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團隊的內心自白:迷茫是生物本能,覺醒也是!

  • 时间:
  • 浏览:13
  • 来源:李由美直播视频_两人做人爱费视频试看一分钟_亚洲手机在线观看视频

本文由娛樂(niuhzan.com)整理發佈

過沙溪急,霜溪冷,月溪明。
但遠山長,雲山亂,曉山清。
蘇軾
你見過凌晨三點的北京嗎?
我沒見過。
4月24號,凌晨三點,五個青年匆忙出現在北京街頭,又四散而去,聽著像幹瞭什麼不可說的勾當,但這五人隻是錄瞭首單曲而已,而後稀稀疏疏地各奔傢門。
早上七點,我從床上起來,睡眼惺忪頭疼欲裂,然後趕往覺醒東方。
下小雨,拎著拍攝器材趕到覺醒東方門口,狂踩煙頭,然後走進去,撞到瞭當天我要采訪的覺醒東方男團Awaken-F的成員之一左葉,他帶著妝,從我面前飄過。

後來他和我說:因為前一天的錄音工作,所以有些疲憊。

上午十點左右,Awaken-F的五個成員整齊地出現在我面前,秦奮、韓沐伯、靖佩瑤、秦子墨、左葉。
在采訪前我看瞭他們五個幾乎網上能看到的所有視頻,眼睛如同雷達掃射一般,把腦子裡的印象與五人依次匹配。

秦奮禮貌地和所有人打招呼,韓沐伯看手機練歌,邊走邊做小幅度的舞蹈動作,靖佩瑤秦子墨安靜,左葉像一個闖入者,有點害羞。
五個人坐在我面前,加上我,整體搖搖欲墜。
因為太困瞭。
我得知他們五人凌晨三點錄完單曲,到傢,洗漱,再到起床,幾乎隻睡瞭兩三個小時,至於左葉,壓根沒睡,回到傢洗漱完直接趕來公司準備采訪。
這陣子都這麼忙,發行新單曲《工筆》,接受鋪天蓋地的訪問。五個人在鏡頭前坐得筆直,我說我這part不錄視頻,大傢盡管放松,而後他們五人瞬間歪七扭八,有點可愛。

他們五人整齊劃一對著我時,我也不免感慨,原來時間過得這麼快,距離《偶像練習生》結束,已有一年瞭。

《偶像練習生》在去年掀起一陣風。
行業內但凡會講話的人,都能說出個偶像元年,雖然對老百姓生活無甚影響,但對有偶像夢的年輕人來說,卻是不可多得的機會。
Awaken-F的五個人也都參加瞭,一番歷練後,成立瞭如今的男團。
想起比賽結束時的感受,韓沐伯用一句話概括:激動且迷茫著。

激動在於在大平臺的加持下,必然能看到更廣闊的視野。
而迷茫,自然也是因為凡有動蕩的地方必有未知。
完全理解。
坐後排的靖佩瑤意外地對迷茫二字做瞭補充。

在他的表述中,迷茫是活著的常態,生物本能,與年齡並無關系。
我對他刮目相看,我明白他想表達的是,迷茫無處不在,隻要一個人還在自我印證的進程中,就不得不尋找與張望,天地這麼大,可參照的東西太多,不迷茫才怪。
對靖佩瑤的語言表達能力表示震驚。

我對偶像仍有偏見,我道歉。
在采訪前,我並未對偶像有人生哲學和深度上的期待,但卻接連被震驚。
所以偶像到底是什麼?產品?身份?粉絲擁戴下的人格立體化?
他們對偶像的解讀相對簡單。
偶像隻是一種職業。
坐後排話不多的秦子墨慢悠悠地講:偶像是完善自我,傳遞正向影響力的職業。

與粉絲同進退,輸出正向價值觀,做出表率。
以上是職業屬性。
沒有天花亂墜的形容,沒有煽情,也沒有偏見。他們相當清醒,同時相當明白自己在做什麼。

在我的認知中,做明星累,做更垂向的偶像更累。你看,沒覺睡,還要被我們一堆記者反復問相同的問題。
雖然坊間總有人拿著明星薪酬為由,弱化明星的辛苦,但若是親眼目睹明星們的掙紮,說不定也會自言自語一句:還好我隻是普通人。
我問他們:累嗎?辛苦嗎?
得到瞭點頭的答案,以及更灑脫的:誰不累,做哪行都累。
做什麼都累,隻要在奔波,就免不得皮肉之苦。雖然無奈之意,但事實也的確如此。
比如左葉,困得搖搖晃晃,眼神偶爾飄忽,還得坐得筆直,聽哥哥們講話。
比如秦子墨,恪守偶像的職業素養,正襟危坐,話少但表達精準。

偶像吃青春飯,但Awaken-F團裡年紀差距還蠻大。
老大哥秦奮韓沐伯28歲,最小的左葉剛剛18歲成年。
相差十歲,年齡的差距讓團體頗有種執著衍生出的壯烈感。
我對秦奮印象深刻,他坦誠地向我表達瞭最近的迷茫。

寫詞的過程中會自我詰問,會陷入:我是誰,我在哪的怪圈。
與此同時不停地看書,企圖用輸入平衡輸出,以及尋找答案。
我相當理解他,並不覺得這種覺醒帶來的迷茫有何壞處。
畢竟,對自我的追問與探索,才是成長最粗暴的助力。
韓沐伯是山東人,擁有典型山東人的實在。和我說,自己算是參加過兩次選秀,其實在早年經歷中,有過迷失。他說起這些,一臉後怕的神情,但好在現如今,已經走到相當淡定的境地瞭。
與此同時,他也坦言,前陣子曾心浮氣躁,無法靜下心彈琴,但經過隊友開導,才又恢復平靜。
他們絲毫不避諱自己的缺點、過失、恐懼。
偶像人格並不虛假。

我向他們表達瞭偶像文化現如今備受關註的觀點。
被韓沐伯反問。
他說:沒有啊,偶像這個群體,說到底還是服務於特定的受眾。真正熱愛偶像,擁護偶像的,永遠隻有那一撮人。
我明白,大多數觀眾,無非就是看個熱鬧。熱鬧散去,人也都沒瞭。

我問他們,會看外界評價嗎?
得到瞭一致的肯定,會看,但要區別對待評價來源。
粉絲的彩虹屁,可以看來愉悅心情調整自信。
黑子的冷嘲熱諷,避而遠之不去在意。
路人的中肯建議,認真看,且認真記。
網絡時代,掉頭返回已是不可能,隻能迎接觀點、偏見、甚至是情緒宣泄的暴力輸出。挺無奈的,但隻能用力甄別。
閉門造車不可取,一概全收行不來。靠什麼,隻能靠定力和決心,面對輿論。
采訪過程45分鐘,我與他們五個達成瞭一個共識,即:人活著是不斷尋找自我的過程,在最終答案來臨前,所有展現在外的自我都可能被推翻,所以所謂犯錯、困頓、失落、迷失,都絕不丟人,這是必經之路。

聊人生,聊真我。
越聊越困。
韓沐伯和我開玩笑說:咱們這采訪這麼正經的嗎?
我聽瞭哈哈大笑。

在最後幾分鐘,輕松許多,聊瞭聊他們最近有多忙,以及團員後續演戲及綜藝的計劃。
終於回歸到尋常采訪瞭。
到今天,距離采訪已經過去很久瞭,我再次打開錄音聽,十分有趣。
采訪當天覺醒東方在裝修,公司附近還有鐵路。
所以經常會有雜音中斷我們的聊天。
有一個間隙,我們被裝修聲打斷,韓沐伯開玩笑說:我們的聲音比不過裝修的嗎?
自信,有趣,沖勁十足。
像所有意圖覺醒及正在覺醒的兇猛生物。
即便凌晨三點融入北京,也絲毫不懼。
來源:會火