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超能泛滥 > 004 3院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坐上出租车的时候,卫择竟一下子有了这种感觉。

    “去3院。”瘫软在副驾驶的位子上,卫择心里一阵苦涩,可还是努力让自己面无表情。

    “安全带。”司机很大声的提醒了一下,卫择看了他一眼,耳朵里塞着耳机,正在摇头晃脑。

    3院就是他们本市最著名的一个精神病专科医院,卫择读初中的时候,熊孩子们编排那些讨厌的老师,会说“从3院毕业分配过来的”,相互问候对方祖先的时候,会说“赶紧给3院打电话,让他们来接人”……甚至本市的一些成年人骂街,也会以3院的名义,来表示对对方智商合格问题存在严重的质疑或建议。

    “今天这天舒服,”司机看起来跟卫择差不多年纪,但性格显然天差地别,有点自来熟的外向。他摘下一个耳朵的耳机搭话,“有太阳,又不晒,哥,你昨晚是不是熬通宵了,这黑眼圈明显的。”

    是啊,熬通宵了。卫择心里回答,看了一个晚上的经典影片,其中夹杂着几十上百次的精彩“剪辑”。他扭过头,看了司机一眼,又看了一下面前司机的工作牌:“陆有前。”

    这个名字一下子把卫择的悲壮气氛驱散了,他笑笑:“你家里人还真会取名字。”

    “我高中时候就想去改名来着,”也许是从小到大被人取笑多了,司机满不在乎自己名字这个槽点,“不过我爸不让,他说这是前途的前,结果哪个前都没有。”

    “开出租车不好么?”卫择说,“我就挺羡慕,天天接触各种各样的人,去不同的地方。”

    “那哥我们换个工作吧,你来开,我给钱,就去你们公司。”

    卫择看了一眼司机:“我最近干的一份工作是清洁工,你也要换?”

    “清洁工好啊,”司机一拍大腿,似乎还挺兴奋道,“你们公司肯定有女厕所吧,我就天天扛着拖把在那等着……”

    “那公司的女人都丑,”其实卫择也记不清那些员工长什么样了,只是想制造点话题,“丑到你看,我现在都得去3院了。”

    “哈,哥你真能开玩笑,”3院这个话题引起了陆有前的兴趣,“真去3院的人,还能自己去吗?哪个精神病会承认自己是精神病的,还不都是家里人给压着去的。哥你是不是去看朋友的,要不就是你什么朋友在那工作……哦,我猜到了!”

    司机洋洋得意的瞥了一眼卫择,似乎发现了什么秘密。

    “你猜到什么了?”卫择苦笑。

    “是不是你女朋友在那里工作,或者是我嫂子?你看,要是正常去看个朋友,又是刚过完年,肯定买个水果篮什么的,你看什么都没带,关系肯定不一般。”

    卫择撇撇嘴,这人想象力这么丰富,他怎么精神就不分裂呢?

    “哥,你就说,我猜的对不对,”看卫择满脸的尴尬,司机越来越觉得自己是猜对了,“再让我猜猜,嫂子在医院是干什么的,肯定是护士,对不对?我之前也送过几个来3院的,都说这里的医生丑,护士俊……”

    陆有前一个人说的一头是劲,一边说似乎还一边下意识哼点歌。刚开始卫择还回他几句,后来就沉默了。一个人说了好几个路口,似乎是突然联想到之前几个莫名其妙的投诉,说他话太多,陆有前还是闭了嘴。在等一个红灯的时候,陆有前朝着副驾驶飘了一眼,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卫择已经靠在窗户上睡着了。

    ……

    卫择是被说话声吵醒的,他睁开眼睛,“江州市第三人民医院”一块大牌子就在他面前闪闪发亮,陆有前正跟门卫解释:“师傅,我就停几分钟,下个人,马上就走,马上,您抽根烟……”

    刚才没睡觉之前,卫择还不觉得困,现在睡了一半被吵醒,却发现自己一点力气都没了。使劲睁眼看了一下计价器:36。拿出钱包,一打开,经典尴尬,是空的。

    陆有前很不耐烦的拍了一下方向盘。

    “附近哪有银行,我去取钱给你。”

    陆有前有点为难,指了指刚离开的门卫:“停下来要收停车费。”

    卫择看了一下前后,3院虽然不是市中心,但车流依然密集,的确是没个停的地。

    现在的精神病人看来还真不少啊,一想这里还住着一群跟自己一样惨的人,不知道为啥,卫择感觉自己心情反而有些欣慰。

    心里高兴了些,嘴上也就放松了:“停车费我给,顺便帮我问一下取款机在哪。”

    陆有前赶紧开车进去停,然后又回门卫去问银行的位置,回来说:“医院里面就……”

    卫择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对着手机继续说:“马医生,我们已经到了,我现在就在停车场。行,行,我马上过来。”

    放下电话之后,卫择又问陆有前:“银行在哪?”

    “门卫说医院门诊部就有。”

    “那行,正好一起。”卫择拿出包,下车关门。

    3院卫择之前来过一次,是咨询的,当时接待他的也是刚通电话的这位马医生,也是见过的第一个精神病医生。也许正是这个第一次见,他心理上很不适应,对对方很是有反感——也许就像陆有前说的,是因为这里的医生长得丑吧。特别是对方还一直劝他,说精神病住院不丢人,他们医院有很多这样的病例云云。但现在回想起来,跟后面他问的那些狗屁医生,心理治疗师比起来,对方已经算是蛮不错的了。

    陆有前眼睛尖,刚进门就看见ATM,马上指给卫择看,卫择刚低头准备找卡,却被电话里的马医生叫住了:“你就是卫择把,我是马小军。”

    卫择跟他握了握手,刚想说先取钱再聊,马医生又跟陆有前握手:“那你一定是他哥哥了,看起来比你弟弟还年轻。”

    陆有前有点尴尬的摇头,看卫择,卫择刚想说话,马医生却转过身去了:“来我办公室谈吧。”

    卫择看了一眼陆有前:“钱待会取给你吧,算50好了。”他原来打算一个人来的,但是现在,不知道为什么,心里还是下意识觉得有个人陪着好点。

    精神病院的办公室后面有个专门的心理谈话室,装修的很不错,绿白色的基调,可以调节角度的软沙发。医生给俩人倒了一杯茶,然后说:“电话里听你说,你们已经下了决心,打算入院治疗?”

    “对,最好是强制治疗的那种。”

    “能想通就好,这种积极的心态对病情很有帮助。”马医生很欣慰。

    拿出病例大概翻了翻,马医生又说:“上次你来咨询的谈话我还留着,刚才我又看了一遍,以你的情况,最多观察治疗就行了,没有强制治疗的必要。”

    “那是上次,两个月前,”卫择说,“现在变得严重了,还记得上午我跟你说,我昨晚上跳楼了。”

    边上的陆有前吓了一跳,马医生也很惊讶。

    “对,你在电话里说那是幻觉。”

    “我只是感觉,那是幻觉,其实我现在还在怀疑,那感觉太真了。但既然我没事,那应该是幻觉,所以我觉得我已经控制不了我自己了,而且我不敢保证,病发的时候,我会不会还这么干。也许下次就不是幻觉了。”

    “之前你提到说,病发时间越来越规律,现在还规律吗?”

    卫择点头:“很规律,就像我说的,每天8个小时,从半夜12点到早上,精确到秒。”

    “精确到秒?”医生有些诧异,“你是用你电脑上的时间来算的吗?”

    “不是,”卫择说,“刚开始我也奇怪,上次来的时候你也说过,可能是我自己对自己的心理暗示。回去后我查了自己的电脑,发现我电脑的时间其实不准,我这才知道这个病是按官方时间来发作的——它按它的时间来。”

    “发作的内容呢?你确定跟你白天看的东西没关系,或者说,你没有回忆过那些东西?”

    “自从这个病以后,我在电脑上只敢打游戏,也就玩一种,我跟你说过的,英雄连,我连QQ都不敢开,因为有一次他一直用QQ那个声音恶心我。”

    “那你幻觉里就从来没有过游戏画面,就是你说的那个,英雄连?”

    “没有过,”卫择也很奇怪这一点,“它也跟我聊到过这个游戏,它说它对这个游戏一点都不感冒。昨天晚上它放了很多我喜欢看的电影,但也没用游戏视频。”

    “你昨天没睡觉?”

    “不只是昨天,好几天没睡好觉了,刚才在车上眯了会,”卫择说,“有时候就是,游戏打着打着,就睡着了。”

    “还是跟之前一样?安眠药都不起作用?”

    卫择点点头:“其实我现在挺想睡觉的,但是有了这个病之后,就老会做噩梦,有时候自己都能把自己吓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