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超能泛滥 > 012 精神病院奇迹夜 4
    马医生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皱着眉头,却半天没喝,只是端着杯子,在无意识间,陷入了深深的思索。

    正如全人类现在面临的情况一样,他遇到自己职业生涯中第一个难题,一个巨大的挑战。

    在这以前,他的工作经常是向患者的家属,以及患者本人分析并解释,他们看到的、想到的一些东西,是虚假、非现实的存在,是大脑过度活跃引起的幻觉,是妨碍生活的多余,甚至是万恶的病根。

    但是现在,他面临的情况恰恰相反。

    马医生突然想起自己在上大学的时候,同学们一次聚会上,聊过的一个话题,说当精神科医生,有三个境界。

    第一个境界,是向一个正常人解释非正常的世界,这是大部分精神科医生都在干的事情——所有的专业名词,书籍,理论,基本上都是在做这项工作。只要一个人从事过这方面的专业学习,有过一定的病例经验,就能很自然而然的形成一种理论——能不能说服别人不知道,但起码先能说服自己。达到这个境界靠并不难,修几门心理学,学一点精神疾病常识,多见几个病人,是个医生就能达到要求。

    第二个境界,是向一个非正常人解释正常的世界,进而接受,最终完成合作。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比如人为什么要喝水、吃饭、洗澡、上厕所,为什么不能用筷子捅人,为什么不能让异性接触自己……一个家庭里如果有这样一个病人,全家人甚至都能被折磨疯,因为精神疾病和正常人的沟通模式完全不一样,所以大部分家庭都会选择托管给精神病院。而大部分的病人在进入医院之后,面对的也并不是跟医生护士完成合作,而是彻底被“驯服”,通过生活和药物两方面控制——用网上的话来说,就算是一个正常人来了精神病院,他也会被“驯服”成精神病。能够完成合作层次的医生,非常之少。

    在马医生看来,他自己的水平,就在一层和二层之间,希望可以通过“非暴力”的手段,跟病人之间形成某种程度的合作,让病人能够接受“正常”的生活,也让正常人,能够做到接受精神病人。佛教有句话说地藏王菩萨,说地狱不空,誓不成佛,在马医生看来,精神病院并不是病人最终的归宿,这里应该只是病人的“训练营”,通过训练,可以让病人回归社会,这才是精神病学最终的价值所在,作为一名精神科医生,也必须有一点地藏菩萨的理想——虽然遥远,但却是方向。

    而第三个境界,就是马医生现在面临的情况和问题,如何向一个非正常人,解释一个非正常的世界。

    而这个问题,现在不仅仅是马医生,马小军需要去面对,全世界每一个人都需要面对,他70多岁的老母亲,他的老婆,才上初中的女儿……从昨天半夜开始,自己的电话几乎没有停过,不仅仅是自己,马医生估计,只要任何一个有手机的人,从今天早上开始,手机也不会停。

    在今天之前,这个世界还是正常的,但在今天之后……别说是刚才问自己的卫择,就是马医生现在依然有这样的怀疑,是不是自己现在还没睡醒,只要自己一闭眼,再睁开,就会发现自己还躺在床上,发觉这一切只是一场梦?

    马小军闭眼了,又睁开,然后他松开手,咖啡杯依然悬浮在半空中——所以,三个解释:

    1,他还没醒;

    2,他现在也得了精神病;

    3,这个世界真他妈的,不对劲了。

    马小军很想相信第一种,但真的已经不太可能,他当然不会相信第二种,所以只剩下最后一个解释了。

    儿子今天没上学,老婆今天没上班,他妈今天没出门晨练……从早上5点钟,全家人醒来,知道消息,开始兴奋——到现在上午10点钟,已经5个小时了,他们一直在家上网,和全国,甚至全世界的人,一起聊这个不正常的一天。每隔半个小时左右,女儿就会给自己打一个十几分钟的长电话。

    这5个小时他们上网,跟全世界几十亿人,聊的都是同一个话题;

    每半个小时这十几分钟的电话,聊的也是这同一个话题;

    同样的,马小军也坚信,这个地球上的国王们,总统们,首相们,主席们……他们此刻关注的议事重点,也一定从之前其他所有的、任何的内容,比如发动战争、世界和平之类,集中变成了这一个话题;

    所有的科学家们和宗教狂热分子们,抛弃了彼此的成见,开始就这个话题展开激烈辩论;

    电视上,所有的专家摩拳擦掌,振振有词,正在组织一大波新的专业名词,开始就这个话题展开分析;

    网络中,所有的网站头条,所有的论坛、聊天群,都是飞快刷新的页面,以及蹭蹭往上窜的数据;

    白领们十个估计有九个在请假,剩下的那个在写辞职信,因为这个话题;

    建筑工地上,工业区的厂房内,成群的工人放弃了他们被压一个月乃至数月的工资,选择了不再忍受这样的生活,因为这个话题;

    一些老板们惶惶不可终日,因为仅仅是一夜过去,旧的秩序即将,已经远去,新的秩序正超速撞过来,他们却无法闪躲,只能暗暗诅咒这个话题;

    一些**丝们兴奋的手舞足蹈,同样也是一夜过去,这个世界竟然会变得这个可爱,他们甚至兴奋的没办法说话,只能不断感谢这个话题;

    无数的人去表白,无数的人去分手,一大群结了婚的选择去离婚,发现民政局的工作人员都不上班了;一大波没得病的来医院,发现这里的人比演唱会的还多,都是因为这个话题;

    无数的人家门口开始放起了鞭炮,声音密集程度甚至超过了不久前的除夕,人人脸上带着由衷的笑容,宛如新闻联播中的和谐世界;

    无数的公司和商店也响起了警报,报警的,着火的,马路上的警车声、救护车声、消防车声组成了一曲交响乐,仿佛末日正在降临;

    城市的上空到处都是正在飞翔的超人,好像世界在一夜之间被二维化,变成了二次元的某个位面;

    一大批科幻片、奇幻片被拿出来讨论,似乎那些本在幻想当中的画面,不可思议的情形,都会在现实中重演;

    监狱里的犯人们手舞足蹈,唱起了国际歌,狱警们低垂着脑袋,不管眼前的喧闹,却抓紧每一秒钟时间在网上刷帖;

    3院的病人们兴高采烈,唱起了国歌,医生和护士们在办公室看电视,随时关心官方发布的每一条新闻;

    虽然21世纪才刚刚开始,但所有人已经可以下断言——这个话题将绝对是这个世纪,全人类影响力最大的话题,很可能在几万年以后,如果人类还存在的话,依然被拿出来讨论;

    ……

    “不是幻觉?”卫择不止一次的闭上眼睛,有睁开,看着眼前的这张小桌子上,玻璃杯子没有被任何东西接触,自由的滑动,仿佛它突然间被赐予了生命。

    这桌子很简单,连抽屉也没有,底下也没装吸铁石,杯子当然也很正常。更何况杯子里面还装满了水,就算真的是装了吸铁石,整个杯子是钢做的,也未必能带的动。

    “马医生你的意思是说,你有了超能力?”如果是一个陌生人,在精神病院里,说出超能力这三个词,卫择几乎能肯定对方的身份。可悲的是,这个人现在正是自己,而自己却在以为自己的医生具有超能力。

    “不是我有了超能力,”看着眼前这个随自己医院随时移动的杯子,马医生心中的彷徨,一点也不比眼前的病人少,“而是全世界。”

    “全世界?”

    “是的,”马医生叹了一口气,“不是你疯了,是上帝疯了,从昨天晚上到现在,全世界已经有超过几亿人,发现了自己具备超能力……很多人都说,是每个人都有,但只是其他那些人尚未发现而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