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超能泛滥 > 007 张超是谁?
    卫择已经很久没有像现在这样,睡过一个好觉了。

    其实他还没醒,甚至感觉自己现在正在睡觉,但已经可以感觉到外界的一些信息,大概就是常说的“半睡半醒”吧。

    有个声音从隔壁传过来,乓,乓,乓,让卫择想起,拉面的师傅把大块的面团砸在铁案板上的声音。这声音没有那么清晰,但依然扰了卫择难得的一觉。

    卫择把被子蒙到头上,似乎坚持要继续这一觉,可那个声音似乎故意跟他作对,始终没有停止,间或的,还有一两声尖叫:“张超,你这个王八蛋!”

    这声音的音量应该很大,因为隔着墙壁,被子,还有卫择的手指,三重隔离,卫择依然听的清楚。他感觉自己已经睡着了好几次,可却又被吵醒了好几次,到后来,每一次被吵醒,他竟然也跟着嘀咕:“张超,你肯定是个王八蛋!”

    这样的睡觉体验似乎不比噩梦好上多少,所以卫择很不情愿的醒了。

    门是从外面反锁的,但门边上有个对话器,可以直接跟护士说话。他按了一下,问:“帮我开下门好吗,我是……”卫择看了一下自己病床前面挂的小牌子,“我是3300号,卫择。”

    “好,马上来。”

    “对了,现在几点了?”房间里没有钟,但外面的天色似乎已经黑了。

    “6点。”

    让卫择有点小失望的是,来给他开门的不是何皎,而是一个看起来已近中年的老姑娘,她进房间大概看了几眼,说:“还没吃饭吧,现在去食堂,哦,这个牌子你带着。”

    卫择接过,是一张饭卡。

    这时候隔壁的声音又出现了:“张超,你这个王八蛋!王八蛋!”

    这次卫择听的清楚了,声音就在他隔壁的房间,说话的人应该是个女的,情绪似乎很激动。

    卫择问护士:“她是刚住进来的?”因为下午他看病房的时候,这个屋子还是空的。

    “对,”护士似乎没有说话的兴趣,“快去吃饭吧,食堂在三楼,去晚了就没菜了。”

    白天第一次参观医院的时候,卫择来过这,3楼是整个南楼的活动区,病人除了睡觉,大部分时间都在这里。跟护士做游戏,发呆,看电视,吃饭……白天他来的时候,这里熙熙攘攘很热闹,让卫择想起自己大学的时候,课间休息的时候。现在他来,已经变的很安静,从走廊的窗户往下看,卫择发现楼下的小公园里,人倒是多出了不少。

    大部分在这里的病人是没有饭卡的,医院做什么,他们就吃什么,还必须都吃完,这是马医生说的,主要是因为,规律化的生活,对人的精神状态有好处。但像卫择这样,理智保持的很好,自律性很强(能自己意识到病情,自己花钱进医院,自觉接受治疗)的病人,就没必要接受这样的约束。当然,要是他以后病情恶化到无法自律,可能这点小权利也会没有了。

    说是6点,其实卫择到的时候,已经快6点半了,食堂的工作人员正在吃饭。卫择运气好,他们还没吃完,一个矮胖的师傅,给他从剩菜中挑了些,热了热,也算将就对付一顿。这里的菜跟市面上的小餐馆没法比,油水少,又清淡,大冬天的,菜又冷……不过总算碰到的是卫择,这个自己在家,很多时候吃饼干对付,泡方便面的宅人,虽然不爽,却也没有抱怨。

    “会打牌不?”吃过饭,几个师傅拿出两副扑克说。

    卫择会,但还是笑着摇头。

    出去之后,卫择在周围的活动室转了转,有不少病人在这看电视,也有上网打游戏的,还有几个在看书。在一个看起来像棋牌室的活动室里,卫择看还见七八个病人,以及一个没穿病号服,看起来才刚发育的初中小孩,在一起笑闹着玩纸牌三国杀。

    卫择是在网上玩过的,他就去凑热闹看看。一盘新开始,小孩是主公刘备,拿着牌,正看着其他七个人,猜测着谁是他的忠臣。

    “杀”。小孩装备上武器,对准一个病人喊道。

    “我是忠臣啊,怎么杀我。”那病人怪叫到,然后不情不愿的被扣了一点血。

    “谁让你上盘也先杀我,”小孩说,“现在我们扯平了,下次你先杀别人。”

    等小孩过之后,第一个反贼就跳了出来,然后小孩又怪叫:“你怎么老是当反贼?”

    “杨帆,”一个熟悉的声音出现在门口,冲着小孩喊,“你怎么又跑进来玩……说了这里是病区,你信不信我让你爸揍你!”

    这护士的声音卫择熟悉,回头一看,果然是何皎。她一手拖着一个盘子,里面有药和水,还有一张单子,正对着单子一个个找人:“3012,金田去哪了?你们谁看见了?”

    “在垃圾堆呢,”有人说,“还在找打火机。”

    何皎走出门,卫择也下意识跟出来,远远的看着她。果然在走廊的垃圾桶边上,看见何皎正走向一个看起来很瘦的中年人,嘴里说着:“金田,吃药了。”

    “哦,”被叫做金田的看起来有点迟钝,倒是符合卫择印象里的许多精神病人,“你给我打火机,我帮你吃药。”

    “好,那你先吃药,我就帮你找。”

    “不,你先给我打火机。”

    “你先吃药,你看我腾不出手来拿。”

    “我自己拿。”金田说着,手就朝着护士身上摸索过来。

    何皎被吓得连退了两步,但很快又恢复。她冷下面孔说:“先吃药。”

    金田哦了一声,吃药。然后伸出手:“打火机。”

    何皎没理他,扭头就走。看到卫择的时候点了一下头,不过卫择看得出来,她脸色的怒色还没消失,和上午那个亲切的的小护士判若两人。

    “你骗我,你又骗我!”金田一屁股坐地上,竟然哭了,“你天天骗我!”

    哎,精神病的世界。

    旁边的阅览室里有电脑,也就是马医生说,可以上网的地方。但一共就两台,一台一个医生在用,好像是在查论文,一台被一个护工用,在网上打麻将。早就应该想到的,卫择叹了口气,还是去图书架子上随便翻翻算了。

    但也没什么好看的,这里的图书资料大多数都是普通刊物,什么故事会,知音,读者……看样子似乎都被翻烂了。也有高大上的,四大名著,世界名著经典系列……就像一块一块的砖头,还没看,却就已经被砸的脑仁疼。

    早上参观的时候,卫择还觉得这里的生活肯定会不错,很丰富,他可以早上来读读书,上上网,下午跟护士聊聊天,傍晚去楼下散散步,然后晚上按照正常的时间睡觉……可现在他才发现,其实这些都不重要,只要给他一台能上网的手机或电脑,什么生活都是美好而滋润的。

    快到7点的时候,楼下的病人都陆陆续续的回来了,围坐在电视机前看新闻联播。卫择这时候发现,那个一直在玩麻将,胡了十几把的护工,似乎终于得到了满足,站起身来准备走了,就偷偷朝着电脑挪过去,准备在第一时间接管。

    就在护工站起身来,准备离开的时候,卫择正伸过手去,准备接过鼠标的控制权。突然发现椅子被后面的一只手刷的一下抽了回去,然后一个很熟悉的声音说:“麻烦让让。”

    卫择扭过头去,一个很清秀的女孩,眉眼舒展,扎着马尾辫,看模样像是个高中生。脸色很阴沉,就像刚才生气的何皎,但又有些不一样,她的眼睛比何皎的好看,更有些力度,盯在卫择身上,就跟用枪顶着他一样。

    还有一样不同,何皎的脸色让人同情和心疼,她的脸色则让人害怕。

    这大概就是人的气场吧,卫择识相的扔下鼠标,继续去看名著陶冶情操了。

    女孩动作很利索,上网,登QQ,然后就是打字。她动作并不是很快,但一直不停,就像一台人工的打字机。卫择手上捧着《战争与和平》,小心翼翼的凑过去,结果很惊讶的看到,QQ上写的全都是同一句话:“张超,你这个王八蛋!”

    这句话让卫择瞬间想起来,这女孩是谁了。

    大概打了几分钟,女孩唰的一下站起身,关QQ,关电脑,转身离开,一气呵成,卫择甚至没来得及反应喊停,眼睁睁看着电脑屏幕变成一片黑暗。

    等电脑重新启动完了之后,发现竟然要开机密码,问边上的医生,他说他也不知道——密码是护士长设的,一般也就护士知道。但大多数护士现在正在忙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