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超能泛滥 > 013 吟诗
    在进医院以前,卫择以为自己绝对算得上是个正常人,他来这里是为了治病,在他眼里,其他的病人都是在这里生活,他是病人,其他人是精神病人,这是区别。

    但是现在,他发现情况不是这样,他越来越觉得自己是个精神病人,也越来越感觉自己属于这里。如果说在这个晚上之前,他还有足够的自信来分辨真实和幻觉的话,那这点自信在这个晚上之后,就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活动室里,大部分病人都在兴奋的讨论着超能力的新闻,昨天一个晚上,整个医院就飞出去四五个病人,这些飞出去的“先驱”引起了剩下许多病人的热衷效仿,卫择来活动室的时候,看到大部分人都在从桌子上跳上跳下,企图摆脱地心引力的束缚,活像一群猴子开会。以往负责管理秩序的护士们也都没空管这了,只有几个三大五粗的护工,堵着活动室大门,简单控制病人出入,但也没心思一个个管了。

    自己的房间原来是两人间,其实就住自己一个,可现在又塞了两张床进来,变成了四人间,看起来就像一个大通铺。另外三个人虽然吃了药,可情绪依然激动,卫择本来是图清静,想来活动室躲躲,消化一下马医生刚刚跟自己说的“大消息”,可现在显然不可能了。

    “卫择吗?”何皎在后面拍了拍他,“这是马医生让我交给你的……还有,你能回病房吗,医院里人手不够,帮我看一下。”

    是卫择自己的手机,他拿过来开了机,发现有十几个未接电话,另外还有十几条短信,以及QQ上的留言,大部分都是哥哥的,还有一些是几个熟悉的网友,另外还有十几个,莫名其妙的群邀请,名字也是千奇百怪“超能力战队”“超能力技术共享群”“超能力开发群”……

    “可我啥也不懂。”卫择很想帮何皎,可自己实在是没自信,他觉得自己才是这里病的最严重的人。

    “没事,就在边上陪他们说说话,别让他们乱动就行。等药效上来就好处理了……不难。”

    去食堂随便吃了点早饭,在那里遇到昨天要跟他打牌的师傅,还看到了昨天晚上遇到的,那个在公园的小孩——正在挨训呢,面前放着几本暑假作业,一脸的哭相,完全没了昨天打三国杀的得意。

    卫择想起了他在公园可能的“埋藏宝藏”,可惜,他现在脱不开身,更没这个心情。

    回到自己房间,新来的三张床上,三个新“室友”已经没那么吵了,卫择按照刚才何皎说的,挨个检查了一下,他们的手脚——看看是不是绑的太紧。

    三个人都吃了药,但药效发作还有一会。其中两个靠里面的都是中年人,哪怕被绑在床上,还是满脸的激动,正相互之间了解超能力呢,看到卫择也激动的不行:“我听说你是精神病?太好了!网上说超能力的厉害程度,跟人的精神力关系很大,你这种病就是精神力太强!对了,你查过自己的超能力没?”

    卫择这时候压根就不关心这事,他现在看什么都感觉是幻觉,眼前的这俩货,就是幻觉中的两个精神病。

    那个靠着卫择床的则看起来有点年纪,俩眼睛瞪得老大,就瞅着天花板,上面的那只蜘蛛。卫择过来的时候,他看了卫择一眼,却又马上移回去了,这倒是让卫择想起自己昨天的状态。

    药效的确不慢,过了大概几分钟,那两个聊天的家伙语速也开始慢下来了,又过了十几分钟,话也不说了,病房里就剩下四个人的喘气声。卫择回到自己床上,两眼发直的发了一阵子呆,直到手机的震动打断了他。

    是哥的电话,卫择犹豫了一下,到房间外接了。

    “你去哪了,打你电话你也不接,家里也没人……昨天晚上,出事了这你知道吧?”

    “大概知道一些……我是刚准备出门旅游。不是你说的吗,总在家呆着也不好。”

    “你现在人在哪?”

    “额……”卫择看了看周围的三个病人,努力开动自己的想象力撒谎,“在火车上呢,是卧铺。”

    “去哪的火车?”

    “额……大概是昆明吧。”

    “大概?你去云南干什么?下一站到哪里,赶紧回来。”

    “不是说那里风景好么……”卫择瞅着窗外的铁丝网,“暂时回不来了……”

    卫择说到这里,愣了一下,试探性的又问道:“昨天晚上火车上出了点事……现在正乱着呢。”

    “现在到处都在出事……那你就先别动,不过尽快赶回来,回来后给我电话……对了,要不要给你打点……”

    “钱够用!”

    “昨天我们隔壁那个公司被人偷了,就是那个卖保健品的,监控都拍到了,是个隐身的人干的……真是活见鬼。今天人事部一天就收到了七八封辞职信……”

    “隐身……”卫择拿着手机,像是被人点了穴,表情呆滞,心里冰凉。

    “对了,你们火车上出什么事了?”

    “有人在停站的时候,乘人不注意,突然就飞走了。”

    “哦,还好。”哥哥似乎并不意外,“现在会飞的人到处都是,今天早上送快递的穿了身超人服,就是飞过来送的。”

    到处都是……超人送快递……卫择已经不敢想象外面的世界了。

    “没事我先挂了……哥,手机快没电了。”

    “记得下火车给我打电话。”

    刚挂了电话,许晓云就走了进来,情绪似乎恢复了一点正常:“你还有个哥哥惦记你……我家里人到现在都没给我打过电话。”

    “有事?”

    “没……来串串门不行啊。”

    卫择看了她一眼,没说话,只是躺进床里,他现在只想静静。

    许晓云就站在门口的走廊,也不说话,就是隔一会过来看几眼。

    也不知道过了过久,卫择突然一跃而起,快步走了出去,过了大概几分钟又回来,对着手机发呆。

    那个司机卫择已经不记得名字了,手机里,他的名字就标注了俩字:“有钱。”是什么有钱来着?吴?朱?自己来医院这才一天,可记忆怎么感觉就跟过了几个月似的?

    终于回忆起这个陆字的时候,卫择立刻拨通了电话,但半天没人接。卫择接着打,过了好几分钟才接通,却是劈头盖脸一通大骂:“你TM烦不烦,说不干老子就不干了,你爱找谁找谁,别来找我,押金就当提前给你烧纸了!”

    卫择愣了一下,说:“是我,昨天你送我来3院的。”

    “哦……是你这个冤……什么事?”

    “是这样,我这里要找你签个字,钱还按我们上次的算,怎么样?”

    “签字?又怎么了你?办出院?”

    “你来了就知道了,小事情。”

    放下电话,卫择发现许晓云俩眼睛瞪得老大,似乎一直在盯着自己。他回了一个眼神:“怎么了?”

    “你现在不高兴啊。”许晓云脸色好了些,也有了点笑意。

    “我不高兴,你就高兴?”

    “本来我也难受的,但看到你难受,就感觉好了很多,”许晓云感叹说,“我们这也算是同病相怜了。”

    卫择反击:“还是说说你那个张超吧。”

    许晓云脸色变了一下,但竟然稳住了,然后快速脱口而出一段:“一个王八蛋,脚踩两条船,三刀六个洞,十八层地狱!”

    卫择一下子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刚才你说啥,我没听清,是一首诗吗?”

    “没听清就算了……”许晓云不好意思起来,“就是躺床上瞎想的……”

    “一加二等于三,三六十八……你数学还真不错,其实改一下更好。”

    “怎么改?”

    “王八蛋一个,脚下船两条,三刀成六洞,地狱十八层。这个听起来怎么样?”

    许晓云点点头,但还是觉得不满意,似乎想要改进,这时候,一个陌生的声音出现了:“王八没长一个蛋,脚下倒踩船两条,三刀见血成六洞,送至地府十八层。”

    俩人一起惊讶的回过头,看到说话的就是卫择的隔壁床,那个进来之后,就一直没说过话的小老头,他对着俩人笑了笑:“怎么样?”

    “比我俩的好。”许晓云竖起大拇指称赞。

    “能不能帮我去跟护士说说,把这玩意给我松开。”

    卫择去跑了趟护士站,马医生匆忙过来看了一眼,问了几句话,老头都没怎么回答,只是最后说了一句:“放心,我不会再干傻事了,老天爷荒唐,我们没必要跟着荒唐。”

    给老人松了绑,马医生还专门交代了卫择几句,让他时刻注意这老头的行为——他是因为自杀进来的。

    “哦,对了,”马医生又想起来,顺口问了一句,“你刚才电疗的事,你家里人怎么说?”

    “他们同意了,我哥正在赶过来。”

    等马医生走后,许晓云笑了一声,带点鄙视:“你还真是撒谎不眨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