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最纯粹的武道 > 第十八章 神秘四人组
    第十八章神秘四人组

    云动三人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三天的试炼终于结束,这也就意味着他们即将要迈出崭新的一步。对于刚刚踏入武者大门的人来说,武技是每一个武者都必须要掌握的根基。

    武技是武者先人经过千百年不断的传承演化,逐渐形成的传世功法,不同的武技被不同的武者使用出来的威力也是大相径庭。所以选择怎样的武技成了每一个武者此刻心中的一个心结。

    此时,云动和程小胖,林婉婉三人正聚集在云动的木屋内,商量明天选择武技的事情,才刚聊了没几句,就听敲门声传来。

    云动起身将木门打开,就见夏逸站在门口,云动吃惊了一下,问道:“你怎么来了?”

    “当然是有事找你商量了。我告诉你,我刚才从军士嘴里探听到了一些关于功法殿的事情。”夏逸故作神秘的朝云动眨了眨眼,仿佛是在说,你求我啊,求我我就告诉你。

    云动很鄙夷的白了他一眼,“要说就进来说,别弄得神秘兮兮的。”

    夏逸见自己的小伎俩对云动完全无效,就失了兴趣,老老实实的跟着云动进屋了。

    “这二位是?”夏逸看到程小胖和林婉婉坐在四方桌旁,便朝着云动问道。

    云动拉了把木椅子出来,让夏逸坐下,随后说道:“他们是我同村的伙伴,从小玩大的的好朋友。这是程小胖,这是林婉婉。”云动分别指着程小胖和林婉婉,对夏逸介绍。

    夏逸很有礼貌的起身对他们二人作揖道:“在下,定波城夏逸,很高兴能认识二位。”

    他这一举动着实让程小胖和林婉婉感到有些不知所措,二人的目光“唰”的一下就朝云动看去,云动从他们二人的眼神中,就能读懂他们的意思,分明是在质问云动眼前这个叫夏逸的人什么来路。

    云动用轻笑声稍稍缓解了一下尴尬,再次让夏逸落座,说道:“他可是定波城夏城主的儿子!”

    “我说呢,怎么一股文人的做派,原来是夏城主的儿子,什么?夏城主!”程小胖的眼睛一下子瞪得滚圆,直勾勾的盯着夏逸的脸看。

    “难不成我脸上长花了?”夏逸干笑着摸了摸自己的脸。

    “没有没有,小胖只是激动,激动。”林婉婉拽了拽程小胖的衣服,程小胖这才回过神来,对云动问道,“你是怎么认识他的?”

    “我不是和你们说过嘛,那天我试炼结束之后第一个遇到的就是他啊。”云动道。

    “云动哥你行啊,第一天就认识城主的儿子。”程小胖仔细打量着云动仿佛他身上有什么宝贝一般。

    “去,别瞎看了,给夏逸倒杯水。”云动指指桌上的水壶对程小胖说道。

    “好好好。”程小胖连忙答应,拿起水壶正准备往夏逸的杯子里倒水,夏逸连忙道:“小胖兄弟,我自己来。”便从程小胖手中夺过了水壶,往杯里倒水。

    程小胖一屁股坐回了板凳上,一脸无奈的朝云动苦笑了一下,仿佛是在说,“你看,不是我想不献殷勤,是人家根本不给我这个机会。”

    夏逸喝了一口水,放下杯子,对着他们三人道:“我刚才从军士嘴里探听了一点关于明日选功法的事情。你们有没有兴趣听?”

    “有。”“有。”“有!”三人急忙道。

    接下来的半个时辰,夏逸向云动他们侃侃而谈了关于武技的历史,从洪荒时代,说道了现在,直接就把他们三个给说蒙了,最后还是云动一拍桌子,朝夏逸吼道:“能不能说重点!别扯这些,你没看到小胖都快听得睡着了么!”

    随着云动的最后一个重音落下,程小胖鼻子上的鼻涕泡也同时炸裂,并且睁开了眼睛,迷茫的看着他们。

    夏逸的脸色变了数变,最后还是略略的泛红,深吸一口气道:“我刚打算开始讲我从军士那里打听来的消息,你就打断我。”

    程小胖的声音从一旁弱弱的传来:“那你刚才都讲了些什么?”

    林婉婉噗哧一声笑了出来,随即整个屋子里的气氛就显得异常的尴尬,陷入了迷一般的寂静。

    这样的状况也没持续多久,夏逸的嘴角不自觉的抽动了一下,云动能感觉到他这是在酝酿情绪,等会应该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有些东西不能想,一想它就真的有可能会发生,夏逸故作生气的站起身来,“走了,走了,你们别拦我啊,我走了。”

    云动狠狠的瞪了程小胖一眼,那眼神中的内容相当丰富,但是程小胖只读出了一条,那就是,要不是刚才那个问题,夏逸也不会生气。

    于是乎,就在夏逸刚迈出第一步的时候,程小胖就一把冲过去将他抱住,带着哭腔的对夏逸道:“你别走,我错了,我等会一定好好听你讲。”

    “放开我。你放开我。”夏逸被程小胖拦腰抱住,使出了吃奶的气力,把灵气都用上了还是没法挣脱,“我放弃,我不走了,你放开我。”夏逸声嘶力竭的吼道。

    程小胖松开了他的“熊抱”,回到了位子上,用一副你敢走我就接着抱你的表情看着夏逸。

    “我这是进了贼窝了,还不让人走。”夏逸苦大仇深道,随即在原位落座。

    云动拍了拍夏逸的肩膀,说道:“这也不能全怪我们,你也不看看,你讲了半个时辰愣是没讲到重点,全是在说历史,这谁受得了,我们对这方面也不感兴趣啊。”

    夏逸脸上露出一股恨铁不成钢的神色,道:“看来要以后一点一点给你们灌输了,一口不能吃成一个胖子。”说完饱含深意的看了程小胖一眼。

    “我这是壮实,不是胖!”程小胖愤愤道。

    “小胖你别说话,听夏逸说下去。”林婉婉生怕程小胖又说错什么。

    “没事,我刚才就是和你们开个玩笑。”夏逸笑道。随即话锋一转,道:“据我打探消息的那个军士和我说,明天我们要去功法殿,就是食堂东边的那座巨大的塔楼。然后我们明天都能从这功法殿里挑一本武技出来。他还和我说这里面的武技上自一品武技,下到九品武技都有。而且是可以随便挑,完全没有什么限制。”

    “什么!”三人惊呼。

    “那就是说我们能直接选一品武技了?”云动问道。

    “话事这么说没错,但是有一个问题,就是那个军士告诉我,我们武者选武技最好是从最低级的九品武技开始学起,因为超出你自身武者品级太多的武技,不但不好修炼,而且可能会反噬自身。按那军士的意思是像我们这样的同九品武者,撑死能学八品的武技,再高一品的武技修炼起来会极难。不过他也有说如果能修炼成功,那就肯定能碾压同品级的武者。毕竟功法的层次摆在那里。”

    夏逸喝了口水定定神,接着道:“我就是来和你们提个醒,免得明天雷教官当场说的时候,你们没个做反映的时间。现在好好想想要选什么样的武技。”

    “哎,对了。”夏逸仿佛记起了什么,神神秘秘的对云动三人道:“你们把头伸过来。”夏逸轻轻的挥挥手,叫云动他们将头伸了过去,夏逸也将脑袋凑了过来,轻声道:“你们也知道我是夏城主的儿子,我刚才就是用这个噱头去问那军士的,他告诉我一个秘密,就是明天在那功法殿里,雷教官可能会放一本原武技进来。”

    “什么是原武技?”程小胖小声的问道。

    “叫你刚才走神!”夏逸不自觉的放大了声音,但马上又收了回来,接着轻声道:“原武技就是从上古流传下来的武技,而且一般留存至今的原武技都是上古时期的顶尖武技,而且原武技对武者有一个好处,你们看我们现在都是同九品我武者,想学一品武技简直难如登天,但是这原武技,有一品武技的威力,而且就算我们同九品的武者去学,也不会像学一品武技这么难。所以明天如果运气好,得到这本原武技的话,我想想就兴奋。”

    “要是我得到了给你看不就好了。赶紧把你口水收收。”云动道。

    夏逸随意的用袖子抹了一把嘴,说道:“这你就不懂了吧,这原武技只能用一次,这些个武技不是你想的那样用书装,而是用从书中拓印下来的玉简作为武技的载体。每块玉简只能使用一次,因为上古玉简没法再次拓印,所以用完了也就没有了。”

    “啊!只能用一次,那我看过忘了怎么办。”程小胖紧张道。

    “不会的,据说玉简能将武技直接深刻的印在你的脑袋里,比书可好用多了。”夏逸道。

    “这么神奇,那都用玉简多好,还用什么书啊。”

    “玉简要用灵力催动的!所以普通人和文官还多是习惯用书籍来记录。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玉简很贵的,一块没有拓印过东西的玉简,能卖到一百两一块。”夏逸感慨道。

    “好了,我已经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们了。我也要回去了,你们好好讨论讨论明天要选什么武技,我就先走了。”夏逸警惕的盯着程小胖,脚步轻缓的慢慢朝屋外走去。

    “那你要选什么功法啊?”林婉婉问道。

    夏逸蹭的蹿出了屋子,从屋外传来他的声音:“到时候你自然知道。”

    “装神秘!”三人一致认为。

    “我们也回去了。”程小胖和林婉婉对云动道。

    “啊?那你们明天要选什么武技?”云动急忙问道。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二人说完,便潇洒的给了云动一个背影,转身离开。

    云动在心中暗骂一声:混蛋夏逸!

    夜静悄悄的,四人究竟会选什么样的武技,也只能等明天见分晓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