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银河弄词儿 > 第8章 只是我
    <>.ntp*{:-:-;t:;}.ntp;n;}</>

    在乌斗木那领了条子,就走马上任了。

    所谓的文书,说穿了不过就是领导的管家、保姆之类,算是给照顾人家生活起居的一个活计。

    但是这样的服务职业到了这个时代,就变得有些别的意味了,人工智能的普及,让生活变得更加便捷,各种机器人保姆不仅更加贴心,重要的是不会出现道德问题。

    在军队里也同样如此,现在连打热水的事情都轮不到文书干,这样的保姆还有个屁的用处。

    现在说是文书,还真就是文书,就在蹲在一边看看书便好,生活可是比大爷也要来得舒服。如果仅仅只是舒服,那也不会成为部队里最抢手的职位了。

    现在文书一职,几乎成了大家族往部队里掺人手的不二选择了,可惜这样一个抢手的职位到了陶然手里那就不见得是什么了不起的好事情了,至少在陶然眼里是这么看的。

    就算是干文书,那也是该侄子伺候舅舅,你这个外人硬要掺乎一脚是做什么?

    最是难受的是什么呢?

    最是难受的便是陶然自己都已经迷失了军伍里这所谓的两方势力,自己舅舅对待这政委的态度一点儿也没有表现出敷衍的虚情假意来,两人分明是有真交情的。至于那单政委的品行更没有什么好挑剔的,作风简朴,整间屋子里除了处理公务所需的工具,连一件多余的物品都没有。行走间都是行伍里散发出来的气质,哪有半点勾心斗角的样子,这就是个纯粹的军人。

    但不管如何,陶然仍然心中警惕,没道理一个纯粹的军人可以做到团长一级的职位,而且还是主管政治的政委,这放谁眼前也不信啊!

    “怎么样?刚来部队生活适不适应?”单政委走过来笑着拍了拍陶然的肩膀。

    陶然本还在心中腹诽这家伙,努力地在恶化他在自己心中的形象,但在这一拍之下,一下子被拍得烟消云散。舔着脸,不知道如何回话,自己在这部队,虽说没有在陶家自由,但由于没有训练,生活也乐的清闲,他骨子里本就是个随遇而安的人,要不然也不会在穿越过来后,这么快适应了这边的生活。

    “很好,我很喜欢。”陶然应道。

    “我看不是很喜欢吧,我看你小子对我的意见貌似挺大的!”单政委抽了把椅子笑着在陶然身边坐了下来。

    陶然心中一紧,自己的神情有这么明显吗?老狐狸就是老狐狸,一眼就看穿了自己心中的想法。但被人看穿,和自己亲口说出来,自然是不同的,这时候当然是要矢口否认的。

    “就你小子那点城府,在我们这一辈里还真的不够看,当年,我在恐怖组织了当了三年卧底,察言观色的本事可是练到了极致!”单政委继续笑着说道。

    陶然有些发懵,既然知道自己心中不满,把自己辞了才是正事,怎么倒给吹嘘起自己过往的荣誉来了。

    但单政委似乎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头微微扬起,似乎开始在回忆自己当年的峥嵘岁月了:“那一年,我才二十一岁,瞒着家里赌气进了部队,那时候的部队还没有现在干净,各种各样的家族都在里面塞人,几乎到了没有关系就无法升迁的地步。”

    “由于我是瞒着家里进入部队的,家族几乎把我给遗忘了,三年,我用了三年时间卧底‘黑蛇’组织,在一次剿灭行动动,彻底捣毁了它们的总部,才换来了现在的功绩。可以说这个位置,全部是靠我自己拼抢而来的。”

    卧底“黑蛇”组织?虽然不知道这“黑蛇”组织是何方神圣,但想来肯定是一个可怕的恐怖组织吧,不然也不至于要让一支军队处心积虑地往里面派驻卧底了。这样一个任务,其间必然是随时伴随着死亡的威胁。单政委这是想要说明自己不是个靠家族的软饭吗?但好歹你也说得激情些啊!

    陶然颇有些无语地看着他喃喃自语,既见不到半点的慷慨激昂,也见不到半点的半丝的委屈悲痛。就这么平淡地讲述了自己建功立业的事况,平凡地就像是在大街上踢走了一块石子一般。

    陶然很好奇他到底要说什么,想要用自己以往的功绩震慑住自己吗?那这演讲水平也太差了点吧。

    单政委停了停,问道:“听说你还是乌团长的侄子?乌团长的亲家我还是知道些的,陶家在绿野之乡上也算是个了不得的家族了,怎么还未成年,就把你给送到这里来了?”

    这就没什么好说的了,自己舅舅把老底都已经给人透了,那还能有什么好说的了。是友是敌害不好说,但现在自己就是人家手下一个文书,连一点别的思想都不需要有了,本还以为这是舅舅让自己过来当卧底的。想来也是搞笑,在一个资深的老卧底边上班门弄斧,那不是找不自在吗?还好舅舅一开始就没这种想法。

    陶然苦笑了一下,把得罪了张家的过程粗略地述说了一遍。

    单政委只是平静地听着,既没表示一下对张家的厌恶,也没怪陶然的鲁莽,听完后,只是笑笑:“大家族虽然在军队里有影响力,但现在绝不敢在部队里明面上对人动手动脚,在部队里,你确实是最安全的。”

    陶然木然地点了点头,到现在他都还不知道眼前貌似“和蔼”的政委要说些什么。

    “你现在一定很疑惑,我到底为什么要与你说这些话吧?”单政委笑呵呵地问道。

    陶然继续木然地点着脑袋,他现在突然发现自己的思想在这人面前似乎成了一张透明的纸,毫无保留地展现在人家面前。

    “我只是想让你心中不要有所谓的派别之分,整个部队里的战士能有,唯独你不能有,因为你是乌团长的侄子,你今后肩上挑起的任务比你想象中的还要难。”单政委突然脸上就变得严肃起来了,“你第一日来,单羽的性子我知道,你们第一次见面必然不愉快吧,我在此就只说一句话,他代表的是单家。而我,却只是我,或者说代表的是这个MX-51的一员指挥官。”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阅读最新内容。当前用户ID:,当前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