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超能泛滥 > 011 精神病院奇迹夜 3
    “你……你……你……”卫择说话都不利索了,“你真会飞?”

    “当然,”对方看起来比许晓云还小点,“你不是说你也会吗?飞一个我看看?”

    “我没你这么厉害……”卫择傻傻的看着眼前这张浮空的,绑着一个大活人的大铁床,此刻正像一个大气球一样,在面前毫无质量感的飘来荡去,“别过来,过去点,万一砸下来我不被你砸死。”

    “你放心,我水平很高的……不信,我来翻个身给你看看。”

    说着话,病床开始左右晃动起来,然后忽然一个旋转,正好翻了个身,严理在空中背着一个大铁床得意的笑:“怎么样?”

    床开始慢慢低下去了,严理又叫了起来:“怎么突然感觉……他们到底给我吃的什么药?”

    然后又是“哐”的一声,房间里安静了下来。

    “喂,你没事吧?”卫择很担心,那样的姿势和高度……

    一开始没回答,但过了好一会,渐渐开始有打呼噜的声音传过来,卫择总算是放了一点心。但过了一会,又心想,这一切会不会又是一个幻觉?

    “喂,隔壁的,喂。”墙那边有人喊。

    “你叫喂喊谁呢?”卫择明知故问。

    “你不是姓卫吗,当然喊你。”许晓云叫,“你房间里来的病人……他有什么不对劲吗?”

    “你都听到了?”

    “听到什么了?”

    “他会飞。”

    “他自己说的?”

    “我两只眼睛看到的,就刚才,现在……睡着了,医生是不是给他们用了安眠药。”

    “应该是,我这边的也睡着了。”

    “啊?”卫择惊讶,“你那边也住进人了?”

    “而且住了两个,都不正常……”许晓云的声音有点发颤,完全没有之前大喊王八蛋的豪气。

    “都进3院了,哪还有正常的。”卫择心想。

    “我说的不是我们这种不正常……是,真的不正常……”

    卫择突然觉得这话很耳熟啊。

    “你刚才不还是说,你房间里那人不是会飞吗?”

    “我妄想症正发作……你也信?”

    “你骗我?”许晓云声音里都有哭腔了。

    “我自己都不知道是真是假,怎么骗你。你先别哭,先说说你房间里那两个吧,怎么个不正常。”

    “他们一个跟你房间那个一样,也会飞……刚才把床都立起来了,现在站着睡觉!”卫择听的目瞪口呆,“那还有一个呢?”

    “还有一个,他跑了?”

    “跑了?”

    “就是突然在你面前消失不见了,我都没看到她开门,就跟鬼一样!”

    “你先回答我几个问题。”卫择努力劝说自己,让自己先冷静下来,冷静,他大声的喘了两口气,让自己大脑开动起来。

    “你说。”

    “我叫什么名字。”

    “你姓魏,叫……魏者!”

    “是卫择!卫生的卫,选择的择!”卫择气愤道,“那你呢,叫什么名字?”

    “我叫许晓云。”

    “那之前我们说过什么话?”

    “你问这些干什么?”许晓云焦急道,“快去喊护士。”

    “没法喊,我跟你一样,也被捆起来了……你说老实话,你是不是他!”

    “什么他?”

    “别装蒜……你是不是在我脑袋里,骗我的那个人?”

    “你神经病啊?!”许晓云这话刚说出口就后悔了,不知道自己这是算说对了,还是说错,“你还真是妄想症?”

    卫择感觉自己头都快炸了,帘子那边还有呼噜声,墙那边许晓云还在叫,这一切听在耳朵里,比什么都真……可,到底是不是真的?卫择是真的没把握。

    “明天再说吧……”卫择喊道,“从现在开始,我不再跟你说一句话。”

    “卫择你还真是个精神病!”

    后半夜卫择真的再没说一句话,这是一个热闹的夜晚,外面救护车,警车的声音一直没断过,外面鞭炮声也没停过,很多病人就跟发了疯一样,在自己房间里乱吵吵,护工,护士,医生,甚至还有警察,楼上楼下到处跑,中间卫择甚至还听人喊,楼上着火了。门口和窗户对面的灯停了好几次,又亮了好几次,像是停过好几次电。

    这些异常现象发生的越多,卫择反而越轻松了下来,认为这是脑袋中,那个陌生的自己搞的新花样:“那里来那么多离奇的事,都在一个晚上爆发了,作假做的也太不认真了……都是幻觉,都是幻觉。”

    因为坚信这些异常背后肯定隐藏着大阴谋,卫择很警惕的一夜没睡,一直到天边露出鱼肚白,有些蒙蒙亮的时候,终于还是扛不住睡意,沉沉的睡过去了。

    ……

    “卫择,醒醒,”一张很熟悉,也很丑的麻子脸,却感觉异常的亲切,“昨天晚上,你情况怎么样?”

    身上的束缚带已经被解除了,卫择看了看窗外的高高升起的太阳,竟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发病了,发病了,”卫择就像见到了观世音菩萨,激动的喊道,“马医生,给我开药吧,再这样下去我真的受不了了,那些幻觉太真实了,我真的是个精神病!”

    “我刚刚看了值班护士的记录,但只提了一部分,说你看到了什么紫色的门,后来呢,都有哪些内容,简单点说。”马医生拿出一只录音笔,放在卫择床沿上。

    “我还看到一个会飞的人,一开始他在外面,就在窗口不远,停在空中,”卫择指着窗户外说,“还有,看到几个人把一个病人送进了我旁边的病床,他说他会飞,然后,他真的在房间里飞了起来,还带着床。”

    说到这里,卫择几乎忍不住立刻站了起来,一把掀开了帘子,果然是一张空空如也的病床。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这是幻觉,那人还自己编了一个名字,说他叫严……严什么来着?”卫择一时间没想起来。

    “是叫严理吧。”马医生拿出一份病例,给卫择看上面的照片,“是不是这个人。”

    卫择眼睛都快凸出来了:“真有这个人?哦,对,对,人是对的,然后他用这个真的人,给我制造假的幻觉!”

    “卫择,先别激动,先坐下,”马医生拍了拍床,又递过来一杯水,“你先冷静一下,喝口水。”

    “对,喝水,喝水,”卫择拿起水杯,咕咚咕咚大喝了几口,突然又想起了什么,“药呢,怎么没药?还是在水里了已经?”

    “这就是水,我还没开药,”马医生说,“你有几件事要跟你先说。”

    “你说,”卫择想了想,又站起来,“等等,我先去上个厕所。”

    卫择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马医生正在打电话:“不是,你们别瞎想了,什么也别干,就在家里,该吃饭吃饭,该睡觉睡觉……就跟以前一样过日子……妈,你别信那些个,都是骗人,就老老实实呆在家,看看电……算了,电视您也甭看了,就让小简在家陪你说说话……别出门,菜我中午给带回去,好了我医院还有事,先挂。”

    几个护士正抬着一张病床进来,马医生一边让道,一边说:“卫择,你出来,我们在外面聊。”

    走出病房,卫择突然发现,今天的医院气氛似乎有点不对——人太多了。昨天他在楼上往下看,楼下像个普通的公寓小区,现在看下去,简直就是个菜市场,熙熙攘攘的全都是人。护士满走廊来回的跑,而之前经常在走廊上看到的,穿着绿病服的病人,却一个也没瞧见。

    “卫择,我简单点说吧,”马医生说,“你昨天晚上看到的东西,别说你接受不了,许多正常人也接受不了,所以你激动也是正常,别在这方面有心理负担。”

    “我知道,”卫择严肃的点了点头,“马医生,其实你没必要说的这么委婉,你就直接告诉我,我这种病还有没有的治。”

    “治疗不难,但至于结果……我还真给不了你准话,我只能这么说,治,总比不治强,这话之前在电话里,我应该也提到过。”

    “我明白,我明白……”卫择又说,“那您说,我这种情况算不算严重。”

    马医生摇头。

    “那什么情况才算?”

    “不管你看到了什么,其实这不重要,对我们医生,乃至整个社会来说,看待精神类疾病的严重程度,主要是看行为结果,”马医生说,“你看,就算是你产生了幻觉,你自己还有理智,想分辨,认识到了问题,也想解决问题,这就是一个最好,也是最正确的态度。最坏的情况,就是完全被病情折磨的丧失了理智,彻底失去了行为逻辑。”

    马医生的话让卫择如释重负,稍稍的松了一口气。

    “那对我这种病情,有没有什么见效快的治疗办法。”

    “对于大部分病人,我还是推荐药物控制,在控制过程中,引导病人自己认识自己的病情……《美丽心灵》电影看过没,里面的纳什,自己意识到了自己的病情,并学会控制以及摆脱幻觉的影响,虽然幻觉还在产生,但已经不影响生活,这样的治疗,在我们看来就认为是成功的。”

    “你的意思是说,我现在情况还不算坏?”

    “不坏,甚至可以说还挺好。”马医生拍了拍卫择的肩膀。

    “哦,”卫择又接着问,“那跟我一个病房的严理,他怎么被调走了?”

    “不是调走,是飞走,”马医生说,“早上他去吃早饭的时候,乘人不注意就飞了。”

    “飞……飞了?”卫择看着马医生,脸色都变青了,“马医生,您还是先电我一次试试吧,我刚才又有幻听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