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超能泛滥 > 序 基于合理性强迫症的废话
    每个人的小时候,应该都曾有过这样的问题——我们这个世界是怎么来的,怎么运行的。

    在我们还很小的时候,这个问题的答案是简单的——一个叫上帝的家伙,花了足足一个星期的漫长时间,把我们造了出来,又或者,是一个叫女娲的,把我们捏了出来……不管它叫什么,这不重要,总之,肯定存在那么一个家伙,可能是老人们记错了他的名字或性别,但这个事实是清楚的。

    等我们大了一点,开始了解越来越多,那些关于我们这个世界的细节,对这个答案不免逐渐开始怀疑,甚至又开始害怕起来:

    哎呀,这不大对劲啊,造地球花了几十亿年的时间,而我们人才出现几百万年,这时间轴太短了啊,短的仿佛我们就像是一块培养基上,不小心冒出来的污染菌落;还有,之前这个培养基上有过无数的其他菌落,其中一些似乎比我们大的多,活的也长的多,但他们也全都死光啦!而且死法千奇百怪,其中最大的那个最离奇,被一颗莫名其妙的石头给砸死了。

    好在培养皿是透明的,我们可以朝外面看。除了我们这个叫地球的培养皿,还有其他很多的东西呢,头上的灯叫太阳,它是靠电发光的——搞清楚它发光原理的过程简直让我们自己都H了起来,甚至以为自己就是这里的主人了。然后这张桌子上还有其他很多的培养皿,这些培养皿都是空的,看到这些,我们似乎感觉有什么地方开始不对;再往远处看,倒吸一口凉气,整个这间大屋子里,密密麻麻的到处都是培养皿和电灯,而且那些培养皿里面看起来也都是空的,这个时候,大家都觉得这间温暖的屋子开始有点恐怖了起来。

    这时候我们意见开始不统一了起来,有人坚持说这个实验室是有主人的,但问题是谁也没亲眼见过——但大家都愿意相信肯定是有的,不然这么精致的实验室哪来的,大家都相信总有一天这主人会回来,把我们从这一块培养基,拉到一块更好的去,那将会是我们的宿命;但另一部分人觉得我们已经看了这么久,都繁衍了多少代了,既然他还没出现,那应该暂时认定是没有,或者出了什么事回来不了了,总之,现在这个实验室里,就剩下我们是活着的,现在,只要我们想办法爬出这个培养皿,去占领每一块培养基,了解整个实验室的运行原理,然后整个实验室就是我们的啦!这是我们的使命!

    你不能说第一种想法太保守,也不能说第二种太狂妄,要怪,就怪那个该死的上帝,或者实验员,谁让他出去的时候,不在培养皿上贴个条告诉我们呢?

    好了,现在让我们假设,这个上帝今天,现在,就在这一刻回来了,嗯,为了怕吓着你们,他必定还是一个和蔼的,符合我们想象中的,长着白胡子,面慈心善的家伙,对了,他的眼神肯定是威严有力,让你在联想到这个形象的时候,不会产生任何质疑他的可能。当你在脑袋里完全想象出这个画面的时候,他用他的方式,跟全地球人做了一下交谈。

    当然,既然是上帝,交谈的方式自然是超然的,不管是你在正在跟女朋友亲亲,或者在和上司吵架,又或者电脑面前摔鼠标,甚至只是躺在床上睡着,都不影响他跟你交流。他会在你脑袋里放下一个念头,就像在一台电脑里扔下一段自动运行的程序,作为这场谈话的开始。这个念头可能不会一下子中断你手头上的事情,但在接下来的24小时里,这个念头肯定会逐步占据你的思维,你会不受控制的开始想,要是有这么一个上帝,你会跟他聊什么呢?

    说到这里,很多人肯定已经猜出来了——是的啊,上帝刚才刚刚跟我这样聊过。

    我不知道他老人家都跟你们聊了些什么,这里我只说说我自己的。对了,先声明一点,有句名言说,一千个人眼里,就有一千个哈利波特,跟我聊的那个老头,未必会和跟你们聊的相类似。

    就我了解到的信息来看,上帝其实是个很一般的人,甚至是一个失败者,这是我从跟他聊天的过程中,慢慢产生的印象和结论。

    在我们的传说中,上帝用了整整六天时间创造世界,到第七天,工作圆满结束,他躺下休息了。

    那在这之后呢?因为创造了一个完美的世界,上帝从此就能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了吗?或者说,他像个慈祥的老爷爷一样,天天看着我们成长,在我们需要的时候帮我们一把?

    哦,不,上帝他老人家告诉我,远远不是,远远没有。

    即使用我们人类可悲的智商来想这个问题,都能得出一个明显的答案——开什么玩笑,一大群程序员花几年时间,编一个拙劣的游戏都能出那么多的BUG,对于整整一个世界,6天时间,开什么玩笑?

    这玩意BUG多了去了。

    圣经上说上帝第一天创造了光,到第五六天才开始造活物,其实真相不可能这样,你见过哪个老板上一个这么大的项目,第一件事是自己挽袖子上去干的。

    上帝告诉我,他创造的第一个东西是天使,而且创造天使的过程,也只是用了“创造”这款软件最基本的功能,他复制了自己,粘贴自己,然后改变这些复制物的设定,他先把自己设成“上帝”,差不多是管理员的意思,然后把其他的复制品设成“天使”,最后他设定,天使必须服从上帝。

    你看,创造这事似乎并不神秘,也不困难,就好像我们复制基因,生个小孩,然后规定小孩要服从自己一样,项目就这样开始。

    接下来,上帝只需要想象和设定,提要求就是了,而且依我来看,肯定是不负责任的想象设定。

    你看,上帝第二天造的天,第三天捣鼓水,结果不小心把水倒多了,只能在地上挖个坑,又把水堆成海洋,露出陆地。他又嫌这样没意思,造了一堆动物扔在陆地上,这还不是高潮,关键是还设定他们得喝水——这BUG简直蠢的不可原谅。

    取消这个设定是不可能的,因为上帝已经爱上它了,就像一个三流的玄幻小说作者,花20分钟时间想出一个糟糕的设定,但却能莫名奇妙兴奋上两个月一样。他的兴奋不是完全没有理由,想象一下,这样他的世界就有了互动啊,你看,他设定了水,设定了动物,要是动物都不喝水,这设定岂不显得他蠢?

    上帝不可能蠢,他总是正确的,他总是能够正确的根本,是在于他有解释和改造这个世界的权力。比如他可以增加一个新的小设定:上帝规定水会蒸发变成气,变成云彩漫天乱飘,等到了陆地,就得变成雨掉下来,勉强修复了这个小问题。在修复的背后,是无数个天使加班加点的成果,为了让系统看起来没什么BUG,他们甚至发明了物理规则——防止游戏NPC在未来某一天发现这个世界的不对劲。

    我们这个世界就是在这种糟糕的修补和设定中,出现的一个怪物,我们所有的规则,其实都是不断打上的补丁。

    以前我老是埋怨这个世界的不完美,战争啊,疾病什么的,还有所谓人性的黑暗,并为之抱怨不已。但跟上帝谈过之后,我不抱怨了,因为我学会了,从一个更高的高度来看待这个问题。

    出现这种事情实在是太正常了——你见过哪款游戏里没有PK和BUG的。而且相反,按照游戏外的人评价一款游戏的想法,一款游戏应该越朝这个方向发展越好,PK和冲突越多,游戏就越精彩,BUG越多,越能说明这个游戏世界的复杂度越高,探索程度也越高,很少听说玩魂斗罗和超级马里奥的遇到什么BUG,因为那只有最多几个小时的寿命,和屈指可数的那几个场景。

    可宇宙这个游戏上帝已经玩了几百亿年,可能还翻来覆去读过很多次档,地球这个副本也开了几十亿年多,其中光是升级,上帝就干过不知道多少次。

    对,接下来就是我要说的重点,游戏升级。

    作为一个资深的游戏设计者和游戏迷,上帝兼着这两种身份,一方面他要不断设计游戏,修改bug,另外一方面,还得让自己满意,自娱自乐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越是对成熟的人,越是如此。

    刚开始玩的时候,可能一个宇宙大爆炸就能玩几百亿年,就像一个刚出生的小孩碰到一张薄膜塑料纸,掐上面的塑料泡泡,掐一下乐一下,要是没人管着他,他能乐一天,要是这张塑料纸是他唯一的玩具,可能能乐一年。但是等长大后,塑料纸就渐渐没意思起来,然后熊孩子会开始学着用放大镜烧蚂蚁——对于上帝来说,这就意味着他得造一堆蚂蚁出来,这可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要不是实在没别的玩,打死他他也不会想做这种吃力的活动的。

    所以你看,人为什么会病,会老,会死——这还是纯自然范畴的困难。原因很简单,要是人能一直平平安安的活着,那上帝还造我们干嘛,你看天堂里的那些天使就不会死,他们还都长着大翅膀——就像那些熊孩子的同学一样,每天都活在幸福快乐中,要不怎么能叫天堂呢。但天天享受幸福快乐有意思吗?肯定没意思,要不然上帝造我们干啥呢,就是想一点更“有趣”的东西。

    生物刚造出来的时候,明显比大爆炸有趣多了,生物之间要相互吃彼此的身体来生存——这看起来又残酷又刺激。上帝让一些生物长出牙齿、利爪、眼睛甚至翅膀,就像给游戏中的角色设定技能,然后不断加强、更新、平衡,看着不爽的随手给灭,看的顺眼的就让他活,有些东西他一开始看的很顺眼,可后来看多了也腻——比如恐龙,随手扔个小石头,问题解决,至于合理性,那些天使会帮他们圆上的。

    一直到人类出来,上帝让他们看起来聪明一些,这个世界才终于变得让上帝满意起来——人类这种小东西太可爱了,他们把自然界的残酷提升了整整一个档次,从原始动物之间的发情斗殴,上升到会用智慧进行打仗厮杀,整个人类史就是一部战争史,因为打仗产生了国家,因为国家更有效的打仗——这个世界终于进入了上帝理想的良性循环状态。

    但正如人没办法永远玩同一个游戏一样,人类这个新游戏即使再好玩,上帝也有腻味的一天。上帝他老人家很快意识到,这个游戏之所以会这么乏味,关键是人还是太蠢了,蠢到几千年来一直在用刀枪和弓箭——上帝甚至忍不住派人给他们送去了火药,可他们只会听着这些火药的声音傻乐。

    于是上帝决定让人变得聪明一点。

    于是大炮出现了,**出现了,排队枪毙显然比刀枪更有观赏性,如果说刀枪的战争是靠人的古老本能拼杀,那枪炮的战争择变成了如交响乐一样,富有节奏和韵律的艺术行为。

    但艺术永远需要超越。

    于是更好的枪和炮出现了,越来越强大的武器,就像乌云一样,开始把战争双方死死的按在战壕中——过多的规律束缚了战争的灵性,这显然不是上帝的初衷。

    于是坦克出现了,飞机也开始变得更强大,战争进行到这个份上,突然变得空灵起来,全世界20多亿人都被捆上了战车,共同进行这场前所未有的盛宴,死了的,活着的,胜利的,失败的,希望,绝望……这场战争简直就像是斯皮尔伯格他老人家亲自拍的一部**大片,要场面有场面,要堕落有堕落,要刺激有刺激!

    正如所有**都以一个高潮结尾,这部大片的结尾也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空前壮丽景象,如同一万个太阳同时发光,人类造出了原子弹。

    原子弹这个事,就像是上帝玩的兴起,突然给游戏里加的一个BUG,当时给的时候太仓促,可是给出去之后,上帝立刻就后悔了——因为这BUG太可怕,把所有人都吓住了,以至于后来,他们再也不敢打如二战这样规模的战争了。核武器就像是火药库里被灌进来的水,在这之前,上帝只要制造一个火星,就能产生一次爆炸,但现在,他得先把水烧干。

    于是这个世界自然就变得无趣起来,核阴云将人类可能的第三次世界大战变成了二选一傻瓜选择题,要么一起死,要么一起活。

    上帝曾经试着让自己来理解,甚至享受人类这种和平生活,但他发现做不到,非但他做不到,就连人类自己都做不到。60亿人口整天吃吃喝喝,不靠战争消耗,就像草原上的兔子一样,越来越多,他们非但没感觉到幸福,反而开始越来越抱怨,越来越愤怒,抱怨上帝没有设计好这个世界,愤怒这个世界上那么多显而易见的BUG……

    游戏进行到这个份上,可以说几乎已经到了尽头,失去了生命力。唯一的客户、开发者兼老板不满意,游戏中的NPC不幸福,甚至连那些负责开发的天使都开始抗议起来,因为之前无数个版本更新的需要,这个世界的规律已经复杂到难以想象,甚至不可理解的程度。看看那些波粒二象性、量子理论、色动力学、弦理论吧,再复杂的方程,再怎么近乎玄学的解释,也掩盖不住那些天使程序员打补丁时敷衍的态度;还有那些花上几百上千亿也撞不出个结果的对撞机以及托卡马克,不是上帝不想让人类出成果,实在是以前的他还没想好,地球online下个版本应该怎么玩才带感。

    这种情况终于得到了阶段性的解决,上帝他老人家告诉我,游戏的新版本马上就要推出了,他相信大家会喜欢的,一定。

    当然,如果你们一定要选择不喜欢,可以等见到他的时候再投诉——如果真有那么一天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