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超能泛滥 > 001 开始
    今天虽然是周末,但房间的人并不算多,卫择的主机已经孤零零的建了十几分钟,没有一个人尝试进来挑战,毕竟这是一个没落的单机游戏。

    他切出去好几次,看看房间里是否有其他的主机,但除了几个他很熟悉的ID,在等人一起打电脑以外,没有一个陌生人,而那几个菜鸟是绝对不可能进他主机的。

    于是每次他又只得回到自己的主机,看着空荡荡的画面发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算是一个高手的寂寞了吧。

    几乎是下意识的习惯,卫择给自己点了一支烟,吞吐着烟雾。在烟雾慢慢扩散的时候,下意识打量着自己呆着的房间。他看到墙上的那个老式的挂钟,秒针就像一个正在发羊癫疯的病人,有气无力的在抽搐着,卡在11点的位置,但却怎么也过不去,仿佛时间在它面前形成了一道不可逾越的堤坝。

    卫择也记不清这个钟是什么时候买来挂在墙上的,但既然是在他的房间,那电池肯定是从来没有换过的。卫择也记不清楚这个钟是什么时候变成这么个残废,时钟显示的时间是1点55分,但这究竟是今天下午的,凌晨的,又或者是昨天,前天……或者随便哪一天的……

    卫择突然觉得自己羡慕那根秒针,按照钟表的时间来定义,它永远都活在现在。

    在胡思乱想中,卫择制造着越来越多的致癌颗粒物,直到再也不能从手上这只燃烧物中榨取一丝快感,才把烟屁股按在烟灰缸中。就在他习惯性的准备再点起一支时,有人进了他的游戏,是“柠檬”。

    柠檬:“又摆上摊了,外面有个开22的,一起去虐?”

    U235:“不了。”

    柠檬:“那我们来11?”

    U235:“跟你打太累。”

    柠檬:“你就是在这等着来菜鸟,让你一个人慢慢虐个爽是吧。”

    卫择笑了:“嘿嘿。”

    柠檬:“那你慢慢等着吧,我先去搞一把。”

    说完他就退了,卫择也退出主机,看到外面刚才那个主机,已经有两个人了,ID都是乱码,然后柠檬加入了游戏,等了大概小半分钟,他们给柠檬这边加了一个困难电脑,开了游戏。

    那两个家伙要惨了……卫择重新建立主机,一边等待,一边给自己再点上一支烟,继续胡思乱想。

    抽完手上这只,又点了一支,直到这支抽到一大半的时候,柠檬回来了。

    U235:“这么快?”

    柠檬:“换你上更快,太菜,虐的都没意思。”

    U235:“那个主机之前被我虐过一把,结果打死都不肯再来了。”

    柠檬:“现在的菜鸟胆子都太小,遇到高手就是怂,不像我们刚玩的时候,就算是被虐了,那也开心啊。”

    U235:“对,我还记得那时候你只会刷人……”

    俩人开始回忆起了刚认识时的场景,那时候俩人都是一般水平,但也正是对游戏兴趣最浓的时候,几乎是没日没夜的天天玩,打完一把接着一把,就像两台永不疲倦的游戏机器。没人的时候玩11单挑,有人的时候一起22虐菜,工兵流,拆家流,在对手家门口埋满地雷,用七八门105对对手老家完成炮弹的洗礼,或者用十几辆坦克碾过对方的阵地……总之,是变着花样的,希望能把把对手虐到意识模糊,把自己兴奋到精神错乱。

    直到他们的ID在这个房间被人时刻牢记,以至于现在,卫择这个主机建了快一个小时,仍然没有一个人来光顾,就好像一家已经被大众甄别出来的黑店,生意惨淡。

    U235:“你同学里面就没有几个玩英雄连的?”

    柠檬:“没有……别说玩了,好几个同学说看都看不懂,都觉得烦。”

    U235:“这游戏的确小众,我大学玩的时候,一开始也不适应。”

    俩人随便唠了几句,大概是觉得铺垫的差不多了,卫择问起自己关心的话题。

    U235:“对了,我之前听你说,你得过抑郁症?”

    柠檬:“算是吧,那狗屁医生这么说,还开了点药。但我没吃,过两个月又去看,他说我好的差不多了,感觉就是在忽悠。”

    U235:“是心理医生?”

    柠檬:“不是,就一个精神病院的,据说是跟我家有点亲戚。不知道我爸从哪听来的传言,说我那是考前抑郁症,就去找他问,没病也给说出病来。”

    U235:“你有他电话吗?”

    柠檬:“我觉得那个医生不太靠谱,你要是有什么亲戚有类似的病,最好还是去找正规医院。”

    U235:“正规医院也靠谱不到哪去……”

    卫择想到自己半个月前,在另一个狗屁医生的办公室里的遭遇。

    “很典型的幻听,幻视……可能是你工作压力太大了,轻松点,跟你老板请个假,找女朋友出去玩两天,这种症状现在很多人都有,别担心……”那医生一边说话,一边给他开药,就像是个工作,在做一件很熟悉的流水线工作,而他只是被加工的一部分。

    “可是医生,”卫择当时一脸无奈的抬起头说,“可我没有老板,更没有女朋友。”

    “哦,”医生一脸无所谓,甚至手上的动作都没停,“那问题的原因就更清楚了,赶紧找个工作,还有女朋友,像你这个年纪,长得也不错……”

    狗屁医生说了一箩筐的劝世良言,然后他开了一堆药。

    跟柠檬不同,半个月前的卫择完全照办了。柠檬是对医生不屑一顾,认为自己没病没必要,但卫择那个时候却已经开始相信,自己是有病的,而且病的着实不轻。

    他信了医生的话,给自己找了事干,去哥哥的公司干清洁工,天天拎着一个塑料桶和抹布,擦窗户扫厕所,劳动过程堪称虔诚,他甚至还记得自己为了一块口香糖的污痕,用刷子和地砖奋斗了半个小时。

    但情况没有一点好转,那些莫名其妙的声音依然在耳朵边盘旋,那些画面牢牢的显现在他擦过的每一片瓷砖上,每一扇玻璃之中,但是等他神经质的找来其他人验证这些信息的时候,得到的只是同一个眼神——如果他不是这家公司老板的亲弟弟,也许很多人早就把那种眼神中的内容说出来了。

    “卫择,你是得了精神病吧?”

    医生开的药他也吃过,但一点效果也没有,甚至他去网上查了最大剂量,超剂量,甚至翻倍的吃,但效果几乎为0——卫择有好几次都觉得那是医生骗自己,开给自己的安慰剂,可悲哀的是,他连安慰剂的效果都没有感觉到。

    柠檬:“这是他办公室的电话,这个是他手机,今天礼拜天,你最好还是打手机。”

    U235:“算了,今天太晚……换个马甲,我们再去虐一次那俩菜鸟。”话是这么说,但卫择还是很小心的,把这个电话号码写在自己面前的墙上。

    游戏是快乐的,可快乐总也是短暂的,当这个大厅里,几个经常玩的人都几乎被一对名叫“缴枪不杀”和“跪地投降”的两个ID虐过一次,甚至几次之后,就意识到他们肯定是一对高手在找菜寻开心呢,上当的频率也就越来越少了。

    缴枪不杀:“……这么晚,没人了,睡觉去了,明天继续啊。”

    卫择切出游戏,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时间,11点40——还有20分钟,今天就过去了。

    这个认知让卫择下意识的去摸自己的烟盒,但却发现它已经被揉成一团,被扔在自己脚边的那堆垃圾上,在晚上吃过的泡面盒子里安了家。

    没有香烟,没有游戏,时间就像是被施放了魔法,开始变得分外难熬起来。盯着电脑上的电子钟看着秒钟转了三圈,卫择站起身来,走到了阳台。

    才刚刚开春,阳台的窗户开了一点点缝,风吹在脸上还是有点刺痛,不过这也好,让卫择被游戏过度刺激的大脑得到了一些冷静。卫择没有开灯,就在这又黑又冷的地方,一动不动的站着。当脚下有点发酸的时候,他想起高中时候曾经逃课去网吧,被老师抓住,放在教室门口罚站的情形。

    不管是生理还是心理,似乎都是一样的。

    病情刚开始的时候,发作还是偶然的,但是随着时间,开始越来越频繁,从每天出现两三次,到十几次,从刚开始每天加起来不过几分钟,到现在,每天稳定的八个小时。

    对方没有让卫择等待太久,就在卫择感觉自己的腿已经站的有点发酸的时候,在他的脑袋里,那个熟悉的声音出现了:“啊哈,想我了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