“对你来说,超能力这玩意是好还是坏?”

    经过一次电击,卫择现在已经终于接受了,自己来精神病院的第二天,这个世界具备了超能力,这个很难接受的事实。但接受是一回事,喜欢又是另外一回事:“反正不是好事。”

    “你就没觉得……”童大爷又自己摇摇头,“算了,说了也没意思……今天这肉怎么这么多?”

    病房里那两个最热情的家伙今天一整天倒是没说话,只是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个计算器,俩人拿着一支笔,一个本子,用这计算机算了一天的胀了,看模样开公司的事基本上已经敲定了,现在就等病好,回家,拿房产证呢。大概是讨论的有点饿了,看到童大爷的饭菜,埋怨卫择说:“去吃饭也不叫我们……我们原本还想着,到时候让你来公司,当个管理层什么的……”

    卫择看了他们一眼,问:“你们到底商量好了没,到底先开发什么超能力?”

    这俩货今天一上午,讨论的话题就是先选出一种超能力,最快速度进行商业开发,然后用赚的钱来开发第二个,然后第三个……到第十几个超能力,等公司“做大做强”之后,再花高薪聘请一只全球顶尖的技术团队,深入研究超能力的科学原理,在原有的开发技术上进一步深化,提高后来者门槛……

    然后他们用一下午的时间,来辩论这第一个超能力应该是什么,卫择为什么会睡着?就是听着俩货吵架听睡着的。

    “想好了,就开个快递公司,你看,”俩人很兴奋的,拿出他们“商业策划”中的一页给卫择看,似乎是一个标志,一个字母C,里面插了一横,“这就是我们未来公司的标志。”

    “那他叫什么?”卫择嘴里嚼着鸡腿,思索着这个标志的可能含义。

    “叫超光速快递,看见这个C了没,就代表光速,我们的快递要比光还快!”

    “比光还快的话,那不太好办,”卫择心里暗笑,嘴上还是一本正经,“理论上来说,存在一个不可逾越的技术难题。”

    “什么技术难题?”这俩人凑过脑袋,关心道。

    “没法跟客户结账啊,你们想,你们送完一个东西,还得去跟客户见面说,这是你在明天购买的产品,请付费转账,谢谢。”

    话音刚落,卫择和童大爷倒是一起笑了出来,反倒是这两个中年人,还没明白过来什么意思。

    “小卫的意思是,超过光速,时间就会倒流了。”童大爷解释。

    “谁说的?哪有这种事?”俩人都嗤之以鼻。

    “要是我没记错,应该是爱因斯坦说的。”卫择回了一句。

    老爱的知名度还是有的,俩人都呛了声,但过了一会,其中一个又鼓起勇气说:“现在这时候,爱因斯坦说了也不算了,你让他来看看天上的飞人,告诉我人是怎么飞的?”

    “啪!”童大爷猛地站起身来,把自己手里的饭盒奋力朝着墙上砸过去,菜汁,饭粒,破的整面墙都是,包括正在说话,手里还拿着计算机的两个人,所有人都安静住了,只有童大爷愤然的声音回响:“做人怎么能这么麻木,怎么能这么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