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超能泛滥 > 009 精神病院奇迹夜 1
    来3院之前,卫择已经做好了,跟一些有奇怪世界观的陌生人打交道的准备,可没想到这么快。

    “哦,神?”卫择说,“什么神?”

    “管火的神,”金田一脸的郑重和神秘,“什么火到我的手上,我就会让它变大。”

    卫择大概明白“变大”是什么意思了。

    但他还是想逗逗他,接着说:“这不奇怪啊,很多人都会。”

    “你会?”金田看了他一眼,斩钉截铁的摇头,“不可能!除非你证明给我看。”

    卫择呆了一下,这不对啊——这应该是我的台词啊,什么时候角色变过来了。他抬起头,朝着吸烟室四周看了一下,除了几张塑料板凳,似乎也没什么可以顺便烧掉的东西,而用烟头去烧塑料板凳——显然这不是一个正常人的选项。

    “你看,露馅了吧,”金田得意的讽刺,“管火的神,就只有我一个。”

    手上的烟屁股已经快烧完了,卫择随手把它扔进烟灰缸。但刚扔下去就后悔了,金田一伸手,就把烟屁股拿在了手上,然后飞快的转身跑出去。

    卫择想追出去,可追出去就得浪费手上这根刚点起的烟。再说,一个烟屁股而已,而且应该早就灭了。所以他决定先把手上这只抽完。

    可没等这支烟抽到一半,外面就有了动静。先是烟雾,然后是一群人急匆匆的脚步,等卫择听出端倪,灭了火,准备冲出去的时候,已经晚了。

    起火的地方是一个垃圾桶,铁皮的垃圾桶已经被烧的乌黑,空气中满是塑料杂物被烧着的焦臭。一个看起来跟蒋姐差不多年纪的中年护士,两只手还提着灭火器,正对着何皎大声说话:“说过多少次,不要把他放出来,这样的病人出来了那只会惹事。喂药的时候你查仔细没有?他肯定是又藏药了……还看着我干什么,赶紧把他给架回去,上措施。”

    何皎回过头的时候,正好看到了卫择,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卫择心里有愧,只能灰溜溜的回去自己的房间,面壁思过。

    没有娱乐,没人说话,时间分外的煎熬。每隔半个小时,卫择就得去护士站看一下时间。何皎见到他也不说话了,他剩下的三根烟当然也没机会再抽,如果要抽,就得等每天下午1点钟,吃过饭之后,跟大家一起集体抽。

    到10点半左右的时候,隔壁的许晓云开始不对劲了,又跟下午似的,开始叫:“张超,你这个王八蛋。”

    卫择倒是没觉得吵,反而感觉有点温馨,正因为这种不正常,让他自己显得正常——马上等自己发病,情况说不定更加不堪。

    何皎来过一次,给许晓云“上措施”,整个过程无聊的卫择都在旁观。许晓云的精神状态看起来很不稳定,但她很配合何皎的工作,绑束缚带的时候,最多也就是说太紧了之类的话,没有反抗,没有吵闹——但是等护士和卫择一离开,她就又歇斯底里的叫了起来。

    时间一点一点的逼近12点,卫择感觉空气都像是一道道绞索,朝着自己捆绑过来。那些另他恐惧和恶心的画面虽然还没有真正出现,但丰富的想象力已经开始预演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画面和情绪,就像一锅垃圾和调料,在他脑袋里搅拌起来。

    “张超,你这个王八蛋!”

    卫择在被窝里,抱着自己的头发呆,听着许晓云精力旺盛的叫喊。

    “张超,你这个王八蛋!”

    卫择突然想去洗澡,于是拿着衣服去澡堂,可到了的时候,又不想洗了,回来听到许晓云还在喊。

    “张超,你这个王八蛋!”

    卫择在走廊上,像一只被上了发条的人形玩具,走过来,走过去。听着隔壁的声音,自嘲的苦笑,他竟然有点羡慕现在的许晓云,起码她现在,还有一个王八蛋可以骂。他多想自己的生命中也有这么一个王八蛋,让自己痛痛快快的骂一场啊。

    到11点45左右的时候,卫择就不敢呆在自己房间了,死皮赖脸的想要呆在护士办公室,起码这里有人,让他有点安全感。值夜班的护士就两个,一个是个胖胖的,卫择甚至都没兴趣去看名字,另一个就是何皎。

    “马医生怎么不在?”已经11点49了,卫择越来越害怕,“能不能给我打一针镇定剂,或者吃点药,我觉得我情绪有点不正常。”

    “马主任已经交代过,这两天是观察期,”胖护士倒是热情,“可以给你安眠药,那也得等到白天,你正常的时候。”

    到11点59的时候,卫择已经开始变得有些神经质了。

    “你们这的钟准不准?跟新闻联播对过没?”

    “差几秒。”

    “几秒?到底差几秒。”一边说,卫择还一边害怕的看秒钟,仿佛它下一秒会戳到自己眼睛里一样。

    两个护士看他的眼神也渐渐变化了,刚开始何皎是有点讨厌,但现在已经变成了某种正常的,职业性的关怀——他看起来越来越像这里的大部分病人了。

    “哒,哒,哒……”秒钟一下一下的走过12点,什么也没有发生。

    胖护士比较八卦,还去打开了百度首页的时间,卫择有点不敢相信的看着手机上的数字,已经过去了半分钟。

    还是什么也没有发生。

    卫择不敢掉以轻心,他警惕的看着房间里,房间外,每一个角落和方向,仿佛随时会有可怕的东西,从里面钻出来。而两个护士则用同样的眼神盯着卫择,仿佛他正在变成某种可怕的东西。

    胖护士已经拿起了口袋里的呼叫器,但还是询问了一下何皎:“我叫老朱?”

    老朱是值夜班的护工之一,也相当于护工的头,在精神病院,几乎也就是保安的头了。

    “先不用。”被卫择这么一折腾,何皎都有点犯困了,打着哈欠看卫择,他只是情绪异常,但行为并不过分。又走过来问卫择:“你怎么了?是发病了,还是没发?”

    “还没,”刚开春,晚上还是零下的天气,卫择满额头都是冷汗,“但我有种不好的预感……很不对劲。”

    “要不你先回房间?有事随时可以叫我们。”

    “不,”卫择声音一下子高了,有些激动,然后又稍微平静了下来,“我再等会,再等会。”

    何皎给他倒了杯热水,他抱在手心慢慢的喝,可眼睛还是四处张望,就像一只被惊吓过度的老鼠。

    卫择以前听说过一种理论,说人要是在极度痛苦的坏境下呆习惯了,自己就会被痛苦同化,进而把这种痛苦认为是自己生活中的一部分——真到有一天,痛苦真的不来了,人反而会更惊慌——因为他害怕这种不正常,会带来比以往已经习惯的痛苦,更可怕的东西。

    也有人把这种不正常称之为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也许卫择的理智还不承认,但他的大脑,已经开始忍不住幻想那个脑袋里的声音了,甚至把之前的那些画面忍不住先自己回忆,播放起来,以往自己最恶心,最讨厌的东西,似乎反而带来了一些安全感。

    这种纠结大概持续了小半个小时,直到手上的这杯热水被喝了干净,可该来的终究还是没来,卫择终于意识到——他今天有可能不来了。这个认知并不让他高兴,任何一款游戏的经验都在告诉卫择,一个BOSS莫名其妙的消失,往往意味着它会变身成一个更变态的家伙来折磨自己。

    他回到自己的房间,没脱衣服就缩进被子里。他还不能完全放松,必须时刻保持自己是在“战斗状态。”一边用体温慢慢熨暖被窝,一边瑟瑟发抖的,数着隔壁,许晓云重复“王八蛋”的次数,把这种下意识的活动,当作自己的催眠剂。

    3院的夜晚是安静的,即使是许晓云的声音,传到卫择这里也不算大了。除此之外,他就能听到外面,风摇动着围栏上的铁丝网,发出细细的哗哗声。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睡意依然没有到来,但卫择的心情已经平复下来了。被窝渐渐有了暖意,卫择舒适的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翻了个身,竟然有一种久违的幸福感——不发病的夜晚,哪怕是在3院的夜晚,也是这么的美好。

    闲下来,卫择免不了又开始胡思乱想,这似乎也是他唯一可以做的事情。他想到自己在游戏里虐菜,想到自己去年出去旅游,认识的那几个漂亮女孩子,自己还存了他们的照片在手机上……然后他在记忆中,把还记得的面孔一张一张调出来,跟美女护士比较一下,分个高低,啊,还是护士漂亮,制服的加分简直BUG,卫择忍不住意淫。

    他又想起了自己可怜的初恋,那个记忆中永远美好的,其实现实中,不过是一个很普通的初中小丫头。高中之后,卫择甚至跟她断了联系,他甚至回忆不起她确切长什么样——可大脑依然武断的认为那一定是美好的。

    要是能回到过去,亲眼看一看她长什么样多好。怎么才能回去呢?也许空气中会打开一扇异次元之门,门的颜色是紫色的,紫色代表神秘吗,然后自己走进去,就会进入记忆的某个角落……

    美美的幻想着,卫择再次翻了个身,可他的动作马上就僵硬了起来。

    卫择狠狠的揉了揉眼睛,盯着自己的面前,一道跟他想象中颜色、大小,一模一样的门,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